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毒舌讽刺剧!——王尔德《不可儿戏》译者序

书世界 发表于 1年前

u=1892533992,818300407&fm=21&gp=0.jpg

最爱毒舌讽刺剧!

——王尔德《不可儿戏》译者序

文/鲍冷艳

本剧的英文原名为《The Importance ofBeing Earnest》,字面含义是“严肃认真的重要性”,该剧完成于1895年,属于王尔德后期重要的作品之一。本书的中文译名根据习惯,依旧沿用了《不可儿戏》

关于王尔德的生平及其在唯美主义和颓废派运动中的地位,因为牵涉因素过多,而且涉及到文学史上不少具有争议性的话题,在此不一一展开。在此仅就王尔德的戏剧语言,说说个人的一些感触。

王尔德的语言极富特色,有些粉丝在网络上封他为“腐国第一毒舌”。是不是第一,倒也见仁见智,不过毒舌一词,确实当之无愧。随便举两个剧中的例子,这两个例子都出现在第一幕中,第一个例子是王尔德借主仆二人的对话,嘲弄已婚人士精打细算的持家风格:

雷恩:先生,我认为这要归因于葡萄酒的等级问题。在那些已婚人士的家中,我很少看到一流的香槟品牌。

阿尔杰农:老天爷!结婚能让人变得如此没品吗?”

第二个例子是作者借阿尔杰农之口,对世事发出的感慨:“真相很少能单纯,真相也从来不简单。如果真相单纯或者简单的话,那么现代生活就成一潭死水了,还有现代文学也就成了无源之水了。”如果联系到作者本人的经历以及创作过程,就更能体会其间的况味了。

但是对于王尔德的语言,要注意一个问题。这些似是而非、似非而是的语言,都是有上下文关联的,如果单独拎出来,很容易引起误解。以前是那句“为了艺术而艺术”,结果成了一些晦涩无聊作品的辩护词了。现在还有一句话,“只有浅薄的人才不以貌取人”,结果现在有人把它倒过来理解了,“我以貌取人,所以我很深刻”!其实该话原出自《道林·格雷的画像》,其含义并非仅仅是字面上的,还要根据上下文来理解。

《不可儿戏》中,也有类似的台词,比如很懂文化的格温德伦说:显而易见,这是一个玄学问题。我们都知道,就像很多形而上学的问题那样,玄学对现实生活几乎毫无进益。”如果就此得出王尔德鄙夷哲学,那只能说是胶柱鼓瑟了。因为他要真的不曾探究形而上学,那就写不出那些多含义隽永的戏剧作品,也写不出《快乐王子》《道林·格雷的画像》之类的经典小说,这句话只能说王尔德厌烦那种摆弄概念的冬烘先生罢了。

另外,本剧中出现了一个词“bunbury”,并且还延伸出了“bunburyist”等词。根据《21世纪大英汉词典》的解释,bunbury的含义较为复杂:旅游观光、游览,找旅游的借口,找推诿责任的借口。因此在译作的过程中,我采用了半音译半意译的方法,同时为了增加喜剧效果,将该词译成了“蹦蹦跳”,并且就此延伸出了“蹦蹦跳分子”、“蹦蹦跳主义”等词汇,在此做以说明。

 

译者虽然觉得该剧非常很好笑,但读完后也有某种酸涩的滋味。大概好的喜剧作品,不论是舞台剧,还是电视电影,都会在结束的时候,给人留下某种错愕的感觉。比如周星驰早期的一些喜剧,《唐伯虎点秋香》、《鹿鼎记》等,令人捧腹大笑之际,也能看出某些世事的荒诞之处。(说句题外话,我个人很喜欢九十年代周星驰和王晶、萧若元、李力持等人合作的那批喜剧。虽然在普通观众的印象中,后面两位电影人的名气不是特别大,但是,离开了他们的周氏电影也不再展现出蓬勃的市井气息了。当然了,有些评论人士说周星驰后期作品属于更高层次的作者电影,我不是很懂电影理论,只是觉得后来的电影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有趣了。)。

译完后,正当有些怅然若失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一则明人笔记,刚好也和《不可儿戏》一样,涉及到母子失散的话题,其荒唐不经之处同样令人茫然。或许无论中外,无论华夏还是欧美,伪善之徒善于沽名钓誉都是很常见的现象吧?其实父慈子孝、夫德妻贤之类的传统文化绝对是好东西,但是任何一种美好的道德情操如果和现实利益挂钩,就很容易滑向“矫激”的程度。比如,《不可儿戏》中的布莱克奈尔夫人,她对女儿和外甥的婚事本来就是基于财产地位的考虑,可是又非得摆出一副冠冕堂皇的样子,因此剧中很多令人啼笑皆非、违背常识的台词,都出自该角色。

【矫激:奇异偏激,违逆常情。清代诗人赵翼就有“衰世尚名义,作事多矫激”的读史评语。】

最后将该笔记摘录如下,读者若与《不可儿戏》对照阅读,其间的滋味应该值得细细揣摩:

“闽中一娼色且衰,求嫁以图终身,人薄之,无委禽者。乃决之术士,云年至六十当享富贵之养,娼不以为然。后数年,闽人子有奄入内廷者,既贵,闻其母尚存,遣人求得之,馆于外第。羿日出拜之,遥见其貌陋,耻之,不拜而去。语左右云‘此非吾母,当更求之。’”左右观望其意,至闽求美仪观者,乃得老娼以归。至则相向恸哭,日隆奉养,阅十数年而殁。”

——明朝·陆容《菽园杂记》卷六

将这段话翻译成白话文,大意如下:福建有一个妓女因年老色衰,想从良,可是不成功,还被人取笑。于是去找算命先生卜卦。算命的说她到了六十岁的时候,会有人养她,日子还过得非常滋润。妓女当然不相信了。过了几年,有一个来自福建的太监在京城的宫里发达了,听说自己的母亲还健在,于是派人去寻访,并且安顿老人家住在外府中。第二天,太监去拜访老母的时候,远远地看见她的容貌丑陋,觉得很没面子,赶紧开溜了。他对手下说,此人并非他的母亲,要众人再去寻访。手下人非常懂事,就到福建寻找长相上得了台面的人,最后找到了那个妓女,并且把她带回京城了。到了京城后,妓女和太监相见,两人抱头痛哭,接着太监厚养妓女。妓女过了十几年的富贵日子,颐养天年,然后仙逝了。

《不可儿戏》作品链接:https://read.douban.com/ebook/19868200/

《玩偶之家》作品链接:https://read.douban.com/ebook/15650518/

 



排序: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