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凉微凉是春绸

清纪 发表于 10个月前

母亲说想去院子里收拾收拾了,经过了这个让人闷得有些发霉的寒假,也是时候收拾收拾了。

 

起来后走在院子里,这个属于真正北方的院子里,遗落了整整一个冬天的犹如记忆一般的枯叶,无情有情在风的吹动下单调地响着,去年院子失火后一切似乎都更加萧条了,一览无余的枯黄,与这步入初春的风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我倒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从小学到现在,我似乎也要将这个院子给遗忘了,仓促的生活就像这一个又一个急急忙忙的春夏秋冬,单调的如枯叶簌簌而响般的声音。这仿佛是一个没落了的祭坛,又仿佛只是战乱中的一个普通宅院,夕阳里瑟瑟的冷风没有带走一片云彩---就像没有带走我的一点愁思。

 

倒是带来了愁思呵,或许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若不是我日渐学业繁忙,母亲也不至于丢下自己心爱的院子远去学习,好来应职替我赚出一份补课费。

 

院子的失火时意料之外,母亲匆匆赶回后冠状病毒紧接着开始蔓延。

 

在我们这个小小的,平淡无奇的小城市里,其实挺安全的,于此也是因祸得福。

 

看着墙外肆意枝丫的樱桃树,初春还不是张叶的时候,提着剪子的我多多少少还是不忍的。新抽出来高高昂昂直冲高处的新枝上还带着暗红色的芽孢,枝杈表面还裹着细细绒绒的绒毛,手指所掠好像皮肤。

 

初春的夕阳有些刺眼,初春的风也有点冷。

 

但我还是抬起了剪子,所谓“爱的割舍”我还是赞同的。樱桃树的枝子很软、很有韧性,剪起来一点也不费力,剪下来的枝子堆在一边,和细碎的狗尾巴草去年的叶子掺杂在一起,思绪乱乱的,就像他们一样。

 

其实有些时候真的不知道自己在愁什么,都说愁是闲出来的,但是这份愁,我喜欢。

 

我没有绝世倾城的好文笔,写不出荡若古今的诗词名篇,更写不出仿佛就应该在这样的季节里回忆故人的翩翩歌词。

 

我,五音不全,更不会唱歌啊。但是我爱,爱这份对于每个人而言真正人人平等的自然馈赠。那份说不清,甚至害怕说出来就会变了味道的爱意,悄悄地湿润了我的眼睛。

 

支离破碎的阳光还在闪耀,无形有情的微风还在吹着。

 

回想起这个陪了我这么久的地方,回想起那么多相遇相别匆匆无情的人,嘴角竟然微微上扬。生命如此,何必感叹爱你的人那么少,匆匆走过,也未尝没有留下一片不错的回忆。有些人会离开,或许因为不得已的分别,可是就算再怎么破败,就像这个院子,默默遗忘---忘记去面对,但是来年回首,眼眸所掠,依旧是挚爱啊。

 

看过了冷冷暖暖,只是担心一个转身把你遗忘在冬风里。还好有缘,就像我和这个院子,再次遇见,想起彼此。

 

就像我的这份爱,小小的也悄悄的,在瑟骨的北方春风里,在岁岁年年的光阴里,眼睛里也都是母亲的样子。

 

说我春愁,倒不如说春绸,真的啊,这个寒假过去,春天快到了呢。


下一篇:皈依

排序: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