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玫瑰与白玫瑰间的缱绻之情

书世界 发表于 1年前

《玫瑰传奇》将背景定于1916年至1985年的德克萨斯州哈伯克特镇,跨越了三代人的命运与情感,托利弗和沃里克来自英格兰玫瑰战争中两个敌对的阵营,兰开斯特和约克,他们还保留着对各自家徽的忠诚,托利弗只种植红玫瑰,沃里克则种植白玫瑰,但两家关系亲密,玫瑰成了一种美好的象征,一方赠予红玫瑰是代表请求原谅,另一方若回赠白玫瑰意味着接受道歉,给予谅解。这一意象贯穿全书,成为联系爱情、亲情、友情的动人乐章。

玛丽•托利弗和珀西•沃里克的故事最是牵动人心,篇首以玛丽的角度切入叙述故事,倒叙的手法让人在阅读时更为揪心,早在最初便让读者知道他们彼此属意而终究抱憾终身,是什么让珀西成为了玛丽心上无法拔除的一根刺?玛丽和珀西在青葱年华之时都年轻气盛,不愿为对方做出妥协,玛丽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强人,她对继承到的萨默赛特庄园投注了极大的热情,婚姻也不能让她动摇丝毫努力工作的愿望,而珀西的自尊不允许他爱上的人将他置于第二位,他们的恋情一开始就处于激烈的博弈中,他们在赌对方为自己妥协的可能。

然而,玛丽和珀西在相处中感情愈发深厚,这种矛盾也变得更为突出,他们的骄傲和固执造成了不可弥补的误会,他们的决断来得太晚。玛丽明白了她能够失去萨默赛特,却不能忍受珀西不在身边,而在珀西看来,一个全情工作的玛丽又有什么关系呢?重要的是他有她的陪伴。明白了孰重孰轻的两人却像受到命运恶意的捉弄,人生的轨迹自此背道而驰。他们周围的人也因这个变化有了不同的人生,奥利对玛丽不求回报的爱、露西对珀西深刻而扭曲的爱、珀西与维特父子间复杂疏离的关系,这些无可奈何的情感让人不能不扼腕痛惜。

玛丽将之归结于托利弗诅咒,她所承受的一切似乎印证了这个诅咒,由于剥夺了母亲与哥哥继承的权利,她被动地承受着他们的冷漠与敌意,眼睁睁地看着彼此渐行渐远。她失去了这辈子最爱的人,她唯一的孩子也在十六岁死去,从此再无子息。当玛丽年岁渐长,当她看着自己的侄女燃烧着和自己一样对庄园的热情,当她越来越恐惧蕾切尔会走上与她相同的道路时,她立下了这个几乎让所有人都费解的遗嘱,而接连的误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蕾切尔能明白玛丽的苦心,回赠她那束白玫瑰吗?一直到书的最后一刻,绷紧的神经才慢慢舒展开。

莱拉•米查姆讲述了三个人的故事,玛丽、珀西、蕾切尔,虽叙述视角不同,但却以时间顺序展开,读来颇为流畅,且她对情节的铺展与高潮的设计都非常精彩,让人沉浸在玛丽与珀西跌宕起伏的爱恋中。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蕾切尔的故事,对蕾切尔这个人物,米查姆的塑造力度不够,她的性格较为单一,转变也显得生硬,她的故事更多让人觉得是为了推进情节发展而延伸出的,大大削弱了前两个故事的感染力。但不可否认的是,这部小说对情感的刻画与红白玫瑰的意向极为出彩,玛丽和珀西的故事更是让人看得欲罢不能,美而动人。



排序:
加载中...

书世界

欢迎来到书的世界

1年前 加入, 长居 济南


关注

5

粉丝

7

评论

0

文章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