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护居 引子

大吉大利 发表于 8个月前

 

恍惚间,石头感觉被眼前一闪一闪的白光惊扰到自己的睡梦,这是在哪里?他想。

耳边并不到任何声音,只觉得身体僵硬,周围的一切都是僵硬,没有空隙。他想要活动一下,但身体好像被封在混凝土内的陶俑。自己与空气的连接,不是通过口鼻,而是与皮肤相连的物质,他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他的念头一闪,身体逐渐适应了周围环境,像从沼泽里爬出的鳄鱼,身体开始与泥土分离。穿过这些物质,身体像粘连着未干胶质的陶瓦器,挣脱了墙面,他找到一块空地站定。

(没错,穿越梗,您一定厌烦了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但生命的意义又在何处?每天朝九晚五的机械运动?起笔时199月份,贸易战没完没了,股市行情依然不见起色。这个世界不确定的东西已经够多了,多想有个穿越者,回来告诉我,不要这样做,应该那样做。世界从未太平,1123号我在改稿,昨天还见媒体上的消息,我们的核弹在南海,把自由灯塔国的潜艇搞掉了,所以,见到的未必真实。这是篇为你准备的玄幻小说,喜爱探索的星座。)

这是一幢不大的房间,四四方方,面对的墙上挂着一副巨大的屏幕,下面堆放这一些锻炼的哑铃等器材。背面的墙上挂着两个装饰的面具,像是三星堆青铜器的造型,金光闪闪煞是好看。

石头不由上前摘下细看,如果是青铜制品,他的重量应该会沉甸甸的压手,但这两个面具却轻似泡沫制品,材质却像青铜一样暗哑。石头戴上试了试,倒很合适,感觉一点也不阻碍视线,也没有不舒服的感觉,真是神奇。

房间一角有扇小门,不仔细看竟然发现不了,石头好奇的推门而入,被眼前景象惊住。很大的仓库,一排排的金块整齐的码放在货架上,一捆捆的钞票成方的摆放在一起。石头满是困惑,穿梭机和引导都找不到,看不出任何机器、设备的影子,难道眼前的金库就是以前穿梭机的位置?

石头抓了把钞票来到街面,一种熟悉的感觉迎面而来,路上他看到了报亭、候车点,街边有银行的网点,那些经历的过去记忆涌上心头。他找了间小旅馆住下,打开房内的电脑,石头确认了一下时间和位置,这算是重生吗?石头想。

打开电视,新闻中播报着地震损失的消息,评论员在说着最近两天,天气的反常情况。原来昨天和今天都发生了地震,市区的大停电,一个小时前才恢复正常。这或许与自己的旅行有关吧?石头关了电视,倒头睡去。

梦中暗淡无光的天空,像深沉的大海,黑蓝色的远方,收埋了仅有的光亮。寒冷坚硬的脚下,没有任何的生机,他不知道哪个方向是南,哪个方向是北。他着急的寻找,直到把自己惊醒。

习惯性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脚,这种分不清梦境与现实的感觉,总会使自己感到迷茫。确实还活着,确实不像个人样,他苦笑一下,摇摇头。

已是凌晨,清新的空气让他闻到生命的气息,这久违的感觉刺激到神经元的快感,让他分不清真假。他贪婪的深吸几口空气,嘴角漏出满足的笑容。窗外几缕阳光洒进,带着笔直的线条,伸出手去感受那阳光微微的温暖,心中升起丝丝暖意。

石头想起自己的老朋友,和自己一起长大的花子。那时,他们有一个股票群,里面还有几个要好的朋友,大家时常在一起无话不谈,可以先找找他们,石头想。

现在离正常上班时间还早,他便又倒头睡了一觉。再次醒来,股票群里已经热闹了起来,张老师正在讲课,他说:“单阳不破但当涨不涨,还是要提防有下跌的风险。

股票群里,一人接话:“现在这个破行情,都是税率大战惹的祸,上一次是针对单个企业,这轮是横扫一大片,凡是高科技的企业都给人加税。

又有人说:正经事不做,搞破坏一个顶好几个。好像不让别人发展,自己就能跑的多快似的。

花子说:人们不会放弃自己的优越条件,让别人超越自己的。天性使然,人们会本能的维护所在团体的利益。即使得到没有失去的多,他也会乐此不疲的干下去,起码能表现出自己比你强势。

小明哈哈大笑:“好好,你强壮,我怕了你,你可以把拳头收回去了,我怕你失血过多,先伤了自己。

张老师说: “没你们看到的那么简单,表面上是贸易摩擦,综合分析却是危险来临的兆头,可能短时间你们看不出来,等格局成形时怕是会反应不过来了。历史永远都在不停的重复,现在的改变不是单个国家,他已经形成了示范效应,你们知道什么叫纳粹思想吧?

