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肮胀的文明

帮宝适 发表于 11个月前

  “醒醒,快醒醒。”

  我耳边传来一阵悦耳的女声,将我从昏睡中唤醒。

  我睁开双眼,一个模样清秀的女人,正半抱着我,摇晃着我的身体,一口好听的普通话,让我激动起来。

  我挣扎着想要站立起来,之前老者在我耳边的一声暴喝,现在仍然让我昏昏沉沉。

  我打量了一会儿眼前的这个女人,黑色的长发,小巧的鼻梁,弯弯的柳叶眉,一副标准的东方女性面容。

  我激动得问道:“我这是回到人类社会了吗?你是?”

  女人眼神黯然,抿了抿嘴唇,低声说道:“不,我们仍然在地心世界。”

  她叹了一口气,然后强挤出一丝笑容,向我伸出手:“您好,我叫方婷,北京人,被带到这里半年了。”

  我跟北方人打过很多次交道,他们喜欢用“您”来称呼对方,这是一种表示尊重的方式。

  我很久没有跟姑娘握手了,不禁脸红耳赤:“你好,我叫刘云,成都的。”

  方婷倒是落落大方,说道:“大长老让我守着您,等您醒了,就带去见他。”

  “大长老?”我回想昏睡前的最后一幕,:“就是那位拿着木杖的老者?”

  方婷仔细的打量了我一会儿,确认我能独立行走,招手示意我跟上她,转身便走。

  方婷的长裙已经失去了原来的光泽,看起来已经十分破旧,裸露在外的肌肤已经看不清颜色,我问她:“方婷,你能告诉我现在是怎么回事吗?”

  方婷回答:“一切都只有见到大长老,他才能告诉您答案。我只是大长老让来叫醒您的,也许是因为我们都是中国人,可以让您安安心吧。”

  “等等,我的朋友呢?”我突然想到张向,连忙问道。

  “大长老说,他的脑部已经被主脑的小程序,消耗了太多精力,虽然小程序已经被大长老的精神力所压制,但是想要醒来,恐怕还得等上一段时间。”

  我跟着方婷走了一小会儿,来到一处石洞前。方婷对我说:“到了,大长老在里面等您。”说完,便转身离开。

  在这地心世界,能遇到同种同族的中国人,我此时竟然有种舍不得离开方婷的感觉,仿佛在她这儿,我才能得到一些安全感。

  我问道:“方婷,你去哪儿?”

  方婷停下脚步,没转过身,突然无比怨恨地咒骂道:“还能干什么?我还得去给该死的地心人挖矿。挖不到他们的矿,他们就不给我们食物,我就得饿死在这里。”

  她突然哭泣起来,呜咽着说:“我不想死啊,我才20岁,我还没谈过恋爱,没结过婚,没生过孩子,我想我的爸爸妈妈,爸爸妈妈找不到我,应该急死了。”

  她蹲下身子,坐在地面上,双手抱住小腿,无助的哭起来。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我向往着地心文明而来,却不曾想到见识到其肮脏丑陋的一面。也许我和张向最后的下场也会像方婷一样吧。

  我转头望向方婷口中的大长老的洞穴,洞口就放着我们带来的包。我突然想起什么,快步走向前去,将包里的食物全部翻出来,递给方婷。

  小姑娘看着我手里的食物,眼神中闪现出一丝神采,突然间又大哭道:“面包,牛肉干,还有火腿肠,我好想念这些味道。”

  我将这些食物全部推给方婷,转身走进大长老的洞穴。

  大长老的洞穴,不大,估计也就能容纳个七八个人,洞里竟然也有亮光,我吃惊地看着洞顶:“倒悬藤?”

  大长老盘地而坐,点点头,道:“看来那个程序还告诉了你不少关于地心世界的事情。”

  张向就躺在大长老身后的一张石床上,一动不动。我紧张地望向大长老。

  大长老想站起身来,十分吃力,我赶紧上前扶住他。

  大长老叹息一声,说道:“老了,这精力确实比不上年轻的时候了,压制一个主脑的傀儡都如此伤元气。别担心,你的朋友没事,只是被我们的精神力波及到了,休息一阵就能缓过来。”

  我默默的点点头,转头看了看沉睡中的张向,说道:“我不知道从何问起,我心里太多太多问题了。”

  大长老叹了一口气,说到:“扶我到外面去。”

  我搀着大长老的手臂,带着他慢慢的挪到洞穴之外。此时的大长老,哪里还有之前那一声怒吼的威势,倒是像一位风烛残年的老大爷。

  大长老喘了口气,说道:“刚才的方婷你认识了,多么可爱的小姑娘,半年前被地心人掳到这里的。我们这里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情况。我20岁那年,正是意气风发,却被地心人给掳到这里,整整50年了。”

  大长老说完,指了指一面岩壁,上面麻麻地刻满了大大的“正”字,有的“正”字附近,刻着中文的、英文的、阿拉伯文的名字,还有很多字体我根本不认识。

  “3623个“正”字,而每一个名字都代表每个人来到这里的时间,有的已经死去,有的仍然毫无指望的活着。地底暗无天日,自然没有昼夜交替。我当年一边干活,一边悄悄的做了个沙漏。”大长老理开长袍,露出手里的一块腕表:“我就是靠它做好的沙漏。虽然早已不走字了,我仍然留着它,这是我女朋友送我的。要是没有这番劫难,恐怕我孙女也是方婷这般大了。”

  大长老突然自嘲起来:“实在对不起了,这人一老啊,总是废话太多。”

  他用手指指上面,说道:“我们是在上面把你抢下来了。”

  我回想起还在石像时,B哥指给我看到的无数深坑,问道:“我们现在在深坑里?这里是干什么的?”

