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随便便涨涨知识神马的最好了

书世界 发表于 1年前

文/璃人泪

打着“极简”旗号的出版物豆瓣上一抓一大把,当然也是鱼龙混杂良莠不齐。可是,所谓的极简并非生硬地把一层层概念垒起来,也不是东拼西凑剪报式的碎片故事,既轻松有趣无门槛,又真的能涨知识记住些什么,堪称技术活。

踩雷多了,几度欲速不达浪费时间,本也不愿多读“极简”读物。但有时又经不起诱惑,不精通的领域借“极简”扫扫盲未尝不可。为减少踩雷几率,尽量选择知名大出版社、作者经历可考、口碑不错的(如以豆瓣评分为参考)。个人最反感“你一定爱读”、“一看就懂”、“必读”之类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前缀,真的“极简”就不要废话了,读者自有反馈。下面这几本“极简”,扫扫盲涨涨知识还是名副其实的。

————————————————————分割线———————————————————

《极简宇宙史》

作者: [法]克里斯托弗·加尔法德 

出版社: 上海三联书店

译者: 童文煦 

出版年: 2016-3

页数: 364

定价: 49.50元

装帧: 平装

ISBN: 9787542654434

jj1.jpg

宇宙不言,下自成蹊

想象你正搭载着机器猫的时光机,与无数星辰擦身而过,渐渐湮灭的小天体如钻石般闪耀,倾诉着黑洞的存在。而两个黑洞撞击在了一起,就像在橡胶膜上高速运动的铁球压出痕迹,巨大的能量造成时空扭曲,也震荡到你身边。这不是科幻小说,作为时间旅行者,你有幸见证了时下最炙手可热的“引力波”。

上述文字是我对法国理论物理学博士、斯蒂芬·霍金的亲传弟子克里斯托弗·加尔法德的一次效颦。他的《极简宇宙史》带我们参与的时间旅行要比这丰富得多。自古以来,对星空的向往吸引着无数天文爱好者,然而理论物理学的艰涩难懂又令人望而却步。在加尔法德眼里,并不存在这样的门槛,与其鏖战在公式和作图中,不如身临其境去感受。放松心情跟上加尔法德的脚步,只需一点想象力,量子场、白矮星、黑洞,包括日夜相伴却知之甚少的日月,都触手可及。物理学不就是一门充满想象的科学吗?

加尔法德擅用形象的譬喻,宇宙中的天体与生活中随处可见的物品联系起来,简直可亲可爱。太阳之于银河系就如从三百箱铺在广场的沙粒中寻出一颗;沿轨道高速运转的S2就像碗里的玻璃珠寻找恰好平衡的速度,过快会飞出,过慢会落下;电磁场好比冰箱贴靠近冰箱的瞬间,若是变成微缩的小人,绝对能感受到强大的磁场;如果用致密的白矮星做成一个棒球,要重达200吨……无垠宇宙中的距离和时间虽然是天文数字,可一旦明白了其中的奥妙,把它们视为熟悉之物,有没有路便不重要了,一切都在我们脑海里。

《极简宇宙史》的主人公——那个加尔法德设想中的读者,沉迷于宇宙之旅,身边人都觉得他疯狂。不过纵观人们对宇宙认识的历史,突破性的进步正是来源于一个个疯狂的念头:太阳系不是宇宙中心,地球不是太阳系中心,我们足下的地球是圆的,还有爱因斯坦的理论未被证实之前也颇多争议,以及颠覆想象的多重宇宙、弦理论。理论物理不断发展,技术的进步提供了更多昔日无法证明的实验条件。谁又能断言今天我们深信不疑的观点不会在明日被推翻、被更迭?谁又知道下一个惊人的突破不是诞生于某个普通人疯狂的臆想中?被嘲笑的想象也可能在某天、某个角落石破天惊。加尔法德为我们指了一条路,带着基本的概念走近宇宙,其后却不做过多评判但凭读者诉说:大美无言,无尽的想象是每个人独有的星空。

