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龙争凤斗

帮宝适 发表于 11个月前

  我们沿着地面残留的痕迹向前走去,B哥提着工兵铲,在前面走开路。

  我默默地打量着这个地心世界,却是一眼忘不到边,遥远处黑暗一片,不知道要走多久才是岩壁,只有头顶高处一些裸露的岩体,还能证明我们确实正行走在地底。岩顶的倒悬藤,一片一片的,似火焰翻滚,煞是壮观。地面还有条蜿蜒的小河,水流潺潺,不知去向何处。一匹壮硕的野马,带着小马驹正在河边饮水,看到我们渐渐靠近,也不见害怕之色,反而饶有兴趣的注视着我们。

  B哥一边挥着工兵铲砍去挡道的枝叶,一边说道:”这里的动物品种,大多是偶然间进入地心世界的,只有很少几种是当初我们移居地心时迁徙而来的。由于这里没有人为的环境破坏,他们的繁衍生息完全是自然法则之下,经过几万年的演变,才渐渐的形成了气候,并重新形成了地心世界的食物链。“

  “还挑选了品种?我还以为你们像诺亚方舟的传说那样,把所有的动物都带了一对。”

  B哥奇怪的望着我,说道:“为什么要把所有的动物都带走?我们只带走了那时候的人类还无法战胜的顶级掠食动物,但是一些次一级的猛兽,既能被人类战胜,却又能对人类形成一定威胁,从而促使人类自身进步的,像虎、豹、狮子这样的就留在了地面。就是在这样刻意形成的自然条件下,人类才有机会终于凭借自己,一步步走到现在地表食物链的顶端。”

  老虎、狮子这种百兽之王还只能叫次级猛兽?那是何等的存在才能在食物链中傲立其上?

  没等我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远处传来一声长啸,高亢无比,竟然震得我耳膜发疼。

  B哥脸色一变:“这怎么说什么来什么,准备趴下,当它靠近的时候,注意屏住呼吸,也许能躲一劫,它对死物不感兴趣。”

  在这里能让他紧张的东西,那肯定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到这里一趟,能见见几万年前的超级王者,如果能活着回去,那是够吹嘘一辈子的了。

  地心世界是没有什么风的,这里缺少大规模空气的对流,但是此时,我竟然听到眼前的树林在沙沙作响,不少的树叶随着这声长啸震落地下。刚才正在河边饮水的一大一小两只野马,在这声长啸以后,已经被吓得混身打颤,瘫倒在地不敢动弹。这是何等的威势。

  B哥望着眼前的树林抖动得越来越厉害,估计这玩意儿离我们越来越近,立刻将手向下虚按,低喝到:“趴下。不管怎么样都别动。”

  我依言躺下。咦,不对,B哥是让我趴下。正想转过身去,眼前的树林里已经露出一个硕大的脑袋,鹿角驼头、牛耳兔眼,我大吃一惊,这不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图腾“龙”么,原来它是真实存在的?

  龙此时用它的躯干蛇盘在最粗大的一颗树干上,看着我们,躯干游走过的地方,不管粗细树枝,甚至树的表皮,全部哗哗的落向地面。

  B哥这时已经趴得好好的,小声提醒我:“别看了,尽量不要呼吸,将它引过来就麻烦了。”

  我连忙闭上眼睛,屏气凝神。好家伙,这大嘴巴,估计一个我都不够塞的。自称无神论者的我,开始心里默默祈祷满天神佛保佑,还暗自说道:“龙大爷,龙爸爸,我是中国人,是龙的子孙啊,我们不能骨肉相残啊!”

  地面剧烈一震,我估摸大概里氏三四级左右,应该是龙大爷从树上跳了下来。我不敢睁眼,但是已经感觉它朝我过来了。

  看来这条龙不姓刘了,姓张也行啊,你家子孙正在那边趴着呢,你还不赶紧过去亲热亲热?

  此时,我脸上已经感到一阵阵湿润。大爷啊,你可千万一定是看到你孙子激动流下的泪水,而不是看到包子流下的口水啊。

  心想事不成,这位龙大爷看来对我十分感兴趣,它的嘴巴就一直我头上拱来拱去。我心里暗暗骂道:“拱就拱呗,我还能忍着,你老还得用胡须挠我痒痒干啥?”

  龙须已经在我鼻孔周围扫来扫去,我再也忍不住了,打了个大喷嚏,看来也把我大爷给吓了一跳,蜷回身体后,血红的眼神自上而下怒视着我,看来被我这惊天喷嚏抹了满脸口水,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已经龙颜大怒。片刻之后,龙大爷已经张开血盆大口向我袭来,这牙齿闪闪亮的,跟钢钎似的,这要被一口咬上,我还能剩点骨头渣子就万幸了。

  我就地一个驴打滚,避开龙大爷想跟我的亲密接触。

  一击不成,龙大爷更是万分恼怒,长啸一声,震得我惊慌失措,全然忘了逃跑。眼看我这小命将要不保。B哥这时一翻身,站了起来,手里的工兵铲一挥,刚好砍在龙大爷的嘴巴上,划出一道大伤口。

  这下我大爷不干了,丢下我直扑B哥而去,B哥挥舞着工兵铲,朝我大声吼道:“带上手电,朝倒悬藤多的地方跑,那里也许有救我们的机会。”

  我退开几步,看向B哥:“我这时逃跑不好吧,多丢人,你一个人勇斗恶龙,我却抛弃兄弟,以后传出去还怎么说你是我罩的?”

