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伤纪》读后感:飞鸟与鱼

书世界 发表于 1年前

看《哀伤纪》会令人怅惘。

 

因为现在这个年代似乎再也没有人会那么全情投入爱情了,作者的笔调广阔而哀伤,“我曾经把世界上的一切变成你”,这是怎样的一种爱情啊。现代的人忙着旅行忙着看手机里一切简短的东西去耗费漫长的时间,忙着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包括爱情的苦,我们把自己保护得太好,却忘记了人生是多么短暂,而痛苦可能才是人生真味。

 

书的结构很妙,分为两段,一为《哀歌》,一为《哀伤书》,私以为这两个部分缺一不可,放在一起才是绝配。《哀歌》写于1986年,而《哀伤书》写于2014年,是《哀歌》的续篇,中间隔了几乎20年的岁月,看这两篇,仿佛看到作者的改变,不仅文笔不同了,故事也变了样貌。在1986年,那是一个年轻人如创世纪般的爱情故事,爱情是她的信仰,这样阔大无际的爱情不需要姓名,在我的世界里只有你,我根本是以你为中心,在你周围创造了一整个世界。这样的爱情纵然哀伤,纵然是被山与海阻隔着,纵然是飞鸟与鱼的爱恋,却是令人羡慕的,一生只要一次。就可以抵得过之后生命岁月之中的所有平淡与伤害。

 

而这样爱情故事如果没有之后的续篇《哀伤书》,也只不过是一个爱情故事罢了。之后2014年的故事是在哀伤中夹杂了时间对于生命的领悟,于哀伤中复有一种苍凉,那是关于生命的无奈,告别的痛楚,也仿佛由其中印证出自己的改变。《哀伤书》里,每个人都被赋予了姓名,于是每个人也回归于社会关系之中,郑星光、占、小汶、蒋明经,他们每个人都占据了金洁儿一段美好的时光,又先后离去,有些是生离,却也为时间阻隔,有些是死别,空余无奈。这人世间有多么复杂的情感与无奈啊。生命终会由时间为她披上一层一层的外衣,让情感不再单纯,让所有情绪都更五味陈杂。但是由于衰老,由于别离,有些情感却也更显刻骨铭心,也更绵长,因为那些牵系,不因时光而变淡,不因距离而阻塞。那个人始终还是那个人而已。

 

读完《哀伤纪》,深感人生的底色是哀伤的,我们会因为飞鸟与鱼的爱情而哀伤,或者即使得到,最终难免失去。那样澎湃厚重的爱,会自然让人产生哀伤之感,因为这爱太好,而更想持久,因为这爱太好,终是不能持久。但是我们总是会去追寻,想要拥那不可能的爱入怀,即使之后像风一般消散。但终是无怨无悔的吧。因为那被吸引的初见面的一笑,一只手,终是无可抗拒的。“一生只爱一个人,一世只怀一种愁”,这是人生哀伤底色中的一点光,一口甜。怎舍得?



排序: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