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工地

大吉大利 发表于 5个月前

张贝把抓住的人一审才知道,两人来自笔架峰项目的工地,交代他们任务的是个小包工头。老王正因为接连的麻烦无处发泄,总算有了方向,坚持要找他们算账。花子知道,仗着石头和张贝的本事,老王才有这种底气,换做正常情况下,先考虑能不能躲掉才是正事。

几人商量的结果,老王始终咽不下这口气,必须要找到凶手,坚决不找警察,必须自己亲手报仇,把挨的打还回去。花子无辜躺枪,被打的心有余悸,推脱回家休息,石头和张贝倒无所谓,老王再怎么任性也没有他们的资本。

两人商量由张贝保护着老王,石头去抓他们的工头,趁热打铁把麻烦尽快解决倒也没错。把抓到的两人一起关到车里,他们驱车赶到笔架峰,笔架峰的名字说是峰,在地形上却是个半岛。

入岛的路口上,保险公司安排的换班人员,将在这里进行交接。几人远远看见一辆绿色吉普车等在那里,到了跟前,从车上走下一个平头男子,黑色的西服包裹着结实又挺拔的身体。那人名叫阿哲,他与两名保安进行简单的交接后,跟几人互相认识了一下。

奇怪的是从阿哲走近开始,张贝就感觉身体热血沸腾,有种力量倍增的感觉,几人简单的介绍后继续上路。

这里原先只是一个荒岛,也没有公路能够连接,因为市内港区越来越不够用,当地想到了将公鸡岛整体开发,小岛设计成三面都是港池,相应的堆场、仓库都在他们附近。

现在正是岛内建设的高峰时期,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工地。几人按绑匪的指引,兜兜转转来到一处工地,正是开饭的时间,大批的工人都在闲散状态。见有车进来,目光都转向这边,石头将两人押下车,更多的人开始向这边聚集过来。

原本看热闹的人就不少,这些人又都认识两个绑匪,见有人欺负到自家门前,自是不能忍受。几个怒气冲冲的工人走近,二话不说的向石头挥拳打来。

石头自然不必躲闪,任由他们打向自己的身体。但是,打的越重回向自身的伤害也越大,每人只有一拳的机会,立马老老实实的蹲下喊疼去了。张贝和阿哲护住老王,跟在石头后面向办公区域走去。

还未走近,就有人从屋内出来,呵斥几人不让他们继续前进。他叫嚣的指挥周围工人阻挡去路,边指挥工人正面阻挡,边向受伤人员走去。边走边骂这些员工没有血气,让人欺负到头上不知还手。周围人群一听,哪受得了这个侮辱,各种东西向石头他们飞来。张贝刚想用电流将人群驱散,却发现飞来的石头、饭盆等这些东西还没接触到他们,就已经互相碰撞一起掉落下来,只是在他们周围叮叮当当的响成一片。

他看向阿哲,只见他点头微微一笑,彬彬有礼的看着周围的一切。石头向工人们解释,因为这两人组织伤害他人,只是来找他们的负责人,询问一些事情。等人群稍稍安静,有人指给他们,工头刚刚已经上了楼去。

那个在建的30多层楼房,已经基本成型,他们看见工程电梯已经升到了顶层,工头正巧出了电梯,走进楼内。石头把两个绑匪放开,向那方向跑去,张贝和阿哲护住老王,也快步走向那个电梯位置。

等到老王他们走近电梯时,石头乘电梯已经快接近顶楼,忽然听到刺耳的金属撞击声和摩擦声,电梯看似已经失控,正快速的向下方掉落,阿哲单手平伸做出托举的动作,电梯快到地面时,缓缓的停下,张贝失控的身体也得以稳定站住。空中断落的钢丝,像一条S形的巨蛇,扭来扭去的蜿蜒飘落。



排序:
加载中...

我安静的坐在屋檐下,外面下着大雨,哗哗的,像盆泼一样。成都的雨季,让人感到凉爽,我喜欢听着雨声入眠,也喜欢雨后清新的空气,让我觉得近年被严重污染的恶劣环境还有被拯救的机会。不过最近,我却有些害怕这样的
202    5    7    0   

恍惚间,石头感觉被眼前一闪一闪的白光惊扰到自己的睡梦,这是在哪里?他想。耳边并不到任何声音,只觉得身体僵硬,周围的一切都是僵硬,没有空隙。他想要活动一下,但身体好像被封在混凝土内的陶俑。自己与空气的连
100    4    2    0   

    我是个自小喜爱读书的孩子,除了极小的时候内心留有翻大连环画册的记忆之外,最初的读本是《三侠五义》、《福尔摩斯探案集》与《我的遥远的清平湾》,或许就是这最初的阅读体验奠定了我之后的性格与爱好吧。
154    0    0    0   

石头抬起头,望向天空,像似自言自语的说:“草木有草木的用处,金玉有金玉的用处。”两人正聊着天,远远看到小明和老王分开,几人互相挥挥手与小明告别。老王也往相反方向走去,两人目送他们离开,忽然一辆车向老王
111    0    0    0   

