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外星遗址

帮宝适 发表于 11个月前

我的地心之旅

  经过警察临检的一场虚惊后,我们继续赶路,沿着国道315,路过海东、西宁,到达德令哈已经是凌晨四点过了。

  我问张向:“我们进城找个地方补充些装备吗?”

  张向摇头示意不用,说道:“不用了,后备箱那两大包,都准备好了食物和水,还有工兵铲,手电,一路我们都没动过,撑个三五天没问题。那就不浪费时间了,直达目的地。”

  继续在德小高速上行驶了三四十分钟后,便进入了县道,张向看了眼导航,便提醒我:“很快到了。前面就是姐妹湖,可鲁克和托素湖。”

  我回想在网上了解的一些情况,说:“是啊,奇怪的两个湖,一脉水系,却是咸淡各一,淡水湖可鲁湖生机盎然,咸水湖托素湖却一片死寂,无论是水源、地质结构都是一样的,按理不应该出现如此极致的反差。唯一不同的就是,托素湖底仍然有很多的铁管,会不会是那70%的不明物质引起的?”

  张向不置可否。

  离目的地越近,我俩其实也越紧张。

  再过了一会儿,张向停下车,说道:“没路了,走过去。”他指着前面一座小山:“那儿就是白公山了。”我有点惊讶得望了望他,看来是在兰州的时候,张向的功课做得相当充分,这哥们,可真是粗中有细啊。

  打开后备箱,我们一人背了个旅行包,他主动提了装盒子的背包,朝山边走去。

  这里凌晨非常冷,四周也异常安静,除了湖水拍打岩边的惊涛声,再无其它一丝响动。我抬头望了望天空,月光皎洁,繁星点点,我无心欣赏这城市再也看不到的美妙夜色,真TMD想仰天长问,是哪颗星星这么眷顾我啊。我恍惚了一下,发现张向却头也不回,已经走远,便快步跟上他。

  这样走了半小时,我们就来到了白公山下,这里的山其实都算不得什么山,准确的说,应该是雅丹地貌,都是不足百米的石堆。

  张向在前面,用手电晃了晃,我便看到一个三角形的洞口,这里应该就是了。这别致的三角形洞口,别无分号,我也喜欢游历大川名山,穿过无数的山洞,圆的,方的,可也就没见过这样齐整的三角形。

  张向站在我身前,望了洞口一会儿,轻叹一口气,说道:“终于到了。”我也颇有同感,这一路颠簸,马不停蹄,将近整整20个小时的旅途,就为了我这虚无缥缈的梦。张向接着说道:“给家里留个信吧。”

  我掏出手机,却发现没有一格信号,我苦笑着摇摇头,大西北无人区太多了,很多地方根本就没有基站,自然也没有信号,刚才就应该在德令哈的时候就给张叔发个短信之类的。

  张向指指洞口:“到那儿试试。”

  我一边看着手机的信号格,一边朝他指的地方走过去。果不其然,我刚站到洞口,手机信号居然满格了。我抬起头,问张向:“这什么情况?你怎么知道这里有信号?”张向回答道:“度娘告诉我的,这里方圆数十里没有手机信号,除了这三米见方的地方。”说话间,我已经将报平安的短信,发给了张叔,说我俩在青海玩几天再回,其它的也就没告诉张叔,让他担心。

  我们走进山洞,借着手电看到了网上图片展示的那样的锈痕。原来的铁管已经不知所踪,张向说:“还是有很多人来,搞科研的来了抠一点,旅游的来了挖一点,现在已经看不到裸露的了。但是山体中、托素湖底还有很多没被发现的。我觉得这是其它文明的射电望远镜的遗址,你信吗?”

