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无人机

大吉大利 发表于 6个月前

 

护公子的私人飞机,停在一个偏僻的小机场,边检和海关人员熟的和自家人一样,看到护公子的司机推着轮椅走来,值班的人员都有些吃惊,宫妈在一旁说:也不知道是喝酒喝的,还是被风吹到了,由塔国的医院已经联系好了,我们要尽快赶过去

工作人员赶紧给他们办好手续,帮美女”送上飞机,而面具下的华女正在沉沉昏睡。

另一面,逍遥子向护公子报告了,老王意外没死的消息。

花子陪石头来到入住的旅馆,石头本来就光溜溜的来,也没什么东西,不过是从“下机地点”拿了些钞票,带了个面具回来。花子看见对石头说:你咋还带个玩具呢?”

石头只是对相貌没自信,当时随手戴上而已,不由说道:也没用,扔了吧。

花子倒觉得做工挺用心,回去当个摆件也行。

两人把东西规整好,回去再找老王,老王和他们聊起石头提供的这几个事件,倒说不定可能参与一下无人机。

游行队伍大多集中在下江区,几人得出结论,地点不是大问题,但时间就不知会在何时,石头说:宜早不宜晚,反正也没有其他事情,不如先去现场看看

老王说:我也觉得应该早做准备,消息既然已经由石头暴露,实施者可能会提前到最近几天,也说不定

花子说:师傅说的有道理,既然你们意见一致,那就去看看?

几人刚到下江,马上有种失去秩序的感觉,围着活动的集散地转了圈看看,真正干实事的也没有想象那么多,很多小姑娘、小伙子都是56个人凑在一起,倒更像在打情骂俏,石头深有体会,大部分人是借活动的名义来“休假”的。

几人一边漫无目的的闲逛,一边闲聊,越走到深处,越是满目苍夷。有种从和平年代过渡到动乱年代的感觉,满街的防暴警察和游行队伍。在广场中央,有一个好像临时搭建的舞台。老王知道,这是支持政府的一方,电视上说,政府方面该解决的问题,都给解决了,反对派们又出来各种各样新的诉求,这么下去社会动荡,影响了所有人的生活。

石头拉着两人走出人群,说:看样子,这里是最理想的骚乱地点,你们俩尽量离人群密集的地方远点,四处逛逛,有比较可疑的地方再叫我,我在这里看看有没有线索。

两人同意,往人群周边走去,石头则找了个高处向下瞭望,盯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端倪,看着舞台上人员,热情激昂的演讲和下边热情互动的人群,倒是欣赏了一场好歌舞。

经过一下午的守候,看过各种各样的冲突,石头和花子觉得如此下去,怕是毫无意义。老王对花子说,玩了这么久股票,连这点耐心都没有?既然经过判断,就要相信自己,剩下的就是耐心,事实总归是事实,该来的早晚会来。

夜幕降临,大街小巷家家户户的灯光,照亮了城市的各个角落,一时间竟也让石头艳羡起来。想起未来,只靠核电供应的世界,即使有电也只能偷偷使用,不敢让灯光外漏,因为那样很容易被敌人打击或被外星人找到。拥有灯光的黑夜,不知多久没有见过,这么美好的景色,石头不免感慨万分。

他们坐在饭店外,广场上零零散散的摆放着,各种颜色的帐篷。那个临时舞台附近,还有几堆人在争执,舞台上有一些工作人员整理摆弄着设备,来来回回穿梭的走动着。

远处,隐约听到四处传来喝彩声和口哨声,不由的吸引大家到处张望,石头他们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喝彩。几人也随人群汇集的方向看去,远远看见,成片的亮点正在移动。三人马上知道不是好兆头,石头嘱咐二人不要凑近,赶紧想办法躲避、劝离人群。

石头飞快的向亮点处跑去,奔跑的过程中,耳边听到却是越来越多的喝彩声,他只得边跑边喊:“离他们远点,快跑”

人们却是对他的喊叫无动于衷,石头对他们的麻木感到吃惊。忽然有种当年,见到外星飞船的感觉,不由的汗毛直立,他停下来,再环顾四周。原来那些亮点并不是一个方向才有,这些亮点正在从四面八方,慢慢往这个广场集中。