花子插嘴道:精英眼里,你们都是渣渣,不是我说你们,在座的都是垃圾,哈哈。。。

小明也笑道:你还没混成纳粹呢,这就已经疯上了。

花子又道:希特勒当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在历史上,会成为一个反派角色。

石头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跟他们在一起总能感到轻松,自己也忍不住插上一嘴:“幸好还有你们,你们是拯救世界的第3只力量,是平衡世界的砝码。

花子惊奇道:石头啥时候上来了,你不是打鱼去了?

“是啊,想你们了,回来看看。石头说。

好友相聚自然格外亲切,聊来聊去,大伙商议晚上酒楼一聚。石头不想吓到他们,先约了花子中午见面。见面时,花子不敢与他相认,像跟陌生人说话:“分开没一年吧?你这看起来老了不少啊。”

石头心里说,这会儿另一个自己还在海上漂着呢。脸上含笑的说道:我说我50了,你信吗?

花子警惕的说道:“哪有那么夸张。”听声音和动作,以花子对石头的了解,应该是他呀?花子想。

石头点点头:我确实50多了。”

看到花子陌生又迟疑的眼神,石头叹了口气 :“我的时间,现在是2055年,现在你看见的是35年后的我。35年后地球已经没有阳光照射,外星人用一颗假星遮住了阳光。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能力去摧毁他,所有的资源都在这之前因为战争打到枯竭。”

花子听的一愣,外星人他是相信的。在中考的时候,体育是要算成绩的。每天晚自习,课间休息的时候,他们都会到操场上,训练考试科目。那天无风,晴空无云,星星看的很清楚,夜的很普通,他们像往常一样,练了两趟短跑,又去做引体向上。

不知谁说了声:“快看那是什么”,几乎没做任何停留,像本能的反应,他自然的转头向上看去。只一眼就准确的与那飞碟对视一起,谁也不知道他何时出现的,反正刚到操场时没有,他很确定。因为他有看星星的习惯,他常会幻想那遥远的亮处,远方的星球上,有什么样的风景。

那飞碟悬在半空,有种像看直升机的感觉,不同的是他没有声音,就那么静静的一动不动。像两个扣在一起的盘子,上下对称的舷窗,发出纯洁的彩光,橙的那么鲜艳,亮的通透。花子之前以及之后,再也没有见过那种纯粹的颜色。

他开始是兴奋的,因为只从书籍上见过,从未想到现实里会见到。可只兴奋了一转眼的时间,就变成了恐惧。他感觉舷窗后面,有人正在注视着自己,虽然他不可能看见。但那种强大的凝视,使他因恐惧而变得浑身无力。

花子直到现在还记得当时的感觉,他想走,怕引起飞碟的注意,待在原地又怕被飞碟抓走,他真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吓得发软。好在只一会儿,飞碟就开始飞走,缓缓的滑行,身后拖着一条亮光,像彗星的尾巴。以至于到现在想起,花子还对那个彗尾念念不忘。对于飞碟来说,他是穿行在海里吧?有时他会这样想。否则怎么会留下行走的尾迹?

听完石头的述说,他心不在焉的哦了一声,然后给石头加了点水,心里的念头仍未消去。

石头知道他仍在怀疑,说:你可以看一下

只见石头随意的抬起手来,透过水壶的一端划到另一端,这手好像虚无形似鬼魅,穿壶而过,从意想不到的位置把壶拿起,吓得花子不敢说话。

石头接着说:从你现在的时间开始算起,30年后就开始世界大战了。”

“这事真有的话,你应该找政府吧?”花子脱口而出。

“没必要,你觉得会有人信我吗?一个违背常识的怪物,告诉你要打仗还有外星人,在你心里,是不是已经当我神经啦?”石头呵呵苦笑了两下,接着说“现在太平盛世,要人相信战争是不可能的事,而且,我还要找到外星人的痕迹。就算政府相信,引起混乱也得不偿失。再说,如果政府能管用,哪来的物价混乱,哪来的货币战、资源战?说到底,都是些凡人。教尊也后悔没有早点发挥作用,导致现在的局势无法控制。

“教尊?你啥时候入的教?花子惊呼道。

“没有,我没入教会,宗教是守护世界的最后力量。他们不像别的宗教只知赚钱,很早以前他们就在准备。任何事情都会有意外的可能,这个世界一样如此。教会一直有最先进的科技,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

“你怎么认识的教尊?