  我摸了摸锈痕,手指变得暗黄,捻了捻手指的铁锈:“十五万年前的铁管啊,多么伟大的神迹!15万前,我们人类还在树上爬吧?”张向接口答道:“不,已经开始直立行走了,历史学家称他们叫智人。”我对张向笑笑:“智人会造铁管了?”张向没有接话,却弯下身子将包打开,取出盒子,向我递过来。

  我问张向:“现在我们干嘛,已经到这儿了,也不知道下面干什么了?等吗?”张向看向盒子,说道:“既然你是他引来的,答案应该就在盒子身上。”

  我觉得张向说得有道理,接过盒子,仔细端详。现在的盒子,仍然没有在兰州的那种光彩夺目的亮光,以及表面以下的那些雾气,确实一块普通石头一般。

  正当我将盒子翻来转去,想要从盒子身上找出一些破绽的时候。突然之间,我感到盒子本身已经脱离了我的控制,不再随着我手部的运动而翻转,开始自主旋转,并且力道奇大。我的手腕已经隐隐作痛,只得松开。神奇的景象发生了,盒子悬浮在我胸前的位置,并没有掉落地面。与此同时,盒子表面也逐渐变化起来,越来越亮,我的眼睛已经接受不了这样的刺痛,只得转过身去,闭上眼睛。大约一分钟以后,我感到亮光的强度下降到正常水平,便渐渐的睁开了眼睛。

  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此时的洞内居然出现了一道铁门,岩体碎片在门前四处散落,看来这道门是原来隐藏在山体之中的。已经掉落在地上的盒子却失去了原本的光泽,感觉就像它死去了一样。张向径直走到门里,转身对我说:“走吧,来都来了,就不要再犹豫了。”

  我没有跟上前去,皱皱眉头,问道:“你是谁?张向和我从小穿着开档裤一起长大,他几斤几两,我一清二楚。从下了车到现在,你身上就有太多的奇怪地方,比如轻车熟路的把我带到这边洞口,再比如张向就是个历史白痴,不可能张口就回答15万前的人类是什么样的,也不可能对这里如此熟悉,连门口几米处有手机信号都一清二楚,甚至连开门的流程都是在你的暗示之下完成的,这些细节,都明确的告诉了我,你不是张向。”

  张向微微一笑,回答道:“不错,虽然反应是慢了点,但是终于还是看出来了。”

  “我就是邀请你本次旅行的引路人。”

  我十分生气,对着他大喊:“不管你是谁,首先你得告诉我张向怎么了?”

  “放心,他没事,只是身体暂时由我接管了,现在他的大脑处理沉睡状态。当你的旅行结束之时,自然我会将他唤醒。”

  “请你放开他,否则我拒绝接受这样的邀请,我的朋友受到这样的伤害,显然比一趟旅行重要多了。”

  “好吧,这个要求在我的权限范围之内,我现在已经唤醒你的朋友。不过,我仍然会呆在他的身体里与他共存。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使用的是张向大脑中原本未能开发的80%部份,可能会有一些小小的后遗症,那就是,他的大脑经过我的使用,会有10%-15%沉睡部份被激活,他也会因此受益,智力将会大幅度提高,变得比绝大多数人类聪明。”

  “我的原始载体,就是那个盒子,在打开地心之门时,能量已经消失贻尽,没办法再让我以独立的形态完成后面的任务。毕竟对我来说,控制一个人类的脑部运动,可比继续使用先前的盒子节省能量。没办法,我在地面的时间已经长达一千多年,而且并没有得到补充能量的机会。如果这次没有被你唤醒,再过两百多年,我会因为引路任务失败,将自己格式化。”张向仍然笑容可掬。

  我留意到引路人口中的“共存”、“地心之门”、“格式化”这些词,不过没来得及细想,冲着张向喊到:“张向,醒醒,快醒醒。”

  张向这时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看着我:“醒什么醒?”

  我这才放下心来,看来对方还是唤醒了张向。

  张向又对我微微一笑:“赶紧走吧,你们带的食物,只够三四天的,我们那儿食物能量太高,不合适你们食用,如果你不想回去的时候变成巨型胖子的话。另外,你原来能看到的路标,是我通过脑部电波传输给你的,从兰州以后,我已经切断和你脑部的联系了,你不会再看到了。”

  我点点头,习惯了的存在,突然没有了,我还真有点不适应了。我正想跟着他走进门里,张向这时又转过头来,望着我惊恐异常的问:“刚才是谁在说话?怎么我感觉是我的声音呢?”

  我知道现在是张向本人在跟我说话了:“简单的说,是你的身体在说话。”我正想把从下车到现在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张向,张向却打断我,说道:“我会将之前一段时间的场景复制给他的,现在我们赶紧走吧。”

  好吧,那就从现在正式开始吧,我们这趟未知的地心之旅。



排序: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