潇湘子平静的问了句:“401出事了?什么情况跟我说一下。”猪妖接着说:“DT401被车撞了,我调出路况监控看了下,飞出去3层楼那么高,应该是挂掉了,看样子是有人故意撞的。”潇湘子说声:“知道了。”猪妖
85    0    0    0   

我们从成都出发,跟着眼里的路标指引,向着北方前行。一路经过绵阳、广元,直接出川,再经过陕西的天水,定西,张向跟打了鸡血似得,一天开了将近一千公里,在晚上八点过直接到达了兰州。这一路上,我跟张向没有就这
65    0    2    0   

石头等人在医院办好出院手续,回到老王家中却发现屋内一片狼藉,老王却不介意,说道:“不知哪个不长眼的笨贼,来偷一个穷光蛋。”老王的这所住处,虽然位于豪华住宅区,无奈融资炒股赔了个倾家荡产,房子也就是个基
77    0    0    0   

小说的标题《最漫长的旅程》源自于雪莱的长诗《心之灵》中的诗句:“开始走上那最沉闷最漫长的旅程。”“旅程”从通常意义上是指“旅行的路程”。在这部小说中,里基唯一的“旅程”是与他的恋人阿格尼斯去拜访他在世
77    0    0    0   

下午,花子和石头到商场买了几身衣服,然后来到一家美发店,店面不大,但是客人倒不少,一进门给人很亮堂的感觉,到处都很干净整洁。花子领石头来到个隔间,对石头介绍道,不要小看美女这么年轻,她可是易容术大师哦
66    0    1    0   

巴希尔走出候机楼,哥哥已经在外面候了很久,哥俩见面分外高兴,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多星期没见。回家的路上,哥哥跟他说着最近的新闻,这边从祖国逃出来的难民很多,家乡的亲人们都在尽量离开那里。前几天刚认识了一
68    0    0    0   

第二天,按铁锈的安排,老王由局里的王老师接到安置点,石头、张贝和阿哲三人,则要到砂石国去调查华女失踪。飞机上,铁锈告诉他们:“砂石国有我们的记者站,李记者在业内非常有名,很多一手报告都是他的报道。因为
62    0    0    0   

人类对未来对异世界的幻想从未停止过! 即使你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也不能妨碍你对那些光怪陆离的神奇世界的向往与喜爱! 奇幻、科幻、魔幻、乃至玄幻!这些小说为我们打开了一扇扇新世界的大门,感受创作者天马
62    0    0    0   

经过警察临检的一场虚惊后,我们继续赶路,沿着国道315,路过海东、西宁,到达德令哈已经是凌晨四点过了。我问张向:“我们进城找个地方补充些装备吗?”张向摇头示意不用,说道:“不用了,后备箱那两大包,都准
39    0    2    0   

这几年赛朋非常火,当然人见人爱的《赛博朋克2077》肯定是主因,但小编觉得,赛博朋克能受欢迎,也因为它是离我们最近的科幻:我们正一点点看着它变得越来越现实。 或许不用到2077年,我们就会生活在垄断大
55    0    0    0   

武侠名家萧逸先生去世,享年83岁。 与金庸先生去世时的全网刷屏式悼念不同,有关萧逸先生的悼念显得有些过于冷清。 对于小编来说,萧逸武侠作品最吸引人的地方,不是那些快意恩仇的侠义故事,而是那些缠绵悱恻的
52    0    0    0   

铁锈接着说:“结合石头提过的情况,华女不在草叶国的可能很大。近期不太平的事很多,上级领导的意思,安排张贝去草叶国调查一下,石头可以加入我们的序列,方便我们开展工作。”他转头看向石头:“但是,我觉得去草
50    0    0    0   

飞近的无人机越来越多,显然有人正在指挥这里的战斗。当他发现,这种无效的进攻毫无意义时,调整了进攻的方式。石头看见所有残余的飞机又重新编队,很明显,这是他们的最后一击,这些接近的小飞机不再直冲,而是将飞
49    0    0    0   

  本文的作者帕特里克•莫迪亚诺,2014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法国评论界一致公认的当今法国最有才华的作家之一。说实话他的书一开始我很害怕看不懂,当读完这本书时,我就在想这个故事好简单,但是很温暖,读起
49    0    0    0   

“时间之外的往事”借用了《三体III——死神永生》的女主人公程心在太阳系二维坍缩后,进入三体文明建造的小宇宙内生活时写下的对地球往事的回忆录的名字。那段仅有五百年的地球往事在她的脑海中一遍遍回放,就像
48    0    0    0   

  我跟着张向走进了那道门,里面空空如也,墙壁四周平整光滑。我好奇的问:“现在我们要做什么?”  说实话,我仍然无法面对现在的张向,明明是他现在二脑一体的状态,我却感觉像自己像精神分裂一样,每次说话之
28    0    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