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无形,但有忆

清纪 发表于 2个月前

日本动漫看多了,大多会有种治愈的感觉,但是我写风,写的风格不要是治愈的风,而是那种真的会让人回忆起东西的风。

 

模糊的记忆里没有风,只有站在风里的我。我靠在栏杆上,冰凉的金属质感透进我的手指,眼睛所望的已经记不清了,只是那不在记忆里的风中杂者烧烤摊那烧成灰烬的煤炭味道和微冷土壤的味道。奈何在这个平常的小城镇没有海。

 

都说往事如烟,随风而去。但是记忆何尝不如风,随风而来。烟这种东西,总是给我一种有形的感觉,用它来比喻记忆,实在是太不恰当了。

 

我常常以为,风也有它自己的记忆,它的记忆,或许由每个人的记忆构成。风吹过,你想起了什么,是你的记忆,也是风告诉你的它的记忆。

 

我抬头,看着昏暗的天空中飘忽着的云,看着云层中夹带着的会闪闪发光的风筝,忽而想起了自己的第一个风筝,虽然我从来没有放过风筝。

 

在风里的记忆飘忽不定,就像风本身也忽急忽缓。

 

风吹散云彩,却带不走一片,我吹散记忆,却留不下一件。

 

我站在风中,任凭风将我薄薄的衬衫充满,恍恍惚惚,仿佛一瞬间我就将随风而去。风轻划我的身体,就像灵空般将我吹透。我常觉得自己是陆上的水母,飘飘忽忽,轻盈无比。

 

记忆像风。


上一篇:皈依

排序:
加载中...

“喝茶当于瓦屋之窗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尘梦。”——只此一句就可想见全书风格。 书名《吃肉》,想必一方面是让读者看了书名就知道内容一定是关于“口腹之欲”的(
165    0    0    0   

闲来,听了【皈依】那曲,又想起什么,或是旧时那不堪回首的痴心,或是某个文篇中泪流满满的痴情,实在是记不清了。我不懂佛学,但是我懂情。人间多情,也非只是佛依可使有情人难许缘,有太多,熟悉的情愫,哪怕是听
40    2    1    0   

我努力回忆,试着想起来从什么时候开始,总留连于车窗外的风和景。从小多病的我,童年不是在诊所待着就是在母亲携同下去往各地求医的路上。我总是在中巴车上挑一个靠窗的位子,把脑袋搭在半开的窗户上,不管是看到崖
18    2    2    0   

先生,走好!
48    0    0    0   

母亲说想去院子里收拾收拾了,经过了这个让人闷得有些发霉的寒假,也是时候收拾收拾了。起来后走在院子里,这个属于真正北方的院子里,遗落了整整一个冬天的犹如记忆一般的枯叶,无情有情在风的吹动下单调地响着,去
34    0    1    0   

人生就是不停的思考。 关于如何活着 这5本哲学散文集有话要说 01《巴黎的忧郁》 波德莱尔 豆瓣评分:8.3(1882人评价) 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曾说,“人生不如一句波德莱尔。” 因为波德莱尔对生活的
43    0    0    0   

喧嚣尘世,如何让心灵回归沉静质朴 5本散文,透过书中的每一篇文章 都能够看到作者温情 动人乃至最为美好的一面 今天,让我们沉迷书海 一起看大师们如何用文字直击我们的灵魂 本期书单:散文篇 《阿勒泰的角
40    0    0    0   

优美散文书单:那些年我们看过的名家散文《食事》作者:汪曾祺语录摘抄:1、黄油饼是甜的,混着的眼泪是咸的。就像人生,往往交织着复杂而美好的味道。2、我很想喝一碗故乡的咸菜茨菇汤。我想念家乡的雪。3、有些
29    0    0    0   

严辰是浙人,对于北平填鸭之倾倒,可谓情见乎词。 北平烧鸭,除了专门卖鸭的餐馆如全聚德之外,是由便宜坊(即酱肘子铺)发售的。 在家里,打一个电话,宝华春就会派一个小利巴,用保温的铅铁桶送来…
25    0    0    0   

这是张爱玲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初载1950.4.25至1951.2.11《亦报》,题为《十八春》,1951年11月由上海亦报社出版单行本;后经张爱玲改写,以《惘然记》为题连载于1967年2月至7月《皇冠》…
22    0    0    0   

动物的生活本有自然的调节,中国在千年以前文化发达,一时颇有臻于灵肉一致之象,后来为禁欲思想所战胜,变成现在这样的生活,无自由,无节制,一切在礼教的面具底下实行迫压与放恣,实在所谓礼者早已消灭无存了。…
19    0    0    0   

他写朱光潜先生上课,“讲一口带安徽味的蓝青官话”,而且“讲课从来不看学生”,完全不是中规中矩的先生模样,但一堂课“却没有废话,每一句话都清清楚楚”,让人在课上收获颇丰,还能听得有滋有味。 比如他在燕…
17    0    0    0   

“在穿过林间的时候,我觉得麻雀的死亡给我一些启示,我们虽然在尘网中生活,但永远不要失去想飞的心,不要忘记飞翔的姿势。” 清欢是生命的减法,在我们舍弃了世俗的追逐和欲望的捆绑,回到最单纯的欢喜,是生命里…
16    0    0    0   

在别处说过,我的“忆的路”是“平如砥”“直如矢”的;我永远不曾有过惊心动魄的生活,即使在别人想来最风华的少年时代。 真正有自己的话要说的是不多的几个人;因为真正一面生活一面吟味那生活的只有不多…
15    0    0    0   

说一个人是诚实的君子或诈伪的小人,是就他的行迹总算帐。 态度不一定反映出品性来;一个诚实的朋友到了不得已的时候,也会撒个谎什么的。 一般人似乎将品性和态度混为一谈,年轻人也如…
14    0    0    0   

吴氏如此尖酸刻薄,绝非狂妄自大,不知深浅,而是凭借个人的创作体验,设置了更高的标准来加以衡量。他不仅严于律人,更能严于律己,并没有厚此薄彼之分。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