“不熟,我跟教尊接触的时间很短,他总是说要对世界抱有信心。世上总有不平事需要我们去引导,让我跟随心的声音。我是听不大懂,没有心情去理解那些东西,保命才是我最该思考的。他们找到我时有点匆忙,临时让我参加的团队。我对避难所的印象只有黑白两色、像军队一样的气氛,其他大多时间都是糊里糊涂的。

花子又问:能说说将来的情况吗?

石头道:总体来说科技进展挺快的,作死也挺快的,建设上百年,拆家就两年。现在还是关税战,后面是货币战。黄金、水、电、油、土地都被拿来当过锚定的价值,还有过以货易货,有资源优势的互相以固定比例交换,到后期都控制自己的资源与货币价值挂钩,造成惜售货物交流不畅。轴心国发起侵略,最后发展成核战。先气候变暖,然后到处发洪水,很多陆地消失,动植物也差不多都完蛋了。”

“再不久假星就出现了,挡住阳光,地球又开始变冷,到处都是冰原,外星人开始出现,到处抓人。人们集中在,核能可以继续运作的定居点,因为光线很弱,科学家已经培育了一些不需要阳光就能生长的植物,但是产量很低,根本无法支持现有人类的正常繁衍。

“世界大战?假星是怎么回事?花子问。

石头点点头:“外星人,他们人数很少,但是真的太先进,我们的技术差的太远。他们对光的控制已经神乎其神,能利用光源拆分物质,也能利用固化光进行传输。我现在半人半鬼的身体就是拜他们所赐。”

花子沉吟道:能挡住阳光,那得多大个?得什么材料?”

“不知道,世界大战,卫星全都摧毁了,好在当年发射的人造光源还在,能提供微弱的光亮。”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花子问。

“没打算石头黯然的摇了摇头,低头不语。

花子打着圆场说:既然没什么打算,做好眼前事吧,先吃饭好好休息。在他心里,他是不敢相信花子说的一切。

而石头听后却是眼前一亮,眼前事?不由陷入沉思。

花子并没有觉察异样,说道:晚上聚会,顺带给老王办个退休宴,他算我半个师傅。又看了看石头说,你这样不行啊,咱们稍微收拾一下,我领你找个地方把失去的青春找回来。

一句话提醒了石头:“是啊,你也不要跟任何人讲这事,让人把你当神经病抓了两人哈哈一笑。


下一篇:第一章 桥

排序:
加载中...

我安静的坐在屋檐下,外面下着大雨,哗哗的,像盆泼一样。成都的雨季,让人感到凉爽,我喜欢听着雨声入眠,也喜欢雨后清新的空气,让我觉得近年被严重污染的恶劣环境还有被拯救的机会。不过最近,我却有些害怕这样的
238    5    8    1   

这几年赛朋非常火,当然人见人爱的《赛博朋克2077》肯定是主因,但小编觉得,赛博朋克能受欢迎,也因为它是离我们最近的科幻:我们正一点点看着它变得越来越现实。 或许不用到2077年,我们就会生活在垄断大
356    0    0    0   

    我是个自小喜爱读书的孩子,除了极小的时候内心留有翻大连环画册的记忆之外,最初的读本是《三侠五义》、《福尔摩斯探案集》与《我的遥远的清平湾》,或许就是这最初的阅读体验奠定了我之后的性格与爱好吧。
270    0    0    0   

人类对未来对异世界的幻想从未停止过! 即使你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也不能妨碍你对那些光怪陆离的神奇世界的向往与喜爱! 奇幻、科幻、魔幻、乃至玄幻!这些小说为我们打开了一扇扇新世界的大门,感受创作者天马
185    0    0    0   

石头抬起头,望向天空,像似自言自语的说:“草木有草木的用处,金玉有金玉的用处。”两人正聊着天,远远看到小明和老王分开,几人互相挥挥手与小明告别。老王也往相反方向走去,两人目送他们离开,忽然一辆车向老王
123    0    0    0   

