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那个下午

清纪 发表于 10个月前

那天其实是云君倾和拾园最后还是同事的一个下午,早在那个下午以前,拾园就大概知道了云君倾是□□,但是他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他看着夕阳里笑得没心没肺的云君倾,气不打一处来。“你丫的不会不想活了吧,趁我还没动手你快撤啊。”拾园那是还是个养尊处优的人,生活对于他而言其实真的很随意,不过都是过去了。


  
  “没有啊,只是任务还没有完成,不能离开。还是要谢谢你帮我隐瞒了这么久。”云君倾说着伸手拍了拍拾园的脑袋。拾园一把打掉云君倾的手,气鼓鼓气地坐在了云君倾的桌子上。“没关系的,像我们这样的人很多的,我猜大概审讯的时候会用你呢,开不开心?”“开心你妈逼。”拾园气的都要哭出来了,不过为了保持自己对一切都满不在乎的消极神情,他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


  
  夕阳下的办公室让拾园感到陌生,而眼前的这个□□高层此时此刻的语态其实才是他自己真正的坦然。


  
  “我请你吃饭怎么样,算我对你的补偿。”云君倾起身披上大衣,随后拉起拾园的手。拾园出乎云君倾意料地乖巧,在云君倾看向他的那一刻,云君倾便知道以前那个开朗快活的拾园再也回不来了---拾园眼中似乎有什么熄灭了。
  


  两人在街上,朝着拾园平时最喜欢的那家西餐厅走去,拾园一言不发,突然回头看了看:“我很怕身后出现一个人。”云君倾一愣,然后笑道:“不会的,不过你说的这个人是谁呢。我们,还是你们。”“无论是谁,我都怕。”“不会是我们,刺杀你没意义,也不会对我下手的,你知道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对吧。你们,在我死之前还不是得稍微问一问?”


  
  拾园半晌一言不发,许久抬起头,云君倾发现拾园好像哭了。“我真想现在毙了你。”“哈哈哈,你可别,我还想多活几天……况且,我并不想就此连累你。”云君倾顿了顿,继续说道:“你知道的,我也不过你人生中的一个普通人,早晚你会忘了我的,或许不是现在。每个人都有他自己对梦想与信仰的选择,我不强迫你。”
  


  “是我杀的人太多了。”拾园淡淡道。“从来没有,不论这样,还是有机会的。”云君倾依旧微笑着。


  
  拾园整个一个下午都没有再说话,临别时已经快傍晚了,拾园一直以为傍晚的夕阳是血红的,他抬起头来,看到的确实淡粉色和亮紫色。“给。”云君倾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束百合花,白皙的花瓣上仿佛还有着几滴露水一般闪闪发亮。
  


  “我……”拾园觉得自己嘴角干涩,欲言又止。“回去吧。”云君倾依然微笑着,朦胧的夕阳下云君倾的嘴角有些说不清的不自然,拾园张了张口,似乎想要在说些什么,却当他发出第一个音节时,眼前早已经是云君倾映着夕阳放荡不羁的背影。



排序: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