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啤酒馆

大吉大利 发表于 6个月前

巴希尔走出候机楼,哥哥已经在外面候了很久,哥俩见面分外高兴,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多星期没见。

回家的路上,哥哥跟他说着最近的新闻,这边从祖国逃出来的难民很多,家乡的亲人们都在尽量离开那里。前几天刚认识了一个,从邻省过来的小伙子,居然认识自己的表兄妹,正好约了他,参加晚上的聚会。

巴希尔虽然口里答着哥哥的问话,心里却在想着自己的事情,虽然在外人眼里,他并不是个能掌握事情的人,在家族中却是分量很重。没有他的成就,家里人根本没机会,在这个城市落脚。

难民营里龙蛇混杂,谁是真正的难民、谁是奸细、谁是恐怖分子,没人能分辨的清楚。虽说蓝星国经济实力雄厚,但也架不住这么多的难民涌入,经常因为各种物资短缺,产生争抢、打斗事件,托弟弟的福,他可以避免很多这样的伤害。

晚上,两人来到难民营附近的啤酒屋,从国内过来的难民们,经常会聚在这里,当然,只是经济实力比较强的那种。大家会在这里,交换一些最新的消息,比如远方亲人的消息,家乡的现状等等。

赛斯在高中和表哥是同年级的学生,他们不是很熟,但是他与巴希尔的表妹,他却熟的很。并不仅仅是因为相识,实在是因为表妹的美貌,让这些小伙子们个个垂涎三尺,当巴希尔报出表妹名字时,赛斯忧郁的眼神一闪。

他告诉巴希尔,因为经过一次战役,反对派占领了当地所有设施。撤退时,掳走表妹所在医院,全部的医生和护士,之后再没有他们的消息。

因为听到的,都是不好的消息,巴希尔心情极度低落,也不愿再说什么。而围在赛斯周围的其他人,也在竭力的打听,自家亲人的下落。因为来自安卡布尔的人数较多,打听消息的人自然也多,大伙聊着家乡的现状,现实的消息一次次摧毁他们的幻想。开始只是几个人,偷着擦擦眼泪,后来慢慢有人哭泣,到愤怒的咒骂,再到几个情绪失控的叫喊起来。

巴希尔是看不起这种人的,只有本事跑到异国他乡骂骂政府,混到难民的地步了,还有脸面在外人面前闹事。忽听一声脆响,原来是酒馆老板,将酒杯摔碎,大喝道,你们叫什么叫,是不是他妈男人?你们一个个的,身强力壮连家都守不了,跑到这跟自己的同胞撒野,都是些什么孬种还要装好汉?

我萨逸夫也有亲人在安卡布尔,他能走出来,但却没有。他选择了留下,跟敌人战斗,赶走强盗。你们比他强壮的也有,比他有钱的也有,现在却跑的比谁都快。你们有什么脸面,在这里撒野?

这个酒馆就是他的产业,现在他不在了,酒馆也没必要再开下去了,你们这样的表现是在给我亲人丢脸。今天的营业结束了,一切都已经结束,你们可以回家了。。。,不,你们没有家,回去你们可怜的避难所吧,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们。

面对店主赤裸裸的嘲讽,角落中一个年轻小伙子站了起来,喊道:你不要侮辱人,谁愿意抛弃家园流落他乡,你知道我们在国内什么条件吗?手无寸铁的凭什么抵抗枪炮,你知道什么叫,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吗?你知道我们抛弃家园,下了多大的决心吗?我们可以牺牲自己,但是谁来照顾孩子,你有没有亲人,有没有孩子?”

店主一时语塞,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大家先冷静一下,如今我们都是一样的处境,本来已是亡国之人,何必吵来吵去,再做互相伤害的事情呢?老板说的对,小伙子说的也是现实,既然大家有缘聚在一起,就应该共同努力,互相照应。也许有朝一日,我们还会回到家乡,如今砂石周边,各国皆已名存实亡。男子汉大丈夫,正是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你们有本事的,就去把他拿回来,谁知道砂石国的下一个国王,会不会在这里出现。”

另一角落中,有人鼓掌说道:他们怎么把我们赶出来的,我们就怎么让他滚回去。谁能赶走强盗,我富里赛尔愿意拥他为王,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只要各位还有血性,我愿意为你们提供武器弹药。”

哈桑提认得,那是曾经的名门望族,听说在国内,有纯水晶和黄金打造的别墅,有成片的土地和庄园,珍贵的植物和动物。

如今山河沦陷,那些曾经的公子哥们,生活状况一落千丈,本就满肚子的远大抱负无处宣泄,如今倒是发泄的好出口。

坐在他旁边的另一个富家公子也站起来,说道:“吃喝拉撒算我的,只要你们有种,什么都不用管,拉队伍干就完了”。

哈桑提忍不住也喊道:需要先进武器找我兄弟,我们可以造出自己的武器。”在他心里,自己的弟弟无所不能,像神一样的存在,只要有机会,他都会毫不掩饰的向人推荐自己的弟弟。

巴希尔慌乱的低下头,没想到这个哥哥总是这么不带脑袋,但是现在满屋子的呐喊声,已不容得他去躲避,对面几个人已欢呼着向他走来。


上一篇:第三章 劫难
下一篇:第五章 监控

排序:
加载中...

