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的陀螺》读后感:真诚的渲泄洋溢暖人的情怀

书世界 发表于 1年前

忆故乡、思亲人、怀往事,是这些年报刊上最多的的散文。太多,就容易产生审美疲劳。尤其是那些职业写手们投编辑所好,炮制的千篇一律大同小异的作品,更让人失去阅读的耐心。或许这个原因,对于诸如写故乡故土故人的散文集,很少愿意接近了。当韩浩月这本《世间的陀螺》送到我手中后,也被扔在了一旁。外出旅行时,匆忙中居然把它装进了包中。这书,成为旅途中唯一的陪伴,只好打开阅读。不想,当读完集子里的第一篇“父亲看油菜花去了”之后,就被作者直面人生的真诚、充满温度的文字征服了,一口气将这本书读了下去。
《世间的陀螺》这本集子收录的29篇散文,无外乎两类题材:追忆亲人,回想往事。应该说,这样题材的散文司空见惯相当普遍。作为一个散文写作者我知道,这样的题材要想出彩,吸引读者,打动读者,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世间的陀螺》之所以具有磁石般的吸引力,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全书充满了一个“真”字。作者将内心深处最真切的记忆、最真实的想法,通过文字渲泄出来。这些文字,不做作,不卖弄,不虚情假意,完全是作者真情实感的表达。真实的故事,真实的情感,两者交织,构成动人心魄的力量。正是文字中凸显的“真”字,引起了读者的共鸣。就以“母亲在远方”为例吧!作者截取生活中的一些片断,有张有弛,来表述自己与母亲之间若即若离的关系!作者的家族是不幸的:“我们的家,在我童年时就已破碎。父亲去世不到一年,母亲改嫁。”接着作者回忆道,也许是自己顽皮、惹事甚至偷钱而让母亲厌烦造成母亲离开这个家。母亲的离开,应该在作者心中留下了伤痕。所以,当随爷爷迁往县城居住之后,母子间居然有七八年音讯皆无,“母亲没来学校看过我,没来过信,也没委托什么人捎来过东西。”然而,在十八岁那一年,自己开始在工厂打工后,突然有一天母亲捎来口信要买礼物送给自己。最终,母亲掏出300多元钱,给自己买了一辆变速自行车。但毕竟与母亲自小不生活在一起,相互间缺乏更多的了解,所以,作者与母亲之间鲜有语言的交流与亲昵的表现。不过,透过点点滴滴的小事,照样能看到亲人之间“打断骨头还连着筋”的深厚情谊!所以,作者在文章中才这样说:“经常会想到这样一个场景:有人敲门,是母亲来了,她已经老了,老到无人愿意照料,只有投奔她唯一的儿子。我也准备好了迎接她的第一句话:娘,您回来了!”母子之间的深情,透过这段文字表达得淋漓尽致。这也应验了那句话:真水无香,大爱无言。这样用真诚叩击读者心扉的,在“有关爷爷的坏话,正在消失”“他是世间一枚笨拙的陀螺”等篇什中,都体现得十分突出。 率真的文字,传递的是朴实的情感、真挚的情感,自然具有征服读者的力量。难怪人们说,真实是散文的生命。这话一点不假。《世间的陀螺》就是最好和证明。
从《世间的陀螺》一书中支离破碎、断断续续的叙述中可以拼凑成这样的图景:作者青少年的生活是艰辛的,家庭是不幸福的,亲人间至今还有不少说不清道不明的矛盾,生活中也遇到过许多不愉快。文学是生活的映照。好多有相同经历的作家,都对在文字中原封不动甚至放大这种苦难。而这样的作品,读之会感到压抑、没重,窒息,常常让人喘不过气来,继而对生活产生愤懑、失望。不过,《世间的陀螺》一书中的每一篇文字,却丝毫没有让人感到生活的无奈与绝望,相反还散发着向人的力量、洋溢温暖的情怀。作者的父亲不到30岁就因贫穷被一场小病夺去了年轻的生命。但作者在“父亲看油菜花去了”一文中,根本没有流露多少对社会的怨恨、不满,而是尽量压抑心中的痛苦,用轻松的口吻讲述过去的故事。尤其是在文章的结尾,作者是这样写的:“醒来拉开窗帘看到外面清亮的阳光、听到 鸟鸣、感受到微风、内心充满喜悦的时候,会有一个声音说,父亲,我知道,这是因为你的缘故。”其实,这不仅说明作者具备高超的驾驭语言的能力,更重要的是,作者是用理性的审视来克制内心汹涌的情感,将人生遇到的困境与冲突消解于微笑与拥抱之中,所以才能让文字中充满着正能量。作者为何能笑对生活的痛苦呢?这段话暴露了其中的秘密:“如果故乡不能给我们安慰,那么异乡就不能了。”故乡制造再多的苦难,总归是自己的故乡。正是这样的情怀,使他不埋怨亲人间的纷争、不芥蒂往事造成的困扰,用平各的心态,看待人生风云,从而让自己的作品,充满向上的力量,暖人的情怀。

(《世间的陀螺》 韩浩月 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9年2月出版 定价:35元)



排序:
加载中...

书世界

欢迎来到书的世界

1年前 加入, 长居 济南


关注

5

粉丝

7

评论

0

文章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