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游行遇袭

大吉大利 发表于 2年前

 

 

石头等人在医院办好出院手续,回到老王家中却发现屋内一片狼藉,老王却不介意,说道:“不知哪个不长眼的笨贼,来偷一个穷光蛋。”

老王的这所住处,虽然位于豪华住宅区,无奈融资炒股赔了个倾家荡产,房子也就是个基础装修,所以没什么可丢的。他倒不担心财务,因为刚经过一场车祸又被入室盗窃,真正该担心的是有人想要自己的命。

花子向警察报了案,时间不长就有警察上门,给他们做了笔录,勘察了现场。警察走后,石头向老王询问事情的疑点,老王才对他吐露实情。

原来胡老板的上市公司,正在运作一笔并购项目,老王不但提前曝光了他们的计划,而且在他们准备拉升时,又披露他们暴力拆迁和放高利贷的发家史,使胡老板的资本运作很不顺畅,胡老板对他已是恨之入骨。

而老王之所以对胡老板如此紧追不放,又因为胡老板对老王的网络监控造成。当老王发觉,胡老板的公司系统,对自己偷窥并明目张胆的利用、操控时,就决定反击到底。近期老王股票赔的一无所有,生无所恋的情况下,对胡老板的攻击已是无所顾忌。

两人虽说仇深似海,现实中却并未见过面。而最近善意方,推送的微信号文章,和公司安排的提前退休,却让老王早有心里准备。老王虽然说的头头是道,但是毫无证据。

石头刚想和他继续探讨,却听到有人敲门。开门一看,门口站着两名健硕的男子,两人递上名片,自报家门,竟然是保险公司派来的安保人员。原来,老王自己也早有准备,入了超高额的保险,接连发生的事故,让保险公司闻讯赶来。

第二天,几人按约定来到集会的广场,张贝正在那里等侯他们。几句寒暄之后,几人说起昨天之事,张贝说,警察职责内的事情,没有特殊情况不好插手。如果需要,他可以安排人过来保护,老王却笑着介绍旁边不远处的两人,自己已经有了保镖。

张贝单独把石头拉到一边,给石头介绍了由塔国总统的消息。前几天总统出行时,他的专机在起飞不久就遇到机械事故,好在后来安全返航。这种事情新闻没有报道,也是有点反常。

经过上层消息的反馈,由塔国总统已经私人雇佣了一支安保力量,不再单纯依靠政府部门。这只队伍只对总统一人负责,人员自己安排,不受体制绑架,可以独立调查针对自己的迫害。两国高层也是交流频繁,对石头的报告非常重视。

说话间,一只游行队伍零零散散的走来,这些人走路也没个规矩,马路、人行道、草坪里,他们肆无忌惮的穿插在任何有空隙的地方。几人没有注意到,越来越密集的人流,使他们之间的距离,间隔的越来越远。

本来,花子和老王单独在一起聊天,石头和张贝一起,两个保镖距离老王不远。待到老王发觉不断被人推搡,和花子距离越来越远时,他的心里才开始有一丝慌张和警惕。再转头寻找石头和张贝,已经不知道两人在何处,远处隐约看见两个保镖,努力的推开人群向自己方向挪动。

老王赶紧大喊石头的名字,只喊了两声就被人从背后捂住嘴巴,老王被人拖行着向前移动。花子也赶紧招呼石头,却无故挨了不知从哪来的老拳。石头和张贝站在树木旁边,倒没受到什么人的干扰,石头隐约听到花子的呼喊,才发现好像有点不对。

石头赶紧向花子冲去,他本就身形健硕,拦在身前的人像折倒的树木,一片片倒下。冲到花子身前时,花子已被打的满脸是血,两个保镖还在努力前行。

花子赶紧指向老王的方向,示意石头赶紧先救老王,石头见两个保镖越来越近,暂且放下花子,加速向老王处跑去。冲散人群,看见老王正被人塞向一辆面包车里,石头疯狂的向车子跑去,但是车已快速启动,石头眼睁睁的看着他迅速逃离。

只是这车开了不到50米就冒出一股白烟,在车子不远处,石头看见张贝正在向那里走去。救出老王时,老王同样满脸鲜血,浑身无力的瘫倒在地上。

几人集合到一起时,老王和花子都受伤了不说,连两个保镖都被人打的鼻青脸肿。


下一篇:第十章 工地

排序: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