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不羁中的深意

书世界 发表于 1年前

提到寺山修司,似乎离不开“前卫”二字,他短暂的一生极为丰富多彩,他是诗人、编剧、剧场艺术家、电影作者,又是一位赛马评论员、摄影师和生活改革者,广泛的涉猎也许是造就他天马行空的作品风格的一大原因。我并未看过寺山修司执导的电影,但这本书却也能让我对他的奇思妙想管中窥豹一番。这个幻想图书馆以别人的书为引,收藏的是他个人的见解与想象。

既然是图书馆,先来说说他对书的看法。讨论书的书层出不穷,在创作者穷极了书的题材和种类后,开始在书的制作方式上另辟蹊径,对此的精益求精也是人类需求的反射,在15世纪,对书有兴趣的人被当成是一种病,需要治疗,治疗方法是出去干活,或是读实用的书,显然爱书被当成是一种沉浸在内心世界的做法。寺山修司说书中的内容是现实世界的隐喻,但书的实体只不过是纯粹的纸堆。现在爱书者有之,爱书也成为一种无可厚非的行为,却也多了拿腔作调的人,抛弃了书的实质,沉醉于书背后的镜像中。

极端的胖子和瘦子、胴人、橡皮人、魔胃人,幻想图书馆里也收藏着各式各样的人群,寺山修司虽称之为怪物的嘉年华,但并不认可对怪物的划分,所谓的标准不过是占着数量上的优势罢了。畸形残缺并不是生而如此,而是大众定义了正常人类,将不属于这个范围的人视为残缺。这种做法其实不止是针对“怪物”,还延伸到了生活的各个方面,人种、肤色、性向,我们躲避在大众的影子下,肆意发表着自己不知轻重的言论,实际是屈服于自己的懦弱。

关于女性在推理小说中所扮演角色的所思所想也非常有趣,女性为何总是在其中充当尸体?性别差异和歧视是女权主义者不断批判和力图改变的现状,但有时过分强调差异,反而将自己放在了弱势地位上,外表的强悍恰恰透露出内心的胆怯,做一件事努力过头了,容易违背我们的初衷。细究下去,寺山修司要说的东西其实没有那么怪异和离奇,他将其中的因果本质抽丝剥茧出来,暗合着我们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狼人已是影视戏剧作品中一个喜闻乐见的题材,我们赋予狼人神秘的力量感和浪漫情怀,在寺山修司的图书馆里,狼人的存在莫衷一是,他们究竟是否存在,抑或是一种精神疾病?我看得津津有味,及至最后,忍不住哑然失笑。寺山修司一语道破这种无谓的争执,无论是谁,只要在袭击他人时,看自己映照在镜子里的脸,都会感到吃惊的,他们没有发现,其实自己也是一匹狼。狼人又如何?和人的本性其实并不相差多少,最后的一句话仿佛将人类从自己的神坛上拉下来,重新审视自身。

这个图书馆的每一个主题都让我觉得兴味十足,一开始读还觉荒诞不羁,越往下看,越觉得寺山修司要表达的深意与内涵就蕴藏在看似怪诞的引文背后,让人流连忘返。



排序:
加载中...

书世界

欢迎来到书的世界

1年前 加入, 长居 济南


关注

5

粉丝

7

评论

0

文章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