夜晚的K市总是充满诱惑力,无论实际上它的本质有多么不堪。或者说作为半个沦陷区的它也总有着让人想着一同沉沦的欲望。拾园是他的代号,他其实早就记不大清自己原本的名字,毕竟这是K市,一个代号或许比真正的名字
21    4    4    0   

我们从成都出发,跟着眼里的路标指引,向着北方前行。一路经过绵阳、广元,直接出川,再经过陕西的天水,定西,张向跟打了鸡血似得,一天开了将近一千公里,在晚上八点过直接到达了兰州。这一路上,我跟张向没有就这
81    0    2    0   

读书有一种超乎寻常的力量让人感到放松,开拓视野并学会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这个世界总能发现原来自己的感受早已被世上某个人明白地说清楚了。在与别人对话以及和自己对话的过程中,一颗喧嚣的心渐渐变得安静下来,给
99    0    0    0   

  本文的作者帕特里克•莫迪亚诺,2014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法国评论界一致公认的当今法国最有才华的作家之一。说实话他的书一开始我很害怕看不懂,当读完这本书时,我就在想这个故事好简单,但是很温暖,读起
92    0    0    0   

石头等人在医院办好出院手续,回到老王家中却发现屋内一片狼藉,老王却不介意,说道:“不知哪个不长眼的笨贼,来偷一个穷光蛋。”老王的这所住处,虽然位于豪华住宅区,无奈融资炒股赔了个倾家荡产,房子也就是个基
92    0    0    0   

潇湘子平静的问了句:“401出事了?什么情况跟我说一下。”猪妖接着说:“DT401被车撞了,我调出路况监控看了下,飞出去3层楼那么高,应该是挂掉了,看样子是有人故意撞的。”潇湘子说声:“知道了。”猪妖
91    0    0    0   

小说的标题《最漫长的旅程》源自于雪莱的长诗《心之灵》中的诗句:“开始走上那最沉闷最漫长的旅程。”“旅程”从通常意义上是指“旅行的路程”。在这部小说中,里基唯一的“旅程”是与他的恋人阿格尼斯去拜访他在世
90    0    0    0   

武侠名家萧逸先生去世,享年83岁。 与金庸先生去世时的全网刷屏式悼念不同,有关萧逸先生的悼念显得有些过于冷清。 对于小编来说,萧逸武侠作品最吸引人的地方,不是那些快意恩仇的侠义故事,而是那些缠绵悱恻的
85    0    0    0   

巴希尔走出候机楼,哥哥已经在外面候了很久,哥俩见面分外高兴,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多星期没见。回家的路上,哥哥跟他说着最近的新闻,这边从祖国逃出来的难民很多,家乡的亲人们都在尽量离开那里。前几天刚认识了一
81    0    0    0   

《寻找光的小女孩》这本书以爷爷视角为主,小女孩和旁白视角为辅,讲述的是战争中得以侥幸生存的小女孩和爷爷一起度过艰难岁月的故事。故事本身并没有惊天动地的波动情节,不过优美的文字叙述让读者在字里行间可以感
78    0    0    0   

下午,花子和石头到商场买了几身衣服,然后来到一家美发店,店面不大,但是客人倒不少,一进门给人很亮堂的感觉,到处都很干净整洁。花子领石头来到个隔间,对石头介绍道,不要小看美女这么年轻,她可是易容术大师哦
67    0    1    0   

鼓楼 有关民国年间的小说层出不穷,不过,大多都是围绕家族仇恨或是男女爱情展开,惊心动魄却又没那么真实。而穆儒丐的长篇小说《北京,1912》,可以算是迄今能读到的用中文书写的、最为真切详备地收录有民国伊
75    0    0    0   

我很喜欢科幻小说,对于人类最终命运的思考和谋篇布局的非凡想象力是科幻小说最吸引我的两点。《微宇宙的上帝》是SFWA(美国科幻小说作家协会)精选的作品合集,本书中囊括了数名大家们的中短篇小说,但必须承认
75    0    0    0   

经过警察临检的一场虚惊后,我们继续赶路,沿着国道315,路过海东、西宁,到达德令哈已经是凌晨四点过了。我问张向:“我们进城找个地方补充些装备吗?”张向摇头示意不用,说道:“不用了,后备箱那两大包,都准
54    0    2    0   

第二天,按铁锈的安排,老王由局里的王老师接到安置点,石头、张贝和阿哲三人,则要到砂石国去调查华女失踪。飞机上,铁锈告诉他们:“砂石国有我们的记者站,李记者在业内非常有名,很多一手报告都是他的报道。因为
7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