如是观之,不难理解梵高创作的《星空》为何如此受到追捧,怪诞却旖旎的想象赋予了广阔天际无穷的可能。梵高感慨:“要是我笔下的人物看起来很美,那我倒要绝望了;我才不想让他们看起来仅仅达到学术上的正确。”爱因斯坦的话则更精辟也更显悖谬:“如果你们理解了我所要告诉你们的事情,那么显然我没有讲清楚。”科学和艺术的本质在天才眼中如出一辙。

发现引力波的新闻甫出,坊间流传辽宁一下岗工人在5年前作出过预言。虽被专家辟谣——所谓预言本是爱因斯坦60年前的贡献,此人只是科普作品发烧友——民间爱好者对宇宙的极度痴迷却令人动容。物理学家都是疯狂的人,加尔法德说,以他们的绝顶聪明理应能靠经商谋得财富,偏偏迷恋探索宇宙的乐趣。从加尔法德的字里行间,倒也不难理解,宇宙之美实在太迷人。看看电影《万物理论》中,霍金的扮演者陷入思索时的如痴如醉,时间和空间都无法束缚思想,正如那难以企及的宇宙之旅不止于加尔法德笔下的疯狂,而是刚刚打开我们的探索之门。

宇宙不言,下自成蹊。


《七堂极简物理课》

作者: 【意】卡洛·罗韦利 

出版社: 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原作名: Sette Brevi Lezioni di Fisica

译者: 文铮 / 陶慧慧 

出版年: 2016-5

页数: 100

定价: 39

装帧: 精装

ISBN: 978753579273

jj2.jpg

物理学不相信直觉

学不好物理,是不是代表不聪明?意大利理论物理学家卡洛·罗韦利的看法可算是小小安慰:盖因我们太相信直觉了。

《七堂极简物理课》一书中,罗韦利谈到几个例子:双胞胎兄弟一个住在山顶,一个住在山脚,若干年后,山顶那个明显比他的同胞苍老;通常情况下,热量从热的物体传向冷的,但也存在极小的概率,热的物体碰到冷的物体,温度不降反升;地球在一个倾斜的空间中行进,“就好像弹珠在漏斗中滚动一样”……听到这些,可能我们的直觉已经亮起红灯了,然而这偏偏就是物理学发展过程中屡见不鲜的事,物理学家常常要和直觉对着干。聪明绝顶的爱因斯坦也曾被直觉困扰,他一方面承认量子理论的巨大价值,一方面又抱怨它太不合理,并且终其一生都未找到荒谬离奇背后能够信服的解释。

较之更甚的是,20世纪物理学的两颗明珠——广义相对论和量子力学——本身就是相互矛盾的。尽管它们奠定了当代科技的基石,尽管它们非常好用,但它们不可能同时正确。科学家们正致力于解决这个悖论,也深信矛盾统一后,会是物理学的巨大飞跃。

不让先入为主的直觉封闭内心,才有可能探索到科学本质。罗韦利说:“直觉建立在我们有限的经验之上。相信直觉而罔顾科学家们理性、严谨、智慧的集体验证,是不明智的。”倘若我们一味相信直觉,恐怕到现在还以为地球是平的,太阳绕着地球转。更不会想到,看似矛盾的伽利略抛物线运动和开普勒天体椭圆运动会酝酿出万有引力,电和磁的理论结合起来会诞生出电磁场方程,电磁学和经典力学的冲突下有了相对论。与玻尔见招拆招的爱因斯坦深谙其道,不为直觉左右,提出相对论时遭遇过多少质疑和诽谤,他就有多理解后辈科学家面临的困境,愿意抛开直觉接纳新的可能。

对普通读者而言,相较于掌握几个物理学公式、几个经典理论,了解科学的思想或许更有意义。这也正是罗韦利在《七堂极简物理课》中所要表达的。所以这本薄薄的小册子没有平铺直叙的知识点,更像是一本物理史观的读本,娓娓讲述那些痴迷于科学的研究者如何拓展世界的可能性,想象驰骋寰宇,包容万物的美,如同一个装不满的容器,填满了石子还能装沙子,装满了沙子还能盛水。这样就装满了吗?物理学家说,没有!纵使现在未知,怎知将来不会发现?

