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神秘盒子

帮宝适 发表于 3个月前

我的地心之旅

  我安静的坐在屋檐下,外面下着大雨,哗哗的,像盆泼一样。成都的雨季,让人感到凉爽,我喜欢听着雨声入眠,也喜欢雨后清新的空气,让我觉得近年被严重污染的恶劣环境还有被拯救的机会。

  不过最近,我却有些害怕这样的天气。因为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每次下雨的时候,我的眼前就会出现几个排列有序,淡淡的箭头,像导航里的路引一样,指示着一个方向。

  我知道这件事情的起因。上个月一天下午,我在天井下看书,翻着翻着就有些犯睏,便将躺椅放平,顺手从屋檐下的博物架拿下一个不要紧的盒子,垫上衣服就当起枕头。那一觉,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梦里有个声音一直对我说着,来吧,来吧,欢迎来到地心世界,而当我醒来时,就发现眼前这古怪的路标。

  转过头,我盯着这件不伦不类的盒子发呆。这东西似玉非玉,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打磨而成。从外表看去,就像一个不能打开的石头盒子,表面却光滑圆润,看着挺养眼的,是几年前店里客人当的,说是路边捡的。当时大家都觉得看不清是什么东西,也不像什么文物,没法开价,是我张叔坚持己见,觉得有眼缘,给留了下来。不过也没给什么高价,两三千给收了。这都几年过去了,也没人来赎回,成死当了。我没觉得这东西有什么特别,也没想着能变现,很随意的放到屋檐下的博物架。

  我去过省城医院的眼科做了一系列的检查,也没个所以然。医生用不可思议的表情送走了我这位看来莫名其妙的病人。临走之前,医生还建议我去神经科,做个核磁共振,好好检查一下。当然,医生不是嘲讽,专业的答案就是,眼睛没有任何问题,如果确实看到这样的形状,可能是脑部的某块辨识神经出现问题,所以造成的现在这样的情况。我很确信自己不是产生的幻觉,所以也放弃了继续治疗的打算。

  再往后的一段时间,我通过观察,发现平时只要自己不去刻意的想这个路标,它就不会在眼前存在。但是一到雨天,却会自动弹出路标,指向一个方向。我也驱车跟随眼前的路标,到了三四百里之外,还是没有发现尽头,才调转车头回到了家。当我回忆起梦里的声音时,心里已经决定,等回家准备妥当,必须跟着这路标一探究竟。

  今天,我在等一个人,发小,死党,张叔的儿子,张向。张向是一个大咧咧的人,大学毕业一直窝在家里,靠着张叔养活。电话里,我已经把自己身上最近发生的事情交待的一清二楚。张向这小子对这事十分感兴趣,说今天一定要来看看我是不是中邪了。

  嘎,随着一声车轮刹车时摩擦地面的声音,张向的大嗓门已经传来:“刘云,在哪儿呢?”

  “门没关,自己进来。”我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我说的门是后院门,我家是个独院,我父母过去得早,只有我一人独自在后院生活。前院是做当铺的地方,张叔他们一直在前院接待客户。张向正要用脚踢开门,突然想起这是他老子工作的地方,害怕惊动他老子,有些懊恼自己刚才大呼小叫的举动,赶紧用手抓住门把手,推开一道缝,鬼头鬼脑地探了个头进来:“我爸呢?”

