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是繁荣的核心机制

书世界 发表于 1年前

昨天在FT中文网上看到一篇文章《改革首先需要约束政府》,作者认为政府的作用应该分阶段性,在现代社会,则应减少政府干预,建立一个创新性社会,而这是“需要一定的政治机制和经济民主来配合的”。这与《大繁荣》的中心思想颇有共通之处。本书的核心观点在于创新是推动现代经济发展的深层原因,关注的主要有这么几点:创新是什么?让创新活动得以产生的条件是什么?创新背后的社会价值观带来了哪些回报,进而推动经济进步?

费尔普斯提到了一个创新的经典案例,福特创意的伟大之处不在于自动化生产线的发明,也不是汽车的发明,而是“每个人都应该拥有一辆汽车的平等主义的理想”。创新并不是指技术发明,熊彼特也指出,发明只有被应用于经济活动时,才成为创新,这是一个经济概念。这里作者指出创新是对商业或世界的新创意,需要创新者通过深入商业生活后所得的观察和经验作出新产品的构想,需要有投资人对创意的开发进行投资,需要有终端客户进行尝试,并作出反馈。大量的创意会在应用过程中自然淘汰,一些伟大的创新则留下来,对社会产生巨大影响,甚而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一个相似的案例是电脑的发明和互联网的出现,其影响迅速席卷全球。这其中技术上的突破当然毋庸置疑,然而认为电脑不应仅属于个别阶层所有的想法才是经济飞跃的深层动力。

本书探讨的是现代经济在19和20世纪的结构和政治经济制度,并与社团经济的体制作对比,纵观现代经济从繁荣走向衰落的过程,指出创新得以实现需要一定的宽容度,即对新事物的支持制度和社会价值观。使经济运作良好的制度不需要更多的政府支出和监管,也不需要更多 “无为而治”的自由主义,是能够积极调动高经济活力的现代资本主义制度和文化。作者最后指出现代资本主义经济正因其包容性而具备正义性,能够在现代社会良好运行,并针对目前美国制度的漏洞和价值观的缺失提出了相应的改革措施,如政府领导人应有产业界的从业经历,从而避免作出破坏性决策的可能等。此次三中全会提出经济改革应强调市场经济的决定性作用,凡是不涉及国家安全和经济命脉的项目一律由企业自己做。总的方向将是放松政府监管,加入更多私营资本参与,不断向自由市场经济靠拢。这正是一个鼓励创新的信号。

推动创新者开辟新路的动力是什么?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反思这个问题,追名逐利似乎已经无法完全解答。《华尔街》里戈登•盖柯发表过这样一段振聋发聩的演说:贪婪是好的,贪婪是对的,贪婪是有用的,贪婪可以厘清一切,披荆斩棘直捣演化的精髓,贪婪就是一切形式之所在。对于生活要贪婪,对于爱情,对于知识,贪婪激发了人类向上的动力。然而在一个相对自由的市场中,企业经营活动充满竞争和压力,企业家承担种种风险的动力远不仅是利益金钱可以满足,而在于对工作全情投入的满足感,在冲突中解决问题的成就感,以及有新发现时的愉悦感。这种享受挑战,追求探索的观念带来的非物质回报是经济活力的源头,由此引发的创新活动是经济增长的核心力量。

正如费尔普斯所说,本书观点的独到之处在于从经济文化的角度进行突破,关注草根阶层的创新及其代表的社会价值观。除了运用大量翔实的数据资料以外,还从文学作品入手反观所处时代的经济活动,这点让我觉得颇为新奇有趣。阅读本书,可对现代经济的发展历史有一个明晰的认识。



排序:
加载中...

书世界

欢迎来到书的世界

1年前 加入, 长居 济南


关注

5

粉丝

7

评论

0

文章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