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工地

大吉大利 发表于 1年前

张贝把抓住的人一审才知道,两人来自笔架峰项目的工地,交代他们任务的是个小包工头。老王正因为接连的麻烦无处发泄,总算有了方向,坚持要找他们算账。花子知道,仗着石头和张贝的本事,老王才有这种底气,换做正常情况下,先考虑能不能躲掉才是正事。

几人商量的结果,老王始终咽不下这口气,必须要找到凶手,坚决不找警察,必须自己亲手报仇,把挨的打还回去。花子无辜躺枪,被打的心有余悸,推脱回家休息,石头和张贝倒无所谓,老王再怎么任性也没有他们的资本。

两人商量由张贝保护着老王,石头去抓他们的工头,趁热打铁把麻烦尽快解决倒也没错。把抓到的两人一起关到车里,他们驱车赶到笔架峰,笔架峰的名字说是峰,在地形上却是个半岛。

入岛的路口上,保险公司安排的换班人员,将在这里进行交接。几人远远看见一辆绿色吉普车等在那里,到了跟前,从车上走下一个平头男子,黑色的西服包裹着结实又挺拔的身体。那人名叫阿哲,他与两名保安进行简单的交接后,跟几人互相认识了一下。

奇怪的是从阿哲走近开始,张贝就感觉身体热血沸腾,有种力量倍增的感觉,几人简单的介绍后继续上路。

这里原先只是一个荒岛,也没有公路能够连接,因为市内港区越来越不够用,当地想到了将公鸡岛整体开发,小岛设计成三面都是港池,相应的堆场、仓库都在他们附近。

现在正是岛内建设的高峰时期,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工地。几人按绑匪的指引,兜兜转转来到一处工地,正是开饭的时间,大批的工人都在闲散状态。见有车进来,目光都转向这边,石头将两人押下车,更多的人开始向这边聚集过来。

原本看热闹的人就不少,这些人又都认识两个绑匪,见有人欺负到自家门前,自是不能忍受。几个怒气冲冲的工人走近,二话不说的向石头挥拳打来。

石头自然不必躲闪,任由他们打向自己的身体。但是,打的越重回向自身的伤害也越大,每人只有一拳的机会,立马老老实实的蹲下喊疼去了。张贝和阿哲护住老王,跟在石头后面向办公区域走去。

还未走近,就有人从屋内出来,呵斥几人不让他们继续前进。他叫嚣的指挥周围工人阻挡去路,边指挥工人正面阻挡,边向受伤人员走去。边走边骂这些员工没有血气,让人欺负到头上不知还手。周围人群一听,哪受得了这个侮辱,各种东西向石头他们飞来。张贝刚想用电流将人群驱散,却发现飞来的石头、饭盆等这些东西还没接触到他们,就已经互相碰撞一起掉落下来,只是在他们周围叮叮当当的响成一片。

他看向阿哲,只见他点头微微一笑,彬彬有礼的看着周围的一切。石头向工人们解释,因为这两人组织伤害他人,只是来找他们的负责人,询问一些事情。等人群稍稍安静,有人指给他们,工头刚刚已经上了楼去。

那个在建的30多层楼房,已经基本成型,他们看见工程电梯已经升到了顶层,工头正巧出了电梯,走进楼内。石头把两个绑匪放开,向那方向跑去,张贝和阿哲护住老王,也快步走向那个电梯位置。

等到老王他们走近电梯时,石头乘电梯已经快接近顶楼,忽然听到刺耳的金属撞击声和摩擦声,电梯看似已经失控,正快速的向下方掉落,阿哲单手平伸做出托举的动作,电梯快到地面时,缓缓的停下,张贝失控的身体也得以稳定站住。空中断落的钢丝,像一条S形的巨蛇,扭来扭去的蜿蜒飘落。



排序: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