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伏特加酒

清纪 发表于 10个月前

“您的意思是……”一边那个刚刚迎接拾园的侍从道,一面换掉了服务生的衣服,穿上了一件黑色的风衣。许鉡笑笑:“我没什么意思,你自己想多了。”“那您跟他说关于冯一蓬的事,他可是咱们的怀疑对象啊。”“看来你还是不够了解这位拾园先生啊……”许鉡的眼睛渐渐眯成一道缝,不过仍然是闪亮闪亮的。


  
  拾园莽莽撞撞地进了一家酒吧,欧式的灯光让他有点不太适应,虽然说当年在南京的灯光和这是一样的,但是这毕竟四年过去了,他也早不是当年的富家公子一般的人了。他感觉自己活得很无趣,甚至比不上一个商人,他听过□□的宣传,他也不得不承认说得确实好,但是在他看来真的不切实际啊,如果真的能实现所谓的共产主义,何必西方国家大费周折去殖民扩张呢?这个问题他问过那个人,那天夜里,他听后一言不发,只是远远地望着窗外饭店的红色招牌。在有些时候,拾园其实觉得那些人挺可悲的,虽然说现在的时代确实是一场梦与梦的较量,但是那个梦真的太美好也太不切实际了。
  


  拾园想起之前在那个人之前被自己亲□□毙的一个□□变节者,他和他聊过的,变节者说他很后悔,舍弃了自己的所有,但是还是没有看到希望,他现在回头再看看,也觉得太不现实了。拾园自己本想放了那个变节者,毕竟他也没什么用处了,况且也挺可悲的,但是上面的意思是为了保证拾园在内部继续寻找内鬼,避免暴露,所以还是把那个变节者杀了,让拾园无法接受的是为了保证自己不会被染成红色,每次杀□□的脏活都是他来干。
  


  杀人倒是无所谓,但是杀中国人,他接受不了。


  
  一切的计划都是为了保证自己为党国效力,其实拾园自己觉得很对不起良心。他要了一杯高度数的红酒,蜷缩在一个角落里,他觉得只有黑暗才可以掩盖他原本很孩子气的内心。白天的时候,他要装成十分冷淡的官人模样,或许只有晚上他才可以稍加放松。


  他好久都没有这么孤独过了,在前线他没有喘息的时间,他肩上是整整一个师的士兵的脑袋,而现在对于他而言倒是一无所有。他轻轻地沾了口酒,红酒微苦微酸的味道让他感觉有点像泪水,拾园犹豫了一下还是摇摇晃晃地放下了杯子。他如释重负地抬起头来,却看见一个高个子的男子走来过来。
  


  来的那个人叫周涧,上海保密局谜一样存在的人,他早就知道一个代号拾园的特工要来,但他绝对没有想到自己对面这个年纪轻轻甚至有点娘气的男子竟然是拾园。他朝拾园走来完全是因为拾园长得有些过分清秀---甚至说成功地吸引了他。周涧经常来这家酒吧,几乎每天下班都会来,但主要也是为了这家酒吧的老板娘,他们两个确实有着不为人知的关系。


  
  “你好,介意我坐在你对面吗?”周涧笑笑,露出一排白净的牙齿。拾园懒懒散散地看了他一眼,微微地点了点头示意他坐下。“失恋了?”周涧身子向前探了探,眼睛没有离开拾园的脸,拾园被盯得有点发毛,尴尬地看了看四周:“您认错人了吧。”“第一次来吧,”周涧巧妙地撇开了话题但脸上的笑意却更浓了:“我叫周涧,你呢?”“我?哼……”拾园冷笑了一下:“薛寒柳。”其实也没什么人知道拾园的真实姓名,不是他自己刻意隐蔽,而是名字真的没有几个人记住。拾园去看对方的表情,发现还是蛮微妙的。


  
  周涧若有所思地坐在拾园对面,细细品味这这个“薛寒柳”的名字。他听过那么一个人提起过这个名字,至于为什么提起,周涧不记得了,但他依然记得那个人的模样---可以说永远也忘不了。“你认识君倾?”周涧无意询问,但拾园心头一震:云君倾。
  


  拾园摇摇头:“不认识。”拾园的声音有些沙哑,他抬眼小心翼翼地看向周涧。


  
  周涧翘起二郎腿,一手的胳膊肘支在桌子上优优雅雅地喝了口玻璃杯中被灯光染得发橙的伏特加。拾园一眼就看出周涧杯中的是伏特加,拾园以前和云君倾谈论过关于伏特加的问题。


上一篇:拾园大纲

排序: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