我安静的坐在屋檐下,外面下着大雨,哗哗的,像盆泼一样。成都的雨季,让人感到凉爽,我喜欢听着雨声入眠,也喜欢雨后清新的空气,让我觉得近年被严重污染的恶劣环境还有被拯救的机会。不过最近,我却有些害怕这样的
199    4    6    0   

恍惚间,石头感觉被眼前一闪一闪的白光惊扰到自己的睡梦,这是在哪里?他想。耳边并不到任何声音,只觉得身体僵硬,周围的一切都是僵硬,没有空隙。他想要活动一下,但身体好像被封在混凝土内的陶俑。自己与空气的连
100    4    2    0   

    我是个自小喜爱读书的孩子,除了极小的时候内心留有翻大连环画册的记忆之外,最初的读本是《三侠五义》、《福尔摩斯探案集》与《我的遥远的清平湾》,或许就是这最初的阅读体验奠定了我之后的性格与爱好吧。
145    0    0    0   

石头抬起头,望向天空,像似自言自语的说:“草木有草木的用处,金玉有金玉的用处。”两人正聊着天,远远看到小明和老王分开,几人互相挥挥手与小明告别。老王也往相反方向走去,两人目送他们离开,忽然一辆车向老王
109    0    0    0   

潇湘子平静的问了句:“401出事了?什么情况跟我说一下。”猪妖接着说:“DT401被车撞了,我调出路况监控看了下,飞出去3层楼那么高,应该是挂掉了,看样子是有人故意撞的。”潇湘子说声:“知道了。”猪妖
83    0    0    0   

我们从成都出发,跟着眼里的路标指引,向着北方前行。一路经过绵阳、广元,直接出川,再经过陕西的天水,定西,张向跟打了鸡血似得,一天开了将近一千公里,在晚上八点过直接到达了兰州。这一路上,我跟张向没有就这
62    0    2    0   

小说的标题《最漫长的旅程》源自于雪莱的长诗《心之灵》中的诗句:“开始走上那最沉闷最漫长的旅程。”“旅程”从通常意义上是指“旅行的路程”。在这部小说中,里基唯一的“旅程”是与他的恋人阿格尼斯去拜访他在世
77    0    0    0   

下午,花子和石头到商场买了几身衣服,然后来到一家美发店,店面不大,但是客人倒不少,一进门给人很亮堂的感觉,到处都很干净整洁。花子领石头来到个隔间,对石头介绍道,不要小看美女这么年轻,她可是易容术大师哦
66    0    1    0   

石头等人在医院办好出院手续,回到老王家中却发现屋内一片狼藉,老王却不介意,说道:“不知哪个不长眼的笨贼,来偷一个穷光蛋。”老王的这所住处,虽然位于豪华住宅区,无奈融资炒股赔了个倾家荡产,房子也就是个基
75    0    0    0   

第二天,按铁锈的安排,老王由局里的王老师接到安置点,石头、张贝和阿哲三人,则要到砂石国去调查华女失踪。飞机上,铁锈告诉他们:“砂石国有我们的记者站,李记者在业内非常有名,很多一手报告都是他的报道。因为
60    0    0    0   

经过警察临检的一场虚惊后,我们继续赶路,沿着国道315,路过海东、西宁,到达德令哈已经是凌晨四点过了。我问张向:“我们进城找个地方补充些装备吗?”张向摇头示意不用,说道:“不用了,后备箱那两大包,都准
38    0    2    0   

武侠名家萧逸先生去世,享年83岁。 与金庸先生去世时的全网刷屏式悼念不同,有关萧逸先生的悼念显得有些过于冷清。 对于小编来说,萧逸武侠作品最吸引人的地方,不是那些快意恩仇的侠义故事,而是那些缠绵悱恻的
52    0    0    0   

飞近的无人机越来越多,显然有人正在指挥这里的战斗。当他发现,这种无效的进攻毫无意义时,调整了进攻的方式。石头看见所有残余的飞机又重新编队,很明显,这是他们的最后一击,这些接近的小飞机不再直冲,而是将飞
49    0    0    0   

铁锈接着说:“结合石头提过的情况,华女不在草叶国的可能很大。近期不太平的事很多,上级领导的意思,安排张贝去草叶国调查一下,石头可以加入我们的序列,方便我们开展工作。”他转头看向石头:“但是,我觉得去草
48    0    0    0   

  本文的作者帕特里克•莫迪亚诺,2014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法国评论界一致公认的当今法国最有才华的作家之一。说实话他的书一开始我很害怕看不懂,当读完这本书时,我就在想这个故事好简单,但是很温暖,读起
47    0    0    0   

这几年赛朋非常火,当然人见人爱的《赛博朋克2077》肯定是主因,但小编觉得,赛博朋克能受欢迎,也因为它是离我们最近的科幻:我们正一点点看着它变得越来越现实。 或许不用到2077年,我们就会生活在垄断大
47    0    0    0   

  我跟着张向走进了那道门,里面空空如也,墙壁四周平整光滑。我好奇的问:“现在我们要做什么?”  说实话,我仍然无法面对现在的张向,明明是他现在二脑一体的状态,我却感觉像自己像精神分裂一样,每次说话之
27    0    2    0   

护公子的私人飞机,停在一个偏僻的小机场,边检和海关人员熟的和自家人一样,看到护公子的司机推着轮椅走来,值班的人员都有些吃惊,宫妈在一旁说:“也不知道是喝酒喝的,还是被风吹到了,由塔国的医院已经联系好了
45    0    0    0   

在胡老板的办公室里,胡老板还在对佐罗圆滑的打着太极,不紧不慢的对他说:“我绝对不是要找老王麻烦,这些小老百姓发发牢骚也很正常,他们能对我有什么影响。做我们这行,大把大把的人在背后给我使阴招,骂我的人怕
44    0    0    0   

作者: 【美】劳伦·塔西斯 出版社: 接力出版社 副标题: 灾难求生儿童小说系列 出版年: 2015-6-1 定价: 15.00 丛书: 灾难求生儿童小说系列 ISBN: 9787544839037
44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