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丹药到枪炮》读后感:刷新人们对中国火药历史的认知

书世界 发表于 1年前

美国汉学家欧阳泰所著的《从丹药到枪炮》一书,以火器演变史为视角,以宋王朝为起点,讲述公元10世纪到晚清这整整1000年的火器战争时代,丰富且深入地解读了中国军事变迁、中西交流与冲突、东西方军事大分流等话题,可以为今人提供详实的史学借鉴、引发深刻的思考。
《从丹药到枪炮》是视角新颖,观点独到,是一本刷新中国火药历史,讲透火药政治,说清火药经济、重现火药战争、细看火药技术的史学著作。首先,作者把研究的对象锁定在火药身上,研究的时间起点放在宋朝。大家知道,黑火药的源头可以追溯到中国的炼丹术。中国炼丹师在炼制丹药的过程中意外发明黑火药。在过去的很多著作中,有一个广泛流传的说法:中国人发明了火药,但没有把它用于战争,也没有多少技术创新,所以火药技术裹足不前。黑火药传到西方后才被欧洲人开发应用,改变了世界军事格局。在欧阳泰看来,这是一个“文化迷信”,与真实十分不相符。早在火药技术传入西方几个世纪之前,中国就研究了火药的多种用途,有军用的,也有民用的,技术创新也未曾中断,作者在“沸腾大地:宋朝的战国时代”一章中就这样写道:“公元1280年,一场爆炸让扬州举城皆惊。……扬州武库辞退了最有经验的一批火药技师,而初出茅庐的新人研磨硫黄时常常马虎大意,”结果导致“整个武库发生了爆炸。”而这时,“欧洲人大多不知火药为何物。”从武库爆炸中可以清楚地看到,火药,在中国早在宋朝就运用到军事活动中了。然而,这个最早使用火药的国家,为什么在在后来与外敌作战中屡屡失败呢?作者将中国与欧洲的军事变革脉络进行了认真的比较。作者在“鸦片战争和大分流”一章中指出,18世纪初欧洲和中国军队的战斗力还不相上下,但是到了下一个世纪,大分流开始了。“中国人和英国人的武器处于两个历史时期:英国人处于火器时代,而中国处于传统冷兵器占大部分、火药武器或言热兵器占少部分的过渡时代。”也就是,武器更新的步伐,没有与时代同步,是造成中国失败的原因!其次,作者善于从微观事物入手,达到“以小见大”的效果。作者把聚焦点,并没有放那那些宏大的历史事件中来阐述自己的观点,而是从火铳、火炮、火枪等具体的器械在社会生产、生活、战争中的运用入手,作者通过铺展一幅中国枪炮进化史,进而分析东西方文明冲突、东西方各个领域相互渗透相互促进的来龙去脉,最后上升到世界军事史中中国军事地位这个宏大的主题上,让人们对历史的风云变幻有了深刻而细致的了解。应该说,这本书无疑打通中国枪炮进化史,颠覆了“鞭炮帝国”的刻板印象;同时,它还给我们带来深刻启发:历史发展是曲线的进程,很少表现为直线。中国近代的“落后”并非短期造成的,也不是长期停滞的结果,国人应当重新从历史中获得更多的自信,坚定不移走好复兴之路。
《从丹药到枪炮》一书,史料选择精准而兼顾生动,在保证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的同时,做到了通俗易懂,赋予读者别致的阅读情趣。作为一本历史著作,首要的任务是要保证史料的准确。史料引证不准确,得出的结论就与事实本身相差万里。作者是深谙此道的。作者没有偏信偏听,而是从浩瀚的史料中寻找最客观的资料加以引证。从作者在专门的“数据信息”一节里列举的情况看,作者写作此书参考的既有中国的历史书籍,如“金史、宋史、元史、明史、明实录、清实录”,也有中国学者所著的“武经备要、中国火药火器史、中国火器史、中国科学技术史、世界火器史”,还有外国学者所著的“中国的科学与文明、军事史百科全书”等书籍;同时,还查阅了大量发表在中外学术期刊上关于火药火器的论文。第一手资料的翔实,保证了作品的学术价值。作为一个普及性的学术作品,作者也十分注重做到通俗易懂,能够为大多数读者喜爱。如在“早期的火药战争”一章中,作者用文学的手法,记叙了发生在宋朝与金朝之间的一场战争,用铁的事实驳斥了中国没有在军事上使用火药的观点。这,既是对客观事实的还原,也避免了枯燥的叙述,能够激发读者的阅读兴趣。这样的写作手法,贯穿全书始终。

(《从丹药到枪炮》 [美]欧阳泰 著 张孝铎 译 中信出版集团2019年3月出版 定价:68元)



排序: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