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一路风波

帮宝适 发表于 1年前

我的地心之旅

  我们从成都出发,跟着眼里的路标指引,向着北方前行。一路经过绵阳、广元,直接出川,再经过陕西的天水,定西,张向跟打了鸡血似得,一天开了将近一千公里,在晚上八点过直接到达了兰州。这一路上,我跟张向没有就这件事情更多的进行交流,感觉其实我们都很紧张,不敢把话题朝那方面引。

  吃完兰州有名的忠华手抓羊肉,我们到了宾馆,准备早点休息,第二天再出发。

  简单的洗漱以后,我们躺到了床上。我闭上眼睛,手枕在脑后,胡思乱想一阵后说道:“张向,我有点害怕。”是的,面对如此离谱的事情,我相信,这世上,能平静面对的人不多。

  张向看来也没心思睡觉,很快就答道:“我也是,紧张、刺激的感觉轮番交替。怎么?你想放弃吗?”

  “不会,既然是我的命运,不管后面是灵异还是科幻故事,我都想去看看。张向,要不你回去吧。这趟不知道会碰到什么样的情况,张叔还等着你传宗接代呢。”

  “不用说了,你就知道我从来没怂过,从小到大,哪次打架我们不是并肩子上的?这次也不例外。我张向别的本事没有,抛弃兄弟的事可干不出来。再说,这样的机会可不是人人都有,不管后面是什么,我都是充满期待。按你的说法,这应该是个另外一种文明对你的召唤,既然是文明,那咱们就不用再害怕了,越文明的人都是讲道理的,那规矩说不定比我们还多,一见面就有见面礼,离开时还有临别赠品,而且肯定太寒酸拿不出手,等我们带回去,那不得发大财了。”

  我被张向一番插科打诨惹得一阵苦笑:“呵呵,但愿就是你说的那样。这又不是什么鸿门宴,既然能邀请我,我就敢去会会他。”

  “行,睡觉,明天继续赶路。”

  我们各自躺下,没有再说话。但是我知道,张向也跟我一样,没有睡着。因为他平时睡觉都是鼾声震天,但我也没有再挑起谈话的兴致,容各自平复一下心情。

  翻了个身,我正准备祭出数羊大法让自己进入睡眠状态,却隐约觉得房间里有道光亮。我还以为是张向开了灯上厕所,睁眼一看,却发现张向也翻身起来。我们向着光源望去,居然是从背着盒子的包里透出来的。我们对视一眼,一起下了床,来到背包前。

  张向说:“打开吧,你的东西你负责。”

  我没有再犹豫,直接将包打开,取出了盒子。这时的盒子居然光亮更强,比在家里我用手抚过后还亮些。我其实很紧张,颤抖着双手捧住盒子。盒子里的雾气却更浓郁,基本已经将盒子内部完全覆盖。

  我问张向:“有什么感觉吗?”

  张向小心翼翼地回答:“像盒子在充电,快满了。”

  “我也是这种感觉,我们应该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了。”

  我突然想到什么,赶紧叫张向到手机上查查附近有什么外星人啊,文明之类的字眼的地方。

  不一会儿,张向抬起头来说:“我想应该确定此行的目的地了,德令哈外星遗址。”

  我拿过手机,浏览起德令哈外星遗址的相关内容。

  德令哈外星遗址,位于青海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州府德令哈市西南40多公里的白公山,离我们这儿大概有八九百公里。网上所能查到的信息极其有限,最著名的现象就是白公山附近有很多铁管穿山而入,而且埋入地底不知多深,铁管更与山体完美契合,即便是现在的科学技术也很难完成这项工程,还有专家对铁管进行了权威检测,确定了两件事情,一是其年代久远,离我们现代有15万年之遥,二是铁管的成份除了百分之三十的氧化铁以外,其余成份根本测不出来。这点倒是和我们手里的盒子的材质有点像。

  我把盒子重新装入背包,拉好拉链:“退房,直接出发。”

  张向点头同意。我们很快办完退房手续,迫不急待的继续上路。

  有了目的地,我们便打开导航,跟着提示向着白公山前进。张向提出还是让他驾驶,我也由得他,自己便开始闭目养神。

  出发了一会儿,我们便进入了京藏高速,张向这人虽然性格大大咧咧的,但是开起车那是相当稳当,一路踩着120的时速朝目的地驶去。

  张向把车窗打开,点了支烟,我从失神状态被晚上的冷风吹得回过神来:“我也来一支。”

  我点上了烟,深吸一口,长吐出来,香烟从肺里过滤了一次,让我精神起来。

  张向一掌拍到我腿上:“怎么了?你平时可从来不抽烟的。”

  今天的夜晚,月朗星稀,映着远处重重黑影,像巨大的野兽,盘坐在路旁,俯视着过往的人。

  我从远处收回目光,正想转向张向,跟他扯两句,消除一下心中的慌张,却看到车前几百米处有红色蓝色不停旋转的灯光。

  张向踩下车速,慢慢地朝前滑行:“我们碰到临检了。”

  以前遇到这种情况,一般我会觉得比较麻烦,不过今天我却长抒一口气,感到一些踏实。

  我们的车缓缓在警察面前停下,张向堆着笑脸道:“警官,你好。”警察向我们敬了一礼,说道:“同志你好,请出示你的身份证、驾驶证、xing驶证。”

  张向没少长途自驾旅行,这些事情都提前做的妥妥当当的,拿出一小包,我们所有的证件都已经放在里面。他掏出证件,递给了警察。

  警察接过证件,在PDA上扫描了一阵,然后用手电照了我们面部,核实了人证无误,再照了照后排座椅,然后说道:“请把后备箱打开。”我和张向这时吃了一惊,放盒子的背包就放在后备箱,这要是警察发现了这个闪闪发光的盒子,那还真解释不清楚了,难道我还能说这是其他文明的产物?

  张向率先反应过来,腆着脸笑嘻嘻的说:“没必要了吧,警察同志,我们就俩出来旅游的人,还得抓紧时间到德令哈去住宿呢。”

  警察同志看来遇到太多这样的人,不予理会,直接走向后备箱。张向跟我对视一眼,无可奈何得打开后备箱,同时赶紧下了车,走向车尾。

  警察翻了一下后备箱的杂物,然后指着我们装着盒子的背包问:“这里装的什么?打开检查一下。”

  我这时感到奇怪,在兰州出发前,盒子还亮着的,透过背包里都能被我们发现,这时却没有任何有光透的痕迹。我心里立马有种奇怪的感觉,这盒子难道是还知道我们遇到麻烦,还会自己熄灭?我冲张亮递了个眼色,示意我来应付。

  “警官同志,这是一块石头,我家亲戚是羌族的,有白石崇拜那一套传统,这是上次他们放车上忘拿走的,说下次给他们送过去。”我一边编着胡话,一边祈祷盒子能善解人意,如我所愿。拉开包链,警察瞧了眼,此时的盒子看起来确实也就一普通的长方形白色石头,他也没在意,再看了看其它两个旅行包,没什么异样,便冲我们敬了个礼,挥挥手让我们离开。

  张向这时挺机灵,招呼我立马上车打火,离开了临检点。

  我们前行了几公里,我让张向靠边停车,自己去后备箱取出了盒子。此时的盒子,就真跟我们平常在路边常见的石头没什么区别。我跟张向惊讶的看着,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这叫“暗”度陈仓?”

  这个盒子的神奇之处,现在已经让我们见怪不惊了,亮不亮也无所谓了,赶紧到达目的地才是正事。



排序: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