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

书世界 发表于 1年前

小时候有次一只麻雀飞到了我家阳台,我有点惊喜,但看得出来它受了伤,飞不动了才在这里稍作停留,我想给它点米和水,但稍微往前走了几步,它的尾翼立刻直笔笔地树起,贴在墙上虎视眈眈地望着我,这是个防御姿势明显的动作,我当时就楞在那里。可想而知,它经受过人的伤害,才会有如此剧烈的反应。

对于人类来说,麻雀很微小,它已身处立锥之地,却仍然受挫于人的恶意。人不能做到与万物和平共存,对生灵缺乏敬畏之心,源于一种自大的误解,这不仅在于误解了比我们弱小的动物没有可取之处,同时想当然地认为看上去强大的动物一定会给我们带来威胁。 在喧嚣浮华的大环境里,人类的声音太吵闹,远远盖过了其它生灵要求共存的呼喊。

华姿的书放大了它们的声音,仔细驻足聆听,我认识了一些很有意思的生灵,也让我用一种新的眼光来看待那些习以为常的动植物。长在沙漠中,只有短短几分钟绽放时间的睫毛草、优雅机敏的豹子、温顺谦卑的驴、以腐尸为食,却同时也是大自然清洁工的秃鹫、像人一样直立行走的拉布拉多犬、样貌奇特的犀鸟、会装饰自己小巢来吸引雌鸟的蓝园丁鸟,华姿娓娓道来它们的生活习性和自己的所思所悟。

虽然用人类的认知来揣摩它们的语言和想法,也许未必准确,就好像我们不理解鲑鱼为何在淡水河出生,却在海洋生长,又要回到出生地产卵,为了这一生仅有一次的产卵,它们在激流险滩中逆流而上,用生命来完成自身的延续。它们为何不选择下游或是没那么湍急的河道?这种不可抗力源自何处?答案莫衷一是,但我们确实能从它们的千里溯洄中学习这份坚定与热情。动物对爱情的忠贞不渝也让人咋舌,犀鸟、天鹅、狼、蓑羽鹤、豺,我忍不住愿意相信,它们其实也懂得。

有些动物并不为人所喜,除了上文提到的秃鹫,还有经常被冠以恶名的黄鼬,“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这句歇后语众所周知,但黄鼠狼实际只在缺乏食物的时候才会吃鸡,它是捕鼠好手,从这个角度看,它们是不是没有显得那么面目可憎了?这样的偏见在人与人之间也属常见,当自己的视野囿于一隅,我们容易被定见与轻视蒙蔽了双眼。

天不生无用之人,地不长无名之草。每样生物都有来到这个世界的意义,同样也有被学习借鉴的价值,这本小书传达的正是这个容易为人忽视的普世价值。我喜欢华姿看待周遭万物的态度,因为平等,所以善于挖掘大自然的亮点与美好。她的文风隽永,道理朴实,读来让人如沐春风。



排序: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