  “在前院,你又不是不知道,张叔没事是不会来后面的。”我向张向招招手,转身进了房间。

  张向反身轻轻的推上院门,凝神屏气地走过小院,跟着我走进了房间,还赶紧关上了房门。张向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张叔问他话。十岁之前怕张叔问他到哪儿野去了,二十岁之前怕张叔问他功课怎么样,现阶段最怕张叔问他工作找得怎么样了。当然,张叔一身的本事,养个闲人不在话下,他是我家当铺的大掌眼,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一生阅物无数,基本就没走眼过,我家的生意离了他早就血本无亏了。

  “东西呢?”张向迫不急待得问我。

  我指指檐下的博物架,张向却不敢出门,让我去拿了进屋。

  “你确定是这玩意儿搞得你神叨叨的?”张向摩挲着,“不是玉,色泽均匀,有些凉,也不像其它自然材质,会不会是人造合金?”。

  “小子不错啊,居然认识这不是玉?”我接过东西,手掌印了上去:“你再看看。”

  经过我双手抚过,盒子立马变得半透明起来,散发着柔和的白光,里面隐隐约约有波光流动的感觉,如天穹星斗,一下就变得异常灵动起来。

  张向这下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我K,不会真有灵异事件吧?”

  “我是无神论者,不相信什么灵异事件,如果我的梦境是真的,这一定是一个未知的文明向我发起的邀请。”我呆呆得望着手中的盒子“我有一种感觉,它对我是善意的,仿佛在指引我去向某处,我打算去瞧瞧。我相信,这会是一次精彩,充满未知的旅行。”

  “那必须我们一起了,你那眼神带着导航还敢开车?你以为玩VR游戏呢。你负责指路,我负责开车,咱哥俩珠联璧合,一起去瞅瞅是何方神圣?”张向耿直的拍拍胸脯。“我现在去把车做个保养,万一给我们指到国外了呢。”

  我悲剧的揉揉眼睛。

  第二天,我们给张叔打了个招呼,说出去旅游散散心,带着盒子,简单的收拾了一些旅行装备,便开始上路。



排序:
加载中...

这几年赛朋非常火,当然人见人爱的《赛博朋克2077》肯定是主因,但小编觉得,赛博朋克能受欢迎,也因为它是离我们最近的科幻:我们正一点点看着它变得越来越现实。 或许不用到2077年,我们就会生活在垄断大
886    1    1    0   

    我是个自小喜爱读书的孩子,除了极小的时候内心留有翻大连环画册的记忆之外,最初的读本是《三侠五义》、《福尔摩斯探案集》与《我的遥远的清平湾》,或许就是这最初的阅读体验奠定了我之后的性格与爱好吧。
399    0    0    0   

人类对未来对异世界的幻想从未停止过! 即使你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也不能妨碍你对那些光怪陆离的神奇世界的向往与喜爱! 奇幻、科幻、魔幻、乃至玄幻!这些小说为我们打开了一扇扇新世界的大门,感受创作者天马
237    0    0    0   

范永浩,一名普通的大学生,喜欢玩电子游戏,梦想成为一名职业选手。  “woc!这么坑!”范永浩疯狂打着键盘,恨不得把键盘砸了。不到一百平方米的宿舍的地上到处是纸屑。  “玩个啥,这队友够坑!”范永浩满
64    6    8    1   

读书有一种超乎寻常的力量让人感到放松,开拓视野并学会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这个世界总能发现原来自己的感受早已被世上某个人明白地说清楚了。在与别人对话以及和自己对话的过程中,一颗喧嚣的心渐渐变得安静下来,给
185    0    0    0   

恍惚间,石头感觉被眼前一闪一闪的白光惊扰到自己的睡梦,这是在哪里?他想。耳边并不到任何声音,只觉得身体僵硬,周围的一切都是僵硬,没有空隙。他想要活动一下,但身体好像被封在混凝土内的陶俑。自己与空气的连
111    4    2    0   

“搞什么啊!这么多。不管了,上吧。”范永浩一咬牙,冲了上去。  范永浩双手握紧剑柄,挥向那一群僵尸,将一个僵尸杀死了。这一剑,彻底把它们惹怒了,一个个咬牙切齿得朝范永浩跑去。范永浩把剑挥向僵尸,没有挥
45    7    3    1   

