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艰难,选择世界成为《球形的荒野》

书世界 发表于 1年前

在推理小说中,一直偏爱社会派推理,无他,因为社会派与现实相结合,是具有时代感与责任感的作品,是为社会中的每个普通人所写的,而在所有社会派的作家中,松本清张无疑是最彻底的那一个。在他的笔下,少人物而多政治,人们总是为了政治目的而存在,或如强蚁一般努力生存,或如水波一般平淡的生活,而在这一部《球形的荒野》中,松本清张展现了自己另外的一面,让我们看到他是如何将情与理,家与国联系在一起的。

 

松本清张先生确实是大宗师手笔,他的故事起因总是平平淡淡,令人疑心这样的故事该如何讲述下去,节子女士喜爱古寺,在一次参观中无意发现了一个与舅舅笔迹类似的签名,而身为日本外交官的舅舅在十七年前二战结束前夕已经病逝异国,这独特的签名在她内心中种下了疑惑的种子,仅仅是如一根丝线般细小的事,却牵连出一个又一个的人物,乃至在历史中影响至深的事件,以及二战时期日本的历史,历史本就是属于每个人的,每个人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每个人都有想要守护的人与事,每个人也都在自己坚持的信仰而努力,每个人的合力聚合在一起变成了历史的走向,历史的走向是必然的,但是却无法避免个体的牺牲,有些人死了,成为了英雄,有些人活着,他的功绩却无法评判,就如历史的走向一般迷离而无法判断。这是一个如东野圭吾《圣女的救济》一般的推理小说,结局指向一个简单的答案,可是我们依然急迫地想要知道为什么是如此的答案。

 

松本清张先生以及那个时代作家,他们的作品乃至于他们的思维中,都被刻上了战争的影子,这浓重的阴影在任何作品中都若隐若现,有时候是主角,有时候只是角落里不起眼的一个配角,可是读者都知道,不论故事如何发展,我们都无法忽视战争,因为我们知晓,无论它伪装成什么样子,它都是这世界中绝对的主角,而战争背后牵扯的是意识形态的差异与信仰的不同,这些差异是永远无法消解,时间也无法磨灭的。在《球形的荒野》中,战争又被具象化了,它是主战主和不同的派别,是家庭与国家的差别,是穷兵黩武的政府与每个活生生的国民的区别,是每个人的选择,也是意识形态的斗争,是不同信仰的延续。如果这样的选择放在每个人面前,那么都是最沉重的选择吧。

 

作者在书中探讨了一点点关于人类的存在问题,我们如何感知自己存在着,一个人又是以何种方式存在的。我想是因为和别人的交集与别人的交往与所有人的联系塑造了一个人的心灵与头脑,在之后的无尽岁月中,这种交集与经历会不断得到强化,人也之所以成为人。所以有那样一种说法,人死去的时候还不是真正的死去,而是没有人内心中怀念着你了。所以一个人虽然死了,可是他还是活在每一个爱他的人心中,这样他的生命也得到了某种延续,所以一个即使在社会性上已经消失的人,会内心空空荡荡,只想回到故土,只想向所有曾经认识的人表示自己还活着,因为那种内心顽强想要活下去的信念抵挡了理智,做出了决定。

 

这本书的悲凉之处,就在于作者笔下详细地描写了每一处日本的美丽景色,令读者仿如亲见,而这些在某些人的眼中却是渴望却遥远的故乡景色,再也无法触摸,而所有的景色也都失去了色彩,以至于世界都成了“球形的荒野”,这真是极度的悲伤。

 



排序: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