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陵墓到屏幕——走近《图像的生与死:西方观图史》

书世界 发表于 1年前

前言:

当“图像”成为研究的问题,图像的内容便变得纷繁复杂——它在宗教、艺术、文化、科学以及媒体中流转,它在公众与私人的领域里都留下了重要的印记,可以说,它现身于传统与现代的任何一个阶段。

《图像的生与死:西方观图史》

1作者 : [法]雷吉斯·德布雷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六点分社

原作名:Vie et mort de l'image: Une histoire du regard en Occident

译者:黄迅余、黄建华

出版时间:2014年8月

ISBN:9787567521292

最优版本纸质书底价:亚马逊(RMB:34.60)

最优版本电子书底价:无

书籍概要:

《图像的生与死》讲述了图像在西方的起源、演进和死亡的历史,深刻分析了技术革命与集体信仰对于图像所产生的影响。作者从西方哲学、宗教、艺术、科技、媒体等方面,对图像的发展史进行了详尽又深入的解读。对于大众文化以及媒介传播方面感兴趣的读者,这部作品能够提供较为系统的图像史介绍。

 

2

(埃及壁画。图片来自网络)

一.图像的开端

 
死亡与墓葬是图像的发端。图像是生与死、可见与不可见之物之间的媒介。借助图像,观看者与对不可见的力量进行持续不断的沟通。

(一)图像以象征作为表现手段:图像表达的是无言之义。通过象征,图像传达出同时获得其创作者与观看者皆能认可的独立主题。

(二)象征通过群体发挥力量:借助象征与群体的力量,图像在宗教与政治方面发挥重大作用。一方面,代表着肉体与欲望,饱含诱惑与情欲的危险;另一方面,图像具有强大的政治凝聚力量,成为政治扩张的工具。

1.图像利于神圣思想的传播:图像的显现令圣灵变得实在,便于拉近信仰与信徒的距离,扩大基督教信众的范围。
2.图像能赋情于意识与教条:凭借群体对具象征意义的中心图像的认同凝聚成员,如简易的十字架图像可以直接和崇高的基督信仰联系在一起。

3

(乔托《圣方济各与小鸟》。图片来自网络)

二.图像的变迁

 
图像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多样性是其精髓。

(一)图像的发展阶段:在人类发展史上,图像的轨迹可以根据传递技术的演变分三个阶段。

1.偶像时代:这一时期从文字发明延续到印刷术发明。这一时期图像的参照物是上帝与超自然,其特点是通灵,使人能通过图像的象征感受并信服上帝与超自然的力量。巫师以及工匠是这一时期的图像制造者。
2.艺术时代:这一时期从印刷术时代持续到彩色电视时期。这一时期的图像是让人观看的,其目的在于引人愉悦、使人入迷,艺术家是这一时期的图像制作者,天才的灵感在图像制作中的中心作用受到肯定。
3.视像时代:即我们现在身处的时代。图像以数码与模拟的状态呈现,图像是用来读取的,创业者的标识和企业的商标成为图像的归属者。

(二)艺术是被过度神化的图像:艺术不等同于图像,图像的历史比艺术的历史更为漫长。艺术的概念最初发端于文艺复兴时期。文艺复兴之前不存在艺术,更不存在艺术史。

1.美在古希腊是永恒的超验和非感性的理想,古希腊对于美的讨论是哲学性和宗教性的,而不是艺术性的。
2.中世纪经院哲学里,美是在形而上学的范畴内被探讨的,艺术的概念同样不存在。

(三)风景是长期缺席的图像:风景在古希腊文化、拜占庭世界以及中世纪的拉丁文化里始终是缺席的。

1.风景意味着人文主义的审美,即背离上帝与宗教,将目光转向自然和大地。
2.与风景画共同兴起的是肖像画,以无名之辈入画,造就平凡的英雄,同样是对中世纪神圣图景的背离。

4

(雷斯达尔《维克的风车》。图片来自网络)

(四)现代博物馆的图像:现代的艺术从宗教的教堂转向了艺术品的博物馆,图像的形式与周边被推崇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但图像作为符号之外更深刻的象征意义则被忽视了。

1.图像通过广告与宣传,逐渐退化成为单纯的符号。
2.艺术与金钱结合在一起,艺术成为一种全球性的宗教,融合了各种文明与风格,却不能成为人性的纽带,而是一种对于享乐与消费虚无的着迷。

 

三.图像演变为视像化

 
视觉的机器取代了人手创作的图像,人们随之进入了视频的空间。这种变化不仅带来了技术的革命,也带来了社会伦理的革命。

(一)视像的艺术诗学:从摄影、电影、电视到电脑,视觉艺术之间的全新关系成就了一种全新的艺术诗学。

1.数字技术的掌握者成为艺术等级的裁判。
现代艺术依旧存在着高低等级的关系,而影像机器的演变支配了为艺术等级的区分,即艺术与美感不再由艺术家掌握,而是工程师。

2.现代艺术不能再同时获得地位与观众。
各个艺术门类的存在往往取决于其不同于其他门类的独特性,而艺术的冲击力也会随着技术的更新逐渐减弱。拥有较高艺术声誉的艺术门类往往缺乏观众市场,而普遍受到观众欢迎的艺术门类则往往因其过于通俗而难登大雅之堂。

(二)视像作为偶像:视像本身存在着悖论,视像成为新的偶像,但视像也消解着偶像的意义。

1.视像是现代话语权力的权威,但视像也让权威失去了权威性。
视像造成了权威的转移,即原本作为权威的知识逐渐式微,主宰视像的人成为新的权威,而数字媒介的虚拟和不稳定将权威导向了粗暴和失职。

2.视像的本质决定了视像的权威性无法成为代表人类核心理念的权威。
视像是以娱乐为原则,无法反映诸如公平、正义等抽象的事物。视像对现代社会的权威作用直接导致了集体思维观念逐渐趋向不思考的状态。

5

(老式电影放映机。图片来自网络)

(三)视像作为真实:视像成为现代生活中人们认识世界真实性的依据,而这种依据又取消了生活的真实性。

1.视像具有倾向性,倾向于掌握社会权力的人,即社会的强势者。
所谓民主的政治被视像以及传媒的力量所主宰;强权者控制了大众传媒的出镜率,在实际上主宰了社会秩序的衡量标准;视像背后相对应的工业化发展赋予了发达国家作为人类文明代表的垄断地位。

2.视像具有主观性,视像的确证性和客观性背后包含着主观性。
看似客观的视像以及大众传媒,实际上充斥着操纵视像者的利益、取向以及主观的偶然性。

3.视像的真实是一种虚假,极端真实的视像世界造成了极端失真的现实生活
引人入胜的视频造成了失重与虚假,现实与历史在视像中被虚拟了。

 

结语

 
图像并不单纯,它是宗教、信念、艺术,也是风景、自然、乡土,同时也是现代生活里的政治、传媒、文化。我们生活在图像垒砌的世界里,它从远古的陵墓里走来,经历变迁,一直发展到数字信息时代的屏幕。

 
 

白苏2作者:Elinor

 

永远捉摸不透风俗的本质。

任何一种视角都可以挖掘成为奇趣历史。

 

 



排序:
加载中...

书世界

欢迎来到书的世界

1年前 加入, 长居 济南


关注

5

粉丝

7

评论

0

文章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