石头才明白,为什么只是个小地方的无人机伤人事件,会成为国际新闻。他见过几十架、上百架的无人机编队,能组成各种漂亮的图案和字体。而眼前的这个景象,则是成千上万个这样的编队,满眼都是小亮点。

很快,远处传来零星的爆炸声,天空中密密麻麻的亮点,使石头的眼睛,失去判断的能力。他有点分不清,哪个离自己更近哪个更远,广场上警笛声和哨声不断,警察也在四处招呼群众躲避。

随着无人机群的飞近,爆炸声越来越密集,石头往最近的警车跑去,那里的警察正在用一种设备对准天空,看来是用来应对无人机的。

到了跟前,却听见有人在用对讲机叫骂:这什么破设备,到底好不好用

对讲机里传出断续、嘈杂的声音:我们这里的也不好用啊

那人吼道:“赶紧分几个人出来,到1号车那里

然后又对身边两人说:你们也赶紧过去,一定要做好保护。接着又对剩下的人说:“大伙分散开,就近利用工具,像那些厚木板,房门都能档一档,尽量别让太多的人受伤”

石头暗道,这人指挥的倒挺尽职,眼看着两人跑去的方向,知道那里应该是最危险的地方。他拿起地上阻挡人群的隔离网,跟着向那个方向走去,偶尔有飞近的无人机,石头就挥舞着铁网,将其击落。

石头看那已经爆炸的无人机,上面也没有炸药类的东西,完全是靠电池自身的爆炸力,所以威力也不是很大。但是如果有十个八个的,全部集中在一处炸毁,那造成的伤害力,也绝对不容小觑。

四散呼喊奔逃的人流,阻挡了石头的步伐,石头一边护着周围经过的人,一边往1号车前进,人还未到却听见哔哩吧啦,象干柴爆裂又象雷电的响声阵阵传来。走的再近些才看见,一圈盾牌后面,一个机甲人,周边散发出丝丝的电光,而飞近的无人机无一例外的,在人盾护墙外被一 一击落,原来这些响声是从他这里发出。

 


上一篇:第六章 交易

排序:
加载中...

我安静的坐在屋檐下,外面下着大雨,哗哗的,像盆泼一样。成都的雨季,让人感到凉爽,我喜欢听着雨声入眠,也喜欢雨后清新的空气,让我觉得近年被严重污染的恶劣环境还有被拯救的机会。不过最近,我却有些害怕这样的
203    5    7    0   

恍惚间,石头感觉被眼前一闪一闪的白光惊扰到自己的睡梦,这是在哪里?他想。耳边并不到任何声音,只觉得身体僵硬,周围的一切都是僵硬,没有空隙。他想要活动一下,但身体好像被封在混凝土内的陶俑。自己与空气的连
100    4    2    0   

    我是个自小喜爱读书的孩子,除了极小的时候内心留有翻大连环画册的记忆之外,最初的读本是《三侠五义》、《福尔摩斯探案集》与《我的遥远的清平湾》,或许就是这最初的阅读体验奠定了我之后的性格与爱好吧。
158    0    0    0   

石头抬起头,望向天空,像似自言自语的说:“草木有草木的用处,金玉有金玉的用处。”两人正聊着天,远远看到小明和老王分开,几人互相挥挥手与小明告别。老王也往相反方向走去,两人目送他们离开,忽然一辆车向老王
112    0    0    0   

潇湘子平静的问了句:“401出事了?什么情况跟我说一下。”猪妖接着说:“DT401被车撞了,我调出路况监控看了下,飞出去3层楼那么高,应该是挂掉了,看样子是有人故意撞的。”潇湘子说声:“知道了。”猪妖
85    0    0    0   

我们从成都出发,跟着眼里的路标指引,向着北方前行。一路经过绵阳、广元,直接出川,再经过陕西的天水,定西,张向跟打了鸡血似得,一天开了将近一千公里,在晚上八点过直接到达了兰州。这一路上,我跟张向没有就这
65    0    2    0   

