推荐五本书: 塔尼亚•拜伦谈儿童心智健康

书世界 发表于 1年前

child-int-copy

 

 

 

 

 

 

译者/馨雅

 

临床心理学家、作家和评论员谈论了关于心理健康的问题,并且提出一个话题:整个社会,我们是否真为孩子们做到最好了。

 

提问:如果合适的话,我要从一些私人话题开始。你15岁时,祖母死于谋杀;我想这件事情让你产生了学习心理健康的兴趣。对吗?

回答:是的。她被活活打死的;我想我当时的年龄,正处在感觉一切皆有可能、你能改变世界的阶段;然后经历这样的事情,可能真有些毁灭感,清醒地意识到:这个世界可能未必如我所想那样妙不可言。

祖母和我父亲关系复杂,原因很多;反正这是一件大事。我当时并未意识到;但我想这事可能让我对人们的行为产生了更强烈的好奇心,特别是这些令人难以置信事情,具有毁灭性,象杀人。

 

提问:杀害你祖母的人患有精神疾病?

回答:她当时有8个月的身孕了,而且吸食海洛因。多年后,我获得了心理医生资格后,做的一份工作就是分别对付艾滋病和药物依赖;然后,在治疗药物依赖的时候,我坐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让女人们组成小组,她们都怀着孩子而且都嗑药。直到一个好友说出来了,我才明白其间的联系。她挑明了。她说:“我不是治疗师,但这样……,嗯?”老实讲,这本来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而且也不是我脑袋里蹦出来的怪念头,我只是一个更加注重实际治疗方法的女孩和治疗师;但是,当我想到朋友的话时,我看出了其中的关键。

 

提问:这是管用的。

回答:是的。

 

Dibs in Search of Self

By Virginia M Axline

    《找寻自我的弟布斯》

作者:弗吉尼亚·M·阿克斯林

提问:嗯,让我们说说你推荐的第一本书:弗吉尼亚·阿克斯林写的《找寻自我的弟布斯》。

回答:弗吉尼亚·阿克斯林是一位家庭治疗师,我喜欢这本书是因为:它真的和我从事这行业的理由产生了共鸣,特别是,我对儿童和青少年心理健康如此热情的原因。书的内容是关于儿童治疗,里面的小男孩叫弟布斯,他不说话也不玩耍。他的困难和问题很多;我觉得他代表了很多存在心理问题的孩子们,这些孩子非常容易遭受误解。我们对心理健康感到焦虑——而且,要是牵涉到孩子的话,我们真的非常非常焦虑。

本书文笔优美,充满感情地描述了:眼前的这一个怪人儿,我们理解他的过程;还有,通过理解,我们打开这个小人儿的心灵,让大家理解他,他也会尽量做到最好。我想这是一本充满力量和善意的书。书中充满了希望,真的非常感人;书中的这个孩子,非常明显,有严重的神经发育问题,但同时,也表明他真是一个让人充满很多意外惊喜的孩子。只要你花时间看看,就能非常理解了。但是,我觉得,我们现在没有这样对待孩子们。我们真是一个讨厌孩子的社会。我觉得,我们没有真正想过孩子们的所作所为以及原因。我们有太多先入为主的成见了。

我们整个文化,年轻人毫无发言权。我们不重视年轻人的价值。有些年轻人会做一些离经叛道的事情,我想这是他们表达关切、苦恼和难题的一种方式;况且,我觉得我们太会贴标签了。

 

提问:而不是帮助他们。

回答:对,我一直在NHS(英国国民健康保险制度)工作,我认为投入儿童心理健康课题的钱太少了。我们的工作不受重视。我是一所大学的名誉校长,只要一说到钱的问题,大家就得互掐;而只要一想到,我们现在对孩子们的所作所为,我就觉得可怕。我们这代人和我们上一代人弄出了这么多欠账,现在都要甩给年轻人了,简直就是作孽。这本书为孩子们和他们的多元化欢呼。这就提醒了我们必须要认真倾听,并且思考孩子们说这些事情的原因。因为孩子们告诉我们实情,比起我们的自说自话,更加诚实;所以孩子们和年轻人的行为,对一个运作良好社会的至关重要。

