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舞蹈史话》读后感:舞蹈之美,在骨不在皮

书世界 发表于 1年前

小书开始前,沈宁先生写了一段轶事,1939年在一艘驶往重庆的摆渡小船上,一位中年人的皮包曾经落水。这个看似毫不起眼的日常细节,牵出的正是这本《中国舞蹈史话》的故事。

那个年代,没有复印机,没有电子资料没有拷贝。一份文稿就是一份文稿,不管你的研究有多么深入,付出多少心血,遗失了即不可考,落入水中的被损坏的和作者在各类运动中被盗劫、夺取的一样,将成为空白,由此可见,这部小书,小则小矣,价值却非同小可。诚如作者自己在前言所述:中国舞蹈的历史颇为悠久,但过去尚无专书,加以系统的叙述。如果我们细心驻足,其实在新中国成立后,政治环境趋于安定,但是这个领域的专著其实也是很少的,王宁宁主编的《中国舞蹈史》出版于90年代,已经多次再版,虽然是简体性质,但是也是行业里最重要的专著了。1983年出版的这本《中国舞蹈史话》可以说是标志着我国舞蹈艺术研究的新进程。填补了舞蹈学科的空白,也扩大的艺术研究的领域。与后来的这本《中国舞蹈史》相比,常任侠先生在这本《史话》更有侧重点,24篇文章,相对独立又各有侧重,专文重点介绍具有代表性的舞蹈,更具专著性质。比较遗憾的是,《木偶皮影艺术史》已经遗失了,常任侠老先生研究的这个版本已经无从考了。

从书里推断,大约在30年代初,常任侠老先生就开始涉足研究中国舞蹈史了,1935年,他曾经到日本进行,研究的课题是《宋大曲金院本与元剧演变之历程》,以此开启了中国古代文化与西域交流的关系,以及中日两国古代文化交流的历史。之后研究领域又拓展到东方古代音乐、舞蹈及演剧史。从30年代始到80年代出版此书,疏忽半个世纪。我们现在的很多人都觉得学术研究非常好搞,研究生三年出三万字左右的论文,博士读两年出一本十万左右的论文,要是用这个标准来看,常老先生的这本书从文字数量来看实在是质量不高,且如今写专著论文有知网、大数据,很多人都觉得学术上很难有新的突破,更有一些人是把各种资料粘粘贴贴、敲敲补补。然而,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比对,才更能看出学术研究的价值。在这五十年里,用“筚路蓝缕、披荆斩棘”来形容那个年代的学术研究毫不夸张。并无前人的资料可考,所有的资料都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找,去对比,去钩稽。在读“大家小书”系列中,几乎所有的学术专著都绕不开“敦煌”,我相信,对于那个年代这一批“大家”来说,敦煌简直就是一个大宝库。在这本书里,常老先生也数次提到敦煌千佛洞的壁画,被发现的文史资料。不过我们都知道敦煌虽然是个文学艺术研究的大宝藏,但是很多资料其实并不容易获得。从被发现的第一天,最珍、最奇、最秘的都被分散各国,这些资料的获得对于学者来讲,难度非常大。他们在开垦一片处女地,虽然研究成果尚数首例,但是难度却远非后人所想象。金开诚老先生在《传统文化六讲》中说,其实学术研究永远会有新的成果,从某种程度上讲,可能还是我们现代人不愿意付出更多的努力,所以这些前人的研究成果才显得更珍贵和权威。以后,随着出土文化的被发现,很多定论是要更改的,但是常任侠先生在中国舞蹈史上的研究成果,就目前而言,还没有更多的成果能“补他的缺失”。

这本小书很有趣,有趣就在于常老先生重点放在民间舞蹈艺术的发展,并从舞蹈美学的物质基础、本质灵魂、表演手法等方面论述了其审美特质。很多舞蹈很有接近性,比如花鼓、秧歌、五方狮子舞等,虽然日常我们是不常见,但是都在影视艺术作品中见过,还提到了巫舞,其实就是我们小时候熟悉的萨满跳大神,不过是外行的看热闹,学者论的是门道。书里对《霓裳羽衣舞》有专述。



排序: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