  B哥看来被我惹火了:“放屁,我还能应付一阵。你赶紧跑到空旷的地方,把手电打开,朝倒悬藤多的地方晃,那玩意儿喜欢这调调。”

  我深情的望向B哥,实在啊,知道心疼我,只见B哥一招老树盘根,紧接着一招猴子偷桃,将恶龙逼得连连后退。我突然羡慕起张向来,看来脑部未开发的部份被激活了,这不光是智力上升,连武力值也是无限上飙啊。我真想在此时此刻,给他绣上一面锦旗,上书四个大字“智勇双全”。

  我赶紧将背包打开,取出手电。这四周都是高大的树木,密密麻麻的树叶遮住了光线,这小手电的光也照不上去啊。

  B哥又朝我喊道:“白痴啊,树林里能照个屁,朝河边跑,那里树少,视野开阔点。”

  我扔下背包,边跑边调整角度,用手电射出的光柱,朝能见着倒悬藤的地方扫去。这样扫了几处,也没见半点反应。

  B哥,这时已经将独孤九铲练得如火纯青,居然还能忙里偷闲,右手持铲,跟恶龙斗得难分难解,左手表演单手开包,将他那儿的那个手电给我扔了过来:“两个一起上,我就不信这么背,这么多倒悬藤,居然没有那玩意儿?”

  那玩意儿是哪玩意儿?这里还有东西能制服暴躁的我大爷?

  河水微凉,幸好不深,我还能在河中间闪转腾挪,寻找最佳角度,朝头顶的倒悬藤密集处晃去。

  这RPG游戏也不是这样玩儿的啊,剧情不是应该都是先出来打打小怪,升升级吗?怎么我们一出场就遇到大BOSS了?就算B哥是人民帀玩家,可现在等级也低了,还没练成剑仙之体,光凭凡体肉胎怎么应付得了,他慢慢的已经开始体力不支,险象环生,几次差点被我大爷掀翻在地。

  正在我准备丢下手电,去勇斗恶龙,头顶传来一声宏亮的鸟啼。

  我抬头一看,一只火红的巨鸟朝我俯冲而来,我K,这是传说中的火凤凰一辉???

  我又一次呆住了,这短短几分钟,让我欢喜让我忧,以前我确实见过龙凤胎,现在活生生的两种生物都被我遇见了。算了算了,我又不是圣斗士星矢,斗不了火凤凰,此身得丧其口,也算物超所值了。

  B哥也发现了我这里的变化,闪过龙爪一击,朝我喊到:“扔过来。”

  我脑子不笨,瞬间就明白B哥的意思。我把手电一左一右,同时朝我大爷扔去。它一口将手电含住 ,这小手电哪里是它的对手,立马化作渣进入龙腹。

  大鸟眼见恶龙将手电吞掉,光柱瞬间消失,顿时全身羽毛倒立,看样子愤怒之极,一声清啼,朝恶龙冲去,锋利的爪子,再带上高速俯冲的力道,不仅在恶龙的头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爪痕,还直接将其掀了个底朝天。

  我家图腾我大爷,被我们崇拜了几千年,那实力也不是吃素的,借着翻滚之际,反身一口咬住大鸟腿部。纠缠之时,两只巨型猛兽也吃不消大鸟下降的万钧力道,一起跌落在树林之中,这几个起落,逢林树倒,遇岩石开。

  我看向B哥,紧张得先问他:“有事没?”

  B哥摇摇头,我激动了:“废话,我当然知道你没事了,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我是问张向哥们有事没。”

  张向这时说话了:“唉哟,唉哟,我腿断了,我腰断了,我小弟弟也断了,以后还咋找媳妇儿啊?”

  能在这时还保持幽默的革命本色,看来张向也没啥事。

  我害羞得看向B哥:“B哥,我刚才有一点小激动,你不介意吧?”

  B哥摇摇头,说道:“这俩超级生物,就是你们人类传说中的龙和凤,就是由于他们过于凶狠,人类根本没法应付,远在地心移民时代起,它们就被迁徙到地心世界的。赶紧走吧,趁它们现在恶斗不休。等分出胜负来了,没我们的好果子吃。”

  弯腰捡起地下的包,没顾得上背上,我们提着就快跑离开。

  这时,张向喊了一嗓子:“刘云,慢点,赶紧把手机拿出来给拍一张,这照片拿出去不得几个亿出手,还不带讲价的么。”

  这话言之有理,以后我们吹嘘也有真凭实据了。不光有经济价值,还有纪念意义。

  此时,我大爷已经缠住了大鸟,大鸟全然不惧,仗着尖爪利喙,仍然缠斗在一起。我正担心大鸟被恶龙这样缠住,那不得鸟命难保?却听见大鸟长啼一声,身子突然变小,振翅一飞,逃离了恶龙的纠缠。

  B哥说道:“别看了,大鸟在被缠住之前,会吸入大量气体,将身体膨胀,任由恶龙将它缠住。如果想逃,它会突然吐气,收缩身体,在还未再次被恶龙缠紧之际逃脱的。”

  这挺厉害的,我知道我们地面的猫斗蛇的时候,也会使用这缩骨大法。

  我正准备掏出手机拍下这历史性的一刻,B哥又说话了:“你们俩还要命不?你要不要做个实验,大鸟是喜欢跟恶龙斗,还是会被手机闪光所吸引?”

  我在内心作了一番快速而激烈的挣扎,这有钱还得有命花,赶紧揣上手机跟上B哥,一起离开这里,毕竟我还要留着小命回去吹牛呢。



排序: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