石头抬起头,望向天空,像似自言自语的说:“草木有草木的用处,金玉有金玉的用处。”两人正聊着天,远远看到小明和老王分开,几人互相挥挥手与小明告别。老王也往相反方向走去,两人目送他们离开,忽然一辆车向老王
130    0    0    0   

“什么?难道我穿....越了?”  “你可以从我这里买一些装备,好打副本。”小贩对范永浩说。  “呃,那我有多少钱呢?”  “我怎么知道,你自己看啊。”  范永浩发现兜里有一个钱包,打开一看,就只有2
51    3    4    1   

武侠名家萧逸先生去世,享年83岁。 与金庸先生去世时的全网刷屏式悼念不同,有关萧逸先生的悼念显得有些过于冷清。 对于小编来说,萧逸武侠作品最吸引人的地方,不是那些快意恩仇的侠义故事,而是那些缠绵悱恻的
111    0    0    0   

夜晚的K市总是充满诱惑力,无论实际上它的本质有多么不堪。或者说作为半个沦陷区的它也总有着让人想着一同沉沦的欲望。拾园是他的代号,他其实早就记不大清自己原本的名字,毕竟这是K市,一个代号或许比真正的名字
31    4    4    0   

我们从成都出发,跟着眼里的路标指引,向着北方前行。一路经过绵阳、广元,直接出川,再经过陕西的天水,定西,张向跟打了鸡血似得,一天开了将近一千公里,在晚上八点过直接到达了兰州。这一路上,我跟张向没有就这
89    0    2    0   

  本文的作者帕特里克•莫迪亚诺,2014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法国评论界一致公认的当今法国最有才华的作家之一。说实话他的书一开始我很害怕看不懂,当读完这本书时,我就在想这个故事好简单,但是很温暖,读起
105    0    0    0   

《寻找光的小女孩》这本书以爷爷视角为主,小女孩和旁白视角为辅,讲述的是战争中得以侥幸生存的小女孩和爷爷一起度过艰难岁月的故事。故事本身并没有惊天动地的波动情节,不过优美的文字叙述让读者在字里行间可以感
104    0    0    0   

小说的标题《最漫长的旅程》源自于雪莱的长诗《心之灵》中的诗句:“开始走上那最沉闷最漫长的旅程。”“旅程”从通常意义上是指“旅行的路程”。在这部小说中,里基唯一的“旅程”是与他的恋人阿格尼斯去拜访他在世
102    0    0    0   

石头等人在医院办好出院手续,回到老王家中却发现屋内一片狼藉,老王却不介意,说道:“不知哪个不长眼的笨贼,来偷一个穷光蛋。”老王的这所住处,虽然位于豪华住宅区,无奈融资炒股赔了个倾家荡产,房子也就是个基
101    0    0    0   

潇湘子平静的问了句:“401出事了?什么情况跟我说一下。”猪妖接着说:“DT401被车撞了,我调出路况监控看了下,飞出去3层楼那么高,应该是挂掉了,看样子是有人故意撞的。”潇湘子说声:“知道了。”猪妖
100    0    0    0   

巴希尔走出候机楼,哥哥已经在外面候了很久,哥俩见面分外高兴,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多星期没见。回家的路上,哥哥跟他说着最近的新闻,这边从祖国逃出来的难民很多,家乡的亲人们都在尽量离开那里。前几天刚认识了一
99    0    0    0   

美国著名文学评论家伊哈布·哈桑曾说:“科幻小说可能在哲学上是天真的,在道德上是简单的,在美学上是有些主观的,或粗糙的,但是就它最好的方面而言,它似乎触及了人类集体梦想的神经中枢,解放出我们人类这具机器
98    0    0    0   

提起悬疑小说,你是不是首先想起的是制霸各家畅销书榜单的东野圭吾? 作为烧脑悬疑的爱好者,我知道你不会就此满足。 鬼手佛心的法医秦明; 侦探小说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 ; 中国悬疑小说畅销记录保持者蔡骏;
97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