 

The Unquiet Mind: A Memoir of Moods and Madness

By Kay Redfield Jamison

    《不平静的思绪:关于各种情绪和疯狂的回忆录》

作者:凯·瑞德菲尔德·杰米森

提问:你选的第二本书是凯·瑞德菲尔德·杰米森写的《不平静的思绪:关于各种情绪和疯狂的回忆录》。

回答:这是一本极好的书。我有一个病人患有双极精神(紊乱)疾病(又称躁郁症,情绪变动非常大的一种精神疾病——译者注),一个绝对有灵感的年轻天才,他向我推荐了这本书。我读了。然后,在治疗期间,我们经常讨论这本书。

这书的女作者是一位临床心理医生,同时也是美国一位精神病学教授。她具有非凡的天赋。她的专业是双极紊乱精神病,而且她自身也患有该病。作者对这种非常复杂的精神疾病,理解非常透彻,并且具备全面的专业知识,同时从亲身经历中,作者另有一番见解;读这书,真让读的人感到羞愧。

这书展示了一个世界,在那里,让患有严重精神疾病的人与病魔抗争,并且他们受到了尊重和接受。而且,我觉得作者非常勇敢。她写了一本非常坦率的书:,她真实地描写了自己精神问题让她(的情绪)忽上忽下,如坐云霄飞车般;还有这病对她的社会关系、生活,以及对她做选择时的影响。并且,她以一种非常理解的深度解释一些事情。

 

提问:那么,通过这样的叙述,她依然认为社会有办法吸纳精神病患者?

回答:完全可以,她就是范例。我真希望她不住在美国。我真愿意和她共进晚餐!

 

Portraits of the Mind: Visualizing the Brain from Antiquity to the 21st Century

By Carl Schoonover

    《思维画像:从远古到21世纪的大脑图谱》

作者:卡尔·斯库诺芬

提问:卡尔·斯库诺芬的《思维画像》怎么样?

回答:这是一本关于大脑的图画故事书,听起来真疯狂。但我陪两个孩子都看过。我儿子快13岁了,女儿15了,他们真的都喜欢。这书非常吸引人,因为大脑真是太神奇了——但人们经常觉得:只要想到这个念头,都非常可怕。

 

The Man Who Mistook His Wife for a Hat: And Other Clinical Tales

By Oliver Sacks

    《错将妻子当帽子的男人;以及其他临床故事》

作者:奥利弗·萨克斯

提问:下一本是奥利弗·萨克斯的《错将妻子当帽子的男人》

回答: 这书有点乏味;但真是一本好书。任何一个有志从事精神健康职业的人,必读这本书。书里清晰坦率地描述了:无论何种理由,我们拿精神健康作为妥协,那么,后果如何。题目取得很好;因为病例研究是非常稀奇古怪的;题目切中了围绕精神健康的一个标志问题,这个标志就是正常与不正常的分水岭。(无论你站在这边还是那边,如果你站错了,根据社会要求,基本就是卷铺盖滚蛋。)但是事实上,这书是要模糊那条分界线——而且他还谈论了一些非常病态的行为。但在字里行间,他的描述完全正常理智。

对我来说,围绕正常与不正常的整个讨论中,本书真地提出了非常可爱的反对意见;并且,因为我们乐于贴标签,所以理解精神健康时,强加了那么约束条件,它对这点也提出了异议。

 

提问:那么,你觉得我们社会该怎么帮助精神病患者呢?

回答: 如果,我们接受以下想法:心理疾病和生理疾病都是生活中会出现的状况,有时候生理的某些部件不是很好使了,而有时候,心理的某些机制出纰漏了。不过如此。并不意味着失败。如果你摔断腿,人们不会突然之间认为你——比没摔之前——失败。我认为,如果能这么想的话,会有帮助。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对心理健康上纲上线呢?