  大长老苦笑一番,回答道:“这里是地心人的矿区。我们所有人,都是被抓来挖矿的,这里只有一个职业,矿工。”

  “跟我来。”大长老带我向前行了数十步:“看看下面。”

  我低下头看去,在我脚下,有一个方圆1千米左右的大坑,坑里几百号人正在埋头苦干,有的挥舞铁锹,有的埋头拾捡,更令人惊奇的是,居然有很多恐龙正在跟人类一起劳动。

  大长老道:“震惊吗?地心人依靠他们的先进的基因技术,复活了亿万年前的恐龙,并且删除了它们的狂暴基因。地心人认为,凭借恐龙完美的肉体力量,加上人类有效的组织能力,才能完成矿石收集任务,供他们使用。你看看,这些经过我们调教的恐龙像不像我们人类社会里的牛马一样能干?”

  我看向大长老所指,两只体型巨大的霸王龙,一前一后,各自拉着满满两筐的矿石,顺着斜坡朝坑外走。矿石的重量看来相当惊人,即便是曾经地球上最恐怖强横的远古霸主,如今也被折磨得口吐白沫,不停喷着粗气,绳子在它肉体上勒出的血痕清晰可见,强壮的后腿微微打颤。原本该挺拔的身躯,已经快佝偻到地面,才能将矿车缓缓拉动。

  后面的那只体型较小的霸王龙,突然悲啸一声,扑倒在地,它的头部狠狠的撞在地面,坚韧的绳索也承受不了这突然的变故,从中断裂,身后的矿车随之侧翻,矿石散落一地。

  正在劳作的其它人纷纷抬起头,他们围向这只倒地的霸王龙,却无人上前救治,只是默默地看着。受伤的霸王龙在众目睽睽下,不停地哀嚎,翻滚。片刻之后,它双腿一蹬,渐渐再无气息。当周围的围观者确认它已经气绝身亡时,纷纷望向大长老。我在人群中的目光里竟然看到各种情绪掺杂其中,伤心、愤怒,竟然还有欣喜?!

  大长老叹息一声,挥了挥手,立即有几个较为强壮的男人快步上前,拿出随身的铁钎,开始将死亡的霸王龙分尸。

  我吃惊问道:“这是要干嘛?”

  未等大长老回答,我瞬间明白过来,这是打算分而食之啊。

  我沉默了,突然感到阵阵悲哀。B哥那“高等文明奴役低等文明”的言论犹然在耳,这一刻的人类,却摇身一变,从低等文明又变回了高等文明,正在无耻的压榨霸王龙的最后一丝价值。人类自己都这样,还有什么资格去抗议地心人现在的所作所为?霸王龙是工具,人类也是工具,也许再放大文明等级,玩弄我们于股掌之中的地心人,也未必不是其它更先进文明的工具?

  我离奇的愤怒,迅速向下面的那群人冲了过去。

  几个高大强壮的白种人已经跳到尸体上,用铁钎在霸王龙各个部位不停的使力,血液已经流了一地,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仿佛让他们兴奋过度,双眼变得通红,加上满脸被溅上的血渍,显得格外狰狞。

  我冲到人群之中,一拳挥向离我最近的那位正在分解霸王龙的白人。突然的袭击让他猝不及防,应声倒地。我抢过他手里的铁钎,奋力扔向远处,然后怒声喝斥:“你们的人性呢?这头霸王龙已经死了!它已经死了!它们是跟人类一样,被这该死的地星文明奴役的!它为你们承担了如此沉重的体力工作,是为你们而死的!你们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被我击中的白人男子从地上爬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从其它同伴手里抢过铁钎,就要上前向我报复。

  相比高大强壮的白人男子,我的身高臂长力量都全面处于劣势,围观的人群也没有被我刚才一番慷慨言语所感化,全都无动于衷,反而挥舞着手里的工具,帮白人男子助威。

  我赤手空拳,被手持铁钎的白人男子一步步的逼近,即将退无可退。

  人群中此时冲出一人,伸开双臂将我护住:“享利,不能伤害他,他是好人。“我定睛一看,原来是刚刚认识的方婷。此时,她竟然勇敢地站了出来,为我说话。

  名叫亨利的白人男子不为所动,狞笑着挥动铁钎,准备向我刺来。

  眼看这里即将上演同类相残的悲剧,大长老已经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我们之间,厉声喝道:“住手,不准伤人!“

  明显大长老在这里说话还是很管用,亨利狠狠瞪了我一眼,气呼呼地扔掉铁钎,指了指自己嘴角,吐出一口血沫。

  大长老说道:“亨利,待会儿你把我的那份也领去吧。他是我们的客人,是我没告诉他我们这里的规矩,你如果还有气就冲我撒吧。“

  亨利连连摆手,勉强挤出一丝微笑,示意不再生气。

  大长老摇摇头,叹了口气,转身带我离开。我看了看方婷,感激地冲她点点头,说道:“谢谢!”



排序: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