物理学得好,不必自喜,一切尚在变化中,随时有新的可能出现;物理学得不好,不必沮丧,只要放下成见,尚有大把机会去体验世界的美妙。物理学是包容的,任何人都可从感兴趣的地方涉足,欢迎读者诸君暂别直觉,愿者上钩。


《极简人类史》

作者: [美]大卫·克里斯蒂安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新思文化

副标题: 从宇宙大爆炸到21世纪

原作名: This Fleeting World:A Short History of Humanity

译者: 王睿 

出版年: 2016-4

页数: 210

定价: 38.00元

装帧: 平装

ISBN: 9787508659183

jj3.jpg

大历史是树的姿态

如何用最精炼的语言讲清有人类以来的历史,这个问题在艺术家眼里和画画无异:要画一棵树,最容易是简笔画,两根直线画出树干、一圈弧线代表叶子;也可以勾勒出树干的枝节曲折、树叶的形状光影;更精细的工笔画可以明察秋毫地刻画出树的质地和纹理。无论何种画法,树干、树叶的基本轮廓大同小异。

美国历史学者大卫·克里斯蒂安正是如此解构历史。找到历史的主干脉络,把握整体印象,其余则是由积累、见识的增长慢慢添加。作为“大历史观”的开创者,克里斯蒂安仅用18分钟就能讲清人类史,著名历史学家威廉·麦克尼尔甚至将他的理论与牛顿、达尔文的成就相提并论。《极简人类史:从宇宙大爆炸到21世纪》可一窥大历史全貌。

在克里斯蒂安看来,知识的盲点不应当成为深入思考的障碍。即便是历史学者,亦可能各有专攻,遑论普通读者。有人纠结于历史的起点,或者坦承不了解世界某些地区或时段的历史;有人讲起以欧洲为中心的世界历史头头是道,一笔带过中国或印度。“没有现成的历史大图景,这些历史故事通常只是在叙述自己的个人感受。”哪些要素必须把握、哪些细节可以省略、哪些特征能举一反三,借助克里斯蒂安的大历史观一目了然。

将人类史按照采集狩猎时代、农耕时代、近现代划分,就像给出了一棵树的雏形。各个时代又可根据地域和时间,继续细分;同一时代的社会形态有其共性、相邻时代间又经过循序过渡的变化阶段。据此画出时间轴,只要了解某段历史或某个事件在时间轴上的位置,就可大致推测该时期的背景和特点、补充历史细节、判断史料合理性、分析现象背后的原因,根据需要决定这幅图景的精密度,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不少优秀的人类学近代研究作品都以克里斯蒂安的分类为基础,或遵循相似分类、展开进一步讨论。如《人类简史》《枪炮、病菌与钢铁》、《人类的演变》等等。

“以史为鉴可知兴替”,大历史观在这点上颇有潜力。《极简人类史》中穿插的思想实验可视为克里斯蒂安的示范:将当前面临的问题代入某段特定历史时期、将某一历史现象糅合到今日社会形态中、比较相似的问题与相反的社会价值观……头脑风暴过后,我们可以更客观地思考过去的困境,而非以“事后诸葛亮”的姿态评论历史;亦可为现代乃至将来的困境开拓思路、寻找解决之道。

譬如,黑死病和天花重创14世纪欧洲人口,今天死亡率攀升的艾滋病何时攻克是否有迹可循?又如,假设火山爆发掩埋学校,千年后的人挖出遗迹会展开怎样的判断?克里斯蒂安的揣测令人脑洞大开:“倘若对未来的调查者来说,房间的大小可以说明问题的话,那么体育老师(在体育馆中引导活动)就应该是最有权威的人;倘若书籍的数量说明问题,那么学校的图书管理员就应该手握权利了;倘若未来的考古学家们知道支票和信用卡是什么模样,他们也许就会关注财务办公室了。”这又令人反思,我们今天对所谓历史“证据”的解读是否一定可靠呢?

克里斯蒂安的目标,当然不是追求标准答案,观点可以见仁见智,但基础一定不能偏离时间轴太远,读者大可自行探索感兴趣的历史,得出相对缜密、有说服力的结论。

如此读历史,真像孩子收获了一盒新蜡笔:谁都可以画一棵树,随阳光雨露丰沛完善;它可以变得越来越生动,而我们也在这个过程中变得更睿智、更自信,在大树庇荫下,无惧未来的挑战。

jj.jpg

(图片来自网络)



排序: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