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再次遇袭

帮宝适 发表于 11个月前

  我们继续沿着入城通道的残留痕迹走着,B哥经过刚才跟恶龙的一翻战斗,明显已经体力透支,我接过他手里的工兵铲,学着他刚才帅气的模样挥舞了几下,便进入开路状态。B哥则在我身后观察地型,时不时的指引我前进的方向。

  这活儿真不是人干的,密密麻麻的树林已经基本覆盖了原来的通道痕迹,干掉那些张牙舞爪的树杈相当费力。还好我平时还注意锻炼,不过即便这样,也累得我哼哧哼哧,走了没多久,便要求停下来休息休息,补充一下体力。

  从背包里取出面包和矿泉水,我们席地而坐,将进食速度进行的很快,基本是一口面包一口水,连咀嚼的过程都省了。

  我趁着这空隙,心有余悸:“我一直以为刚才那二位爷都是我们先人凭空想像的,哪里知道居然是真的存在。太厉害了,这趟真没白来,连这也能见识到。”

  B哥说道:“华夏族,喜欢记其形,夸其神,往往记录了真实的形态,而神话了其能力。就像龙这种远古水陆两栖生物而言,刚刚你也看到了,哪里会腾云驾雾,只是由于身体结构特殊,常常缠绕在树林之端寻找猎物,再凭借出色的弹跳能力,进行突然袭击。再说其呼风唤雨的本事,也只因为是它生性喜水,常常在雨天出没而已。”

  “这个我倒是了解过,中国历史上,基本每朝每代都有关于龙的记载,从夏朝开始,就有很多文字记录,一直到20世纪初的营口坠龙事件,甚至近些年零零碎碎都有一些传言产生,我还一直以为是被人杜撰出来的。这样说来,它们都是从地底世界逃出去的吗?”

  “地心世界里,通向地面的暗道数不胜数,有龙偶然能通过其中,到达地面,也不足为奇。反而,像凤凰这种大型飞鸟,通过暗道的能力就差得多,所以你们基本只有龙的记载,而凤凰却没有过类似记录。”

  B哥继续说道:“仅仅是在中国的文化中就有太阳鸟、毕方、大鹏、凤凰等记载,其实都是一种鸟类,只是由于当时各地文化发展有限,且信息传递闭塞,加上各地域称呼方式的不同,何况它们往往只是出现在天空中时,才能被人类所发现,更加难以辨别。而当人类文明发展到有能力的时候,它们却已经被全部带进了地心世界。所以,你们的文化当中就存在现在这样对一种鸟类有着五花八门的命名情况了。其实只要认真对食物链的构造分析,就会知道,在塔顶的顶级生物,往往只有一两种,像现在的地表,兽类只有狮虎两种猛兽存在,而且各自在不同的地域。再举例说明吧,你们那儿有三星堆文明,他们崇拜的是谁?“

  这我知道,答道:”太阳神鸟。“

  B哥就问我:”那人类中有一句话,凤凰盘涅,浴火重生,也往往将凤凰称为火凤凰,你现在明白了吗?“

  我恍然大悟:”那太阳神鸟其实也就是火凤凰吧,太阳对应火,神鸟对应凤凰。“

  地心文明看待人类社会完全就是上帝视角啊,原来一些神秘的事情,经B哥一解释,豁然明朗。

  短暂的休息后,我们继续前行。B哥这时体力也有所好转,偶尔还能爬上高高的树顶,辨别更好的前进路线。林间偶尔还能看到一些鸟儿穿梭其间,我甚至还看到有两只猴子挂在树枝上对着我们吱吱乱叫,似乎在对我们破坏它的地盘发出抗议。

  我挥舞手中的工兵铲,劈开挡道的树枝,突然想到一些事情,问道:“B哥,我从来不相信鬼神之说。但是现在我猜想,人类口中的地狱,跟地心文明是不是有关系?”

