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的启蒙从漫画开始°

书世界 发表于 1年前


——评《蔡志忠漫画古籍典藏系列》

文/蓦烟如雪

司马中原看了他的作品直说是“技巧圆熟、趣味盎然”,三毛见后说是“找到了精神的享受和心灵的净化”,金马奖最佳导演王菊金的更是直面评论到“他用自己的哲学,将艰涩的古籍,画成容易消化的漫画,深入浅出,老少皆宜,达到了寓教于乐的功能。”

他们说都是同一个人。

是那个立志“只要不饿死,就要一生一世永远画下去,一直画到老,画到死为止”的蔡志忠。

说起蔡志忠,多数不陌生,作为当代国学、漫画双料大师的他,素来以行云流水般的笔触和睿智幽默的圣贤解读闻名于世。,其才不可小觑,其的经历也别样丰富。

他4岁第一次绘画,就惊奇的发现自己有绘画天赋;9岁时,他第一次接触漫画,并爱上漫画;15岁时,他放弃了学业,独自一人来到台北,成为了同行年龄最小的小漫画家。36岁那年,他对自己说:“够了,这一生为钱做事的日子到此为止。从此我的生命不零售,将整个后半生批发给自己,我要去做更有意义的事。”

什么是更有意义的事?

说来在1984年年底,他和漫画家市川立夫聊天时,蔡志忠提到了“庄周梦蝶”这个故事。而市川立夫说:“好像柏拉图也有类似的故事。”他突发灵感,何不将先秦诸子百家思想画成漫画呢?之后,他就开始画庄子、老子、孔子、孙子兵法等等这些圣贤们的思想。

大多人在看先秦诸子百家思想时,都会感到很晦涩的,而蔡志忠的漫画像是神来之笔,他将传统经典以漫画、白话的形式将古文的枯燥感去除,流畅的笔触以及浅显易懂发对话形式,让吃力的读者瞬间有了想读下去的欲望,而蔡志忠不仅开创了中国古籍漫画的先河,更收录了一波热爱漫画古籍的读者,让他们重新爱上了中国古代哲学的奥妙所在。

此后,他的漫画古籍作品也越加走俏,《庄子说》《老子说》《漫画禅说》等100多部作品在45个国家和地区以多种语种版本出版,销量过4000万册。1999年蔡志忠获得“荷兰克劳斯亲王奖”,颁奖词是“通过漫画将中国传统哲学与文学做出了史无前例的再创造”。

上世纪90年代,蔡志忠的古籍漫画掀起了“俗说经典”的热潮,至今还有不少读者将他的漫画古籍作品,视为“儿时记忆的国学启蒙书”。

中信此次集合出版的这套“蔡志忠漫画古籍典藏系列”丛书,包括《漫画孔子》《漫画中庸》《漫画孝经》《漫画论语》等经典熟悉的作品,还有《禅说》《六祖坛经》《世说新语》《菜根谭》《六朝怪谈》《聊斋志异》等经典古籍,共收录了蔡氏漫画古籍经典作品5辑37种40册。首次整体展现了蔡志忠漫画古籍经典作品的全貌,在书封设计上,也可看到设计者的匠心,如《漫画庄子说》,封面上就提取了“百里奚养牛”“梓庆做钟架”“至人之境”等庄子内容的素材,让整个封面画面感更为生动,在包装上,设计者也巧思的以白色精装硬壳封面衬托镂空显图的形式,不仅突出了故事性,而且也更为美观。在整体上,它富有辨识度,无论是在质感,还是阅读上,这套蔡志忠漫画古籍都可以作为收藏的备选。

在《漫画庄子说》里“污泥中的龟”这篇,可能没看过庄子原文的就会疑惑,题目说的就是乌龟吗?而它真实的题目是《庄子钓于濮水》,为了解除疑惑,内文还是和以往的蔡志忠漫画有所区别,之前在小书店看到的,多是全文的漫画,少了原文性的代入,而此次中信出版的这套漫画,加入了古籍原文,便于让我们辅助阅读,不过可能是行距的问题,在古文阅读上,效果不如看漫画来得直观舒服。

一篇短文不足一百字的内容,在蔡志忠的妙笔之手下,就用了四个图框来呈现,简洁的画面感,让人很清新,而浅显的对白,更是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效果。

当然作为一本老少皆宜的图书,这套漫画让我看到与众不同的地方,比如《聊斋志异》中很出名的《画壁》,他就是用了十张漫画格,把故事诠释出来,如朱举人和孟龙潭是好朋友,

有一天他们在京城闲走,遇到了一个寺庙,作者简略去掉了兰若寺。直接写了他们看到了志公神像,朱举人被画中的美人所吸引,进入了画中。

在原文“女回首,举手中花,遥遥作招状,乃趋之。舍内寂无人;遽拥之,亦不甚拒,遂与狎好......四顾无人,渐入猥亵,兰麝熏心,乐方未艾......”作者外物状的事物都剔除了,就是以画中女子拿花,用神情视之来表达,而《聊斋志异》诸多儿童不宜的画面,蔡志忠更为简单,他用人物相拥来表达朱举人被美人所吸引“他们进了屋子,深情地依偎着,厮磨了,许久。”作为一个家长,在看到这样的画面时,反而觉得这本书是很人性化,它贴近儿童,贴近成人,大人一眼明辨,小孩也能融会贯通,这样的巧思是很难得的。

而读会《大学》时,感触最多的还是大学之道、格物致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而在看蔡志忠漫画后,这一千七百多字的内文,竟更为有画面感,他把《大学》里面的修身、慎独、絜矩之道都尤为深刻,而在《漫画宋词》中,作者的漫画让我想到时下很火的《中国诗词大会》,作为一个力求“赏中华诗词、寻文化基因、品生活之美”,其意就是寻古典文化,让大家都能明白古诗词的美好。虽然在《中国诗词大会》上,也有看到看沙画猜诗词环节,还有康震老师的画画,我不能否认这些人,都特别有才华。

但我还是要说,作者的鬼才之手,让诗词重塑了生命,让诗词鲜活了起来。

就如欧阳修的《生查子》,他两句诗呈现一张画面,最后,用自己的解读去表达自己理解,“去年元宵夜,街市上的花灯明耀得如同白昼。初上的月儿似悬挂在柳树尖上,我与心爱的人相约在黄昏后。今年元宵夜,月与灯依然如故,但人事全非,心爱的人已走,我的衣袖都被泪水沾湿了。”不用太专业的碎片解读,他就用这种概括式的方法,让首诗不仅有了画面,也有了故事的内核。

时下国学热的氛围其实很好,按蔡志忠的话来说,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凝聚着自强不息的精神追求和历久弥新的精神财富,用浅显易懂的漫画来表现深厚的哲理,是非常有效和直接的传播方式。作为中华儿女,一生至少要看一遍老子、庄子等古籍经典,不然在文化上就会有断层。

曾经的我很回避看国学,但看了蔡志忠的作品后,我很想慢慢重温经典,或许,着就是这套书的魅力所在吧!



排序: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