我写过自己产后忧郁症的文章,也写过当父亲过世时,我有多沮丧;我不在乎别人知道这些,也不在乎别人会怎么对我。我认为人们应该更开朗一些,对这个问题不要太纠结。我们都害怕自己破坏了在他人心目中的形象,好象人生就是竞技场,唯一能赢的方式,就是刀枪不入,做一个无敌铁金刚。太荒唐了。这就是我喜欢孩子们的原因:因为他们提醒我们,生活真的不是这样的。

 

No Fear: Growing Up in a Risk Averse Society

By Tim Gill

  《没有害怕:在一个排斥冒险的社会中成长》

作者:蒂姆·吉尔

提问:你最后选的是《没有害怕:在一个排斥冒险的社会中成长》

回答:这书是我的一个朋友写的,蒂姆·吉尔。他真是一个有趣的家伙,也是儿童自由权利的斗士。几年前,我们养育关在房间里的孩子们(指心理有问题的孩子——译者按),我(给他)造了这个头衔。我们生活的社会,从骨子里讲,根本没有自由随性的孩子。他的文笔优美。这本书不厚,内容很好理解。他只是非常简单地说出了:如果在生活的世界里,我们老是疑神疑鬼,那么我们就把孩子们的成长搅得一团糟了。

他阐明了:现在孩子玩耍自由减少了,但孩子们需要经历各种实际的状况,这对他们来说,真的非常重要——因为他们需要冒险,而且有时候,冒险会让他们学一些乖。他真实地描写了:由于我们自己在生活中,前怕狼后怕虎,所以,也限制了孩子们的发展。

 

提问: 假如统计数据是正确的,据说现在孩子的生活不会比我们小时候危险,那么你觉得为什么我们会变成这副德行?

回答:这个容易,“哦,是媒体!”我不认为这是媒体的错,但我觉得我们生活在一个快速传播、多层次、多媒体的社会,各地发生的事情,我们就象亲眼所见。当飞机撞向世贸大厦的时候,我们看着它发生。不止发生的时候,我们看见了;随后,我们还一直听着新闻。当挫折发生时,我们经历挫折;然后我们将挫折内化了,突然,这成了我们自己的挫折;再然后,我们看着自己深爱的人,就想着:“我不会让这事发生在他们身上。我们就把你关在卧室里,关到18岁,希望万事大吉!”

 

提问:为孩子们,我们怎么做才是最好?

回答: 我们可以在孩子们很小的时候,就让他们搭乘公共汽车去学校;我们可以给孩子们更多在室外玩耍的自由;我们可以组成一些社区,那里有些街道不允许开汽车,那么孩子们就可以一起玩耍了。我们可以停止这种“健康并安全”的文化,这种文化不允许孩子们爬树、不允许玩康克戏(一种儿童游戏——译者注)、不允许扔雪球。

 

提问: 于是,每个人都坐在家里,上Facebook或玩电脑游戏。

回答: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也不错,当我看到孩子们自如地使用电脑和社交网络,我都感到嫉妒了。我想起了:过去,我到当地图书馆借了一本书,有人居然把几页关键内容给撕了——而现在,他们能找到所有需要的信息!所以我支持技术进步,但我觉得凡事过犹不及。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们的文化排斥冒险;我们对孩子们的安全,固执地杯弓蛇影,于是把他们关在家里,然后让他们在网络上度过童年时光,那里也有社交、交流、玩乐等等;而且由于我们没有经历过网络空间的生活,所以,我们甚至没有给他们准备好。小时候,我们面对过现实世界的风险,所以我们了解——我们让自己的孩子远离那些风险,然后把他们赶到了虚拟空间,那里同样是好坏参半的世界。而且,我们甚至没有和他们讨论过这个问题。

最近,有些统计数据表明,5岁孩子中有3/4上网,而且经常没有大人监护。你会带5岁的孩子去一家大型购物中心,然后说:“几个小时后,我来接你。”于是,走开去喝咖啡吗?本书的好处就在于此:它挑明了这种自相矛盾,以及我们把孩子弄得不象孩子的愚蠢方式。

aeew25b0sijcbkks63如果喜欢本文就请用“支付宝”扫一扫打赏吧!

原文链接:http://fivebooks.com/interviews/tanya-byron-on-child-psychology-and-mental-health (有删改)

 

 



排序: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