石头等人在医院办好出院手续,回到老王家中却发现屋内一片狼藉,老王却不介意,说道:“不知哪个不长眼的笨贼,来偷一个穷光蛋。”老王的这所住处,虽然位于豪华住宅区,无奈融资炒股赔了个倾家荡产,房子也就是个基
80    0    0    0   

小说的标题《最漫长的旅程》源自于雪莱的长诗《心之灵》中的诗句:“开始走上那最沉闷最漫长的旅程。”“旅程”从通常意义上是指“旅行的路程”。在这部小说中,里基唯一的“旅程”是与他的恋人阿格尼斯去拜访他在世
77    0    0    0   

下午,花子和石头到商场买了几身衣服,然后来到一家美发店,店面不大,但是客人倒不少,一进门给人很亮堂的感觉,到处都很干净整洁。花子领石头来到个隔间,对石头介绍道,不要小看美女这么年轻,她可是易容术大师哦
66    0    1    0   

人类对未来对异世界的幻想从未停止过! 即使你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也不能妨碍你对那些光怪陆离的神奇世界的向往与喜爱! 奇幻、科幻、魔幻、乃至玄幻!这些小说为我们打开了一扇扇新世界的大门,感受创作者天马
70    0    0    0   

巴希尔走出候机楼,哥哥已经在外面候了很久,哥俩见面分外高兴,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多星期没见。回家的路上,哥哥跟他说着最近的新闻,这边从祖国逃出来的难民很多,家乡的亲人们都在尽量离开那里。前几天刚认识了一
68    0    0    0   

第二天,按铁锈的安排,老王由局里的王老师接到安置点,石头、张贝和阿哲三人,则要到砂石国去调查华女失踪。飞机上,铁锈告诉他们:“砂石国有我们的记者站,李记者在业内非常有名,很多一手报告都是他的报道。因为
62    0    0    0   

这几年赛朋非常火,当然人见人爱的《赛博朋克2077》肯定是主因,但小编觉得,赛博朋克能受欢迎,也因为它是离我们最近的科幻:我们正一点点看着它变得越来越现实。 或许不用到2077年,我们就会生活在垄断大
59    0    0    0   

经过警察临检的一场虚惊后,我们继续赶路,沿着国道315,路过海东、西宁,到达德令哈已经是凌晨四点过了。我问张向:“我们进城找个地方补充些装备吗?”张向摇头示意不用,说道:“不用了,后备箱那两大包,都准
39    0    2    0   

武侠名家萧逸先生去世,享年83岁。 与金庸先生去世时的全网刷屏式悼念不同,有关萧逸先生的悼念显得有些过于冷清。 对于小编来说,萧逸武侠作品最吸引人的地方,不是那些快意恩仇的侠义故事,而是那些缠绵悱恻的
55    0    0    0   

铁锈接着说:“结合石头提过的情况,华女不在草叶国的可能很大。近期不太平的事很多,上级领导的意思,安排张贝去草叶国调查一下,石头可以加入我们的序列,方便我们开展工作。”他转头看向石头:“但是,我觉得去草
52    0    0    0   

  本文的作者帕特里克•莫迪亚诺,2014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法国评论界一致公认的当今法国最有才华的作家之一。说实话他的书一开始我很害怕看不懂,当读完这本书时,我就在想这个故事好简单,但是很温暖,读起
51    0    0    0   

飞近的无人机越来越多,显然有人正在指挥这里的战斗。当他发现,这种无效的进攻毫无意义时,调整了进攻的方式。石头看见所有残余的飞机又重新编队,很明显,这是他们的最后一击,这些接近的小飞机不再直冲,而是将飞
49    0    0    0   

“时间之外的往事”借用了《三体III——死神永生》的女主人公程心在太阳系二维坍缩后,进入三体文明建造的小宇宙内生活时写下的对地球往事的回忆录的名字。那段仅有五百年的地球往事在她的脑海中一遍遍回放,就像
48    0    0    0   

鼓楼 有关民国年间的小说层出不穷,不过,大多都是围绕家族仇恨或是男女爱情展开,惊心动魄却又没那么真实。而穆儒丐的长篇小说《北京,1912》,可以算是迄今能读到的用中文书写的、最为真切详备地收录有民国伊
48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