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宽广的情怀拥抱世界

书世界 发表于 1年前

每个人的灵魂中都有几分冒险因子,梦想着自己能跳出平凡安逸的生活,看看不为自己熟知的另一个世界是什么样子,期待着在这次探险中解开心中的难题,希冀着能脱胎换骨,但这冒险大多数时候仍停留在我们的想象中,它在想象中越惊世骇俗,我们越不会付诸行动。文明城市确实赋予了我们无上的便捷,也因此世俗的生活框架深植人心,成为一种约定俗成的典范,但总有一些人乐意突破普世的价值观,活出不一样的人生,对于这样的人,我除了敬佩还有好奇,所幸这本书给了我近距离观察的机会。

持续冒险的动力是什么?显而易见的是在杰森的大冒险中,他需要面对各种突如其来的变化,时常处于严峻的生存节点,伤痛与他形影不离,在科罗拉多轮滑时被撞折两腿、在墨西哥燃料意外喷发,造成二级烧伤、在太平洋上几乎死于败血症,他的冒险征途常因为经费不足而不得不中断很长一段时间,如果说他的旅程有一分激荡人心,就有三分慌乱苦痛,所以支持他不断突破自我的源泉是什么呢?只是骨子里那种渴望冒险的冲动吗?

杰森喜欢与人同行,也喜欢一个人独处的空间,他甚至得出了多久能进入个人冥想的结论,我隐约能想象出来他的感受,一个人独处于天地之间,个人的感知和意识都会被放大,记忆愈见鲜明,不重要的事慢慢被剥落,剩下的是对自身的反省和哲思。杰森确实遇到了许多磨难,但总有更美好的事照亮他前进的道路,这种美好是大家伸出的援助之手、是历经噩梦后看到的陌生人的一个微笑、是那些传言危险但往往给你留下温馨回忆的地方。这种美好就是希望和信仰,只有跳出“我”的窠臼,才能以一种更开放的心态看待这个世界和人类生存的本质。

没有骑行经验的老师艾普莉不仅为看不见的孩子们展示了大冒险的路线,自己也身体力行,和杰森一起穿越落基山脉、加利福尼亚沙漠,在珊瑚海上虽身体状况糟糕,仍然坚持做到分配给自己的职责;克里斯曾遭遇沉船,但他毅然决然选择直面自己的恐惧,登上了一座飘荡在太平洋的小船,我能想象抵达目的地后的他会有多么释然。当我看到杰森途中的同伴在一段冒险结束后所呈现出的样子,仿佛能透过纸页看到他们截然不同的精气神,这种坚持让人感动,但我也并不觉得中途退出的史蒂夫就是懦夫。

史蒂夫曾经说过他不想放弃,不想被束缚,在他还有机会在想做的事情和必须做的事情之间做出选择时,他选择了前者。那时他决定实践自己的梦想,而当他不再完全享受并投入大冒险这件事时,他选择退出旅行,这并不懦弱,如果仅仅为了人力环球的光环勉力前行,那束缚他的东西与以前又有何差别?有时候一个人必须知道什么时候展开下一段人生,旅程的意义并不在终点,而是途中点点滴滴的收获,他的放弃和杰森的坚持都是一种继续,旁人没有立场多加指摘。

如果你不是保持自己的本性在做这件事,如果你不是发自内心地热衷于此,如果你不认为这样做有意义,那么根本不可能坚持下来。我想杰森的执着就在于此,他坚定不移地追逐内心的声音,当个人不再成为重心,当感知的需求为真实需求让步后,他开始用宽广的情怀拥抱这个世界。



排序: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