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观》:那颗人人想要的大脑

书世界 发表于 1年前

文/璃人泪

1955年,替爱因斯坦尸检的医生托马斯·哈维偷偷藏起了死者珍贵的大脑。相较于对他行为的伦理指责,更多的质疑声来自同行:大家都想研究这颗世界上最聪明的大脑,哪怕分得一小块。然而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围绕这颗大脑的研究始终没能得出有公信力的解释。何况,大脑太复杂了,聪明与否本就是个主观的定义。

不妨换个视角来观察爱因斯坦的大脑,这次,由这颗大脑的主人亲自诉说。《我的世界观》一书顾名思义,是爱因斯坦陈述自己世界观的文集。译者以爱因斯坦德文版原著为蓝本,并补充了20余篇反映作者世界观的文章,包括介绍研究成果的演讲和论文。读者或可不必纠结于其科学研究的细节,而对爱因斯坦作为一个鲜活的人有更深刻的认识。

文集内容归为五类:“我的世界观”、“追求和平”、“从普鲁士科学院辞职”、“犹太人的理想”及“我如何创立了相对论”,从中可窥见作者的人生历程:少年发愿的一小步,如何在历经波折后变成了人类的一大步。

爱因斯坦说:“一个幸福的人对现在感到太满意,就不可能对未来思考太多。”首篇《我未来的计划》足以展现16岁的爱因斯坦思考颇深的早熟。试问,在信息相对闭塞的时代,有多少16岁的少年填写高考志愿时感到茫然无措?除了课业负担和将来就业,我们又能思考得多深?彼时的爱因斯坦有理有据:他要投身科学,一是为自己擅长抽象思维和数学思维,二为科学研究的独立性教人向往,均落在了实处。他甚至拆分了实现这个大目标的每一步小目标。

很多成就一番事业的人看起来都充满能量,仿佛他们的一天有48个小时。对此,爱因斯坦亦可给我们启发。他自诩“独行者”,其实,这并不代表他对世界漠不关心,而是停止了无效社交,把精力花在了真正有用的事情上,实实在在地创造价值。爱因斯坦深具使命感,否则也不会说出“我们是为其他人而活着的”这种话,他认为,个体的价值在于他能在多大程度上促进所在的“共同体”的其他人的生存条件。这种互动与关联不在于彼此消耗,而在于独立,能够“独立于他人的意见、习惯和判断”做出决定,集中精神施展自己的能力,他自然有底气不必“取悦别人”。理性观之,我们应当承认,一个脚踏实地努力的人,比一个空口说漂亮话的人可爱得多。

在尊重个体独立的思想下,便不难理解爱因斯坦对人或对世界的包容看法。他不需要范本,支持个人体验和个性发展。譬如,爱因斯坦论教育,并不认为培养某领域的专家才叫成功。有和谐个性,能独立思考,比获取特定知识重要得多。脑补下爱因斯坦拉小提琴的画面,最强的大脑是全面发展的。爱因斯坦也未尝因科学家的身份而否认宗教的意义,恐惧宗教、道德宗教自有其社会角色,它们跟科学家信仰的宇宙宗教不该是对立的。还有20世纪广受关注的原子弹问题,爱因斯坦看到的焦点与众不同。他觉得没必要隐藏原子能的秘密,胸怀坦荡更利于解决战争的本质问题:“原子能的释放并没有产生新的问题,它只是使得解决一个现存的问题的必要性变得更迫切”。那些不理解他的人一直都在,他们猜疑的不是爱因斯坦的观点,而是对聪明头脑的恐惧。当自诩聪明的人不断以己度人、把问题复杂化的时候,最聪明的人却接纳了不同的声音,想要把问题简单化。爱因斯坦固然不是一个政治家、军事家,却一直在尽其所能地表达自己的态度。或也不在方法本身,而在于对科学的热爱、对和平的渴望、对一个更美好世界的憧憬。

世间只有一个爱因斯坦。尽管很多人渴望拥有这样的智慧,科学家却尴尬地发现,答案恐怕很难在那些并不特殊的大脑组织里找到。爱因斯坦的灵光一闪,有其世界观中不可分割的内省、独立、执着与包容,岂是聪慧与否可一言以蔽的!



排序: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