  B哥这时笑了:“神,可以存在,也可以说他是不存在的。就个体而言,力量是核心,成年的人你可以掌握一个两三岁小孩子的喜怒哀乐,甚至决定他的生死,对这个小孩来说,你就是神。就文明而言,科技是核心,一百多年前的人类还只能骑马坐船前行,而今天却能飞机,高铁,宇宙飞船,对那时的人类而言,这一日千里,一日万里的高度科技也是神。关于地狱的传说,两千多年前,人类已经拥有了一定探索地底的能力,虽然很少,但是仍然有可能误入地心世界。所以我们设定的计划,在人类社会传播地狱这恐怖的存在,以阻止人类探索地底文明。恐惧往往也能解决一些问题。”

  “既然阻止人类探索,为何又要邀请我们?”我问道。

  B哥回答:“阻止是为了有计划的邀请,我们有自己的打算。至于为什么,我的资料库里并没有这段的有关讯息,这些是核心机密,只有主脑和议会的长老知道答案。”

  张向提到的议会和长老,让我想成以前课堂学过的世界历史中,古罗马的执政官和议会制度,难道也是从地心的制度继承而来?

  为了节约时间和体力,我便没有再跟B哥请教我心中的疑惑。

  就这样走了小半天,头顶的亮光稍稍暗淡下来,森林里的树林也稀疏起来。B哥望了望头顶,说道:“看来我们已经快走出森林了,这里的倒悬藤越来越少。再越过前面的那道地脊,便能看到我们的目的地了。”

  我望向远处,他说的地脊,在我看来就是一小山坡,上面矗立的两座石像引起了我的注意。我问道:“他们是谁?”

  B哥答道:“这就是里先生,以及我们伟大的前任首领,科莫多十三世,地心世界就是在他二位先贤通力合作之下创造的。对于人类来说,他们就是创世神,正因为有了他们的转入地心和扶持新文明的决定,才会有人类文明的出现。”

  再走了一会儿,我们终于来到石像下面。

  我仔细端详两位地心文明先贤的模样,额头平扁,下颌圆滑,眼窝深凹而宽、鼻短而上扬,竟然和我在历史书中看到的智人相貌相同。

  我吃惊的看向B哥,他仿佛知道我的疑问,淡淡的说到:“这只是他们的躯壳,那时候的人类就长得这样。”

  我这时感到极其的愤怒:“就算是未开化的人类,也不能这样被你们当成一件衣服吧?”

  B哥没有再看我,仍然波澜不惊得回答:“能成为伟大先贤的皮囊,这是他们的荣耀。不过你也应该感到庆幸,现任首领科莫多十四世已经在一万多年前,制定了《地球人类保护法》,原则上只有长老级别以上的很少地心人,才能使用完整健康的人类躯体。”

  B哥继续说道:“你完全不必展现出愤怒这种负面情绪。这就是高级文明对低级文明的控制、支配。你们人类不也是这样对待地球上的其它生物吗?用它们的皮毛,吃他们的血肉?”

  我突然感到手脚冰冷,口中仍然争辩道:“可是,可是人类怎么说也是一种已经高度发展的文明了,我们之间应该是能够对话且平等的两种文明······”

  “文明与文明之间,没有平等的说法,只有强弱高下之分。这是宇宙法则。不说别的,就拿欧洲几个国家来说,拥有无数的殖民地,他们在占领和开发当地的时候,置原住民于何处?”B哥毫不留情地打断我。

  我突然感到厌倦,我不想再继续这样的旅行了。我对B哥的话无从反驳,但是不代表我不想通过拒绝的方式表达我的不满。

  B哥指了指前方,隐约看到一座巨大的城市,悬浮在地面之上。

  他继续说道:“很遗憾让你有一些不愉快的感受。我的任务就是将你安全地带到地心之城。如果你允许,我可以删除你和张向的这段记忆。”

  我颓然低头,这段记忆在与不在,也无法改变B哥口中所说的人类被地心文明控制并奴役的现状。

  我们站在山坡上,B哥用手指了指:“看到我们脚下到地心之城之间,有无数的深坑了吗?我们现在已经凭肉体已经无法穿越了,下面很危险。我现在发出信号,稍后就会有飞船来接我们的。”

  “不用麻烦了。“一个陌生的声音让我大吃一惊,”你的波段已经被我们解析完成,并且屏蔽了,主脑已经接不到你发出的任何信息了。”说话间,石像背后转出来几个人,为首是一位老者,白发白须,披着一件褴褛的长袍,手持木杖,木杖顶部镶嵌了一颗红色的石头,缓缓朝我们走了过来。

  “B-211,很遗憾,你和你邀请的旅行者,已经被捕获了。”

  说完,老者走到我们的面前,突然闭上眼睛,气沉丹田,口中大声念道:“咄!”

  我眼前一黑,渐渐陷入晕迷,在这之前,我隐约看到B哥在剧烈挣扎······



排序: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