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工地

大吉大利 发表于 2019-10-10 16:45:36


张贝把抓住的人一审才知道,两人来自笔架峰项目的工地,交代他们任务的是个小包工头。老王正因为接连的麻烦无处发泄,总算有了方向,坚持要找他们算账。花子知道,仗着石头和张贝的本事,老王才有这种底气,换做正常情况下,先考虑能不能躲掉才是正事。

几人商量的结果,老王始终咽不下这口气,必须要找到凶手,坚决不找警察,必须自己亲手报仇,把挨的打还回去。花子无辜躺枪,被打的心有余悸,推脱回家休息,石头和张贝倒无所谓,老王再怎么任性也没有他们的资本。两人商量由张贝保护着老王,石头去抓他们的工头,趁热打铁把麻烦尽快解决倒也没错。 把抓到的两人一起关到车里,他们驱车赶到公鸡岛。

入岛的路口上,保险公司安排的换班人员,将在这里进行交接。几人远远看见一辆绿色吉普车等在那里,到了跟前,从车上走下一个平头男子,黑色的西服包裹着结实又挺拔的身体。那人名叫阿哲,他与两名保安进行简单的交接后,跟几人互相认识了一下。奇怪的是从阿哲走近开始,张贝就感觉身体热血沸腾,有种力量倍增的感觉,几人简单的介绍后继续上路。

这里原先只是一个荒岛,也没有公路能够连接,因为市内港区越来越不够用,当地想到了将公鸡岛整体开发,小岛设计成三面都是港池,相应的堆场、仓库都在他们附近。现在正是岛内建设的高峰时期,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工地。

几人按绑匪的指引,兜兜转转来到一处工地,正是开饭的时间,大批的工人都在闲散状态。见有车进来,目光都转向这边,石头将两人押下车,更多的人开始向这边聚集过来。原本看热闹的人就不少,这些人又都认识两个绑匪,几个不明真相的工人愤怒的冲了过来,二话不说的向石头挥拳打来。

石头自然不必躲闪,任由他们打向自己的身体。但是,打的越重回向自身的伤害也越大,每人只有一拳的机会,立马老老实实的蹲下喊疼去了。张贝和阿哲护住老王,跟在石头后面向办公区域走去。 还未走近,就有人从屋内出来,呵斥几人不让他们继续前进。他不停的指挥周围工人阻挡去路,边指挥工人正面阻挡,边向受伤人员走去。边走边骂这些员工没有血气,让人欺负到头上不知还手。

周围人群一听,哪受得了这个侮辱,各种东西向石头他们飞来。张贝刚想用电流将人群驱散,却发现飞来的石头、饭盆等这些东西还没接触到他们,就已经互相碰撞一起掉落下来,只是在他们周围叮叮当当的响成一片。 他看向阿哲,只见他点头微微一笑,彬彬有礼的看着周围的一切,两手示意大家不要误会,只是来找他们的负责人,询问一些事情。

等人群安静下来,有人指给他们,工头刚刚已经上了楼去。那个在建的30多层楼房,已经基本成型,工程电梯已经升到了顶层,工头正巧出了电梯,走进楼内。 石头把两个绑匪放开,向那方向跑去,张贝和阿哲护住老王,也快步走向那个电梯位置。

等到老王他们走近电梯时,石头乘电梯已经快接近顶楼,忽然听到刺耳的金属撞击声和摩擦声,电梯看似已经失控,正快速的向下方掉落,阿哲单手平伸做出托举的动作,电梯快到地面时,缓缓的停下。空中断落的钢丝,像一条S形的巨蛇,扭来扭去的蜿蜒飘落。 几人再次会合想要上去时,却见空中一个人影坠落下来,工人们围过去,却是那个包工头,已经自杀身亡了。



排序:
加载中...

恍惚间,石头感觉被眼前一闪一闪的白光惊扰到自己的睡梦,他感受到周围一片宁静,想要活动一下,但身体好像被封在混凝土内的陶俑。再尝试着动了动手脚,感受到的却是周围坚硬的泥土,他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过了一
49    2    2    0   

下午,花子和石头到商场,买了几身衣服。然后来到一家美发店,店面不大,但是客人倒不少。一进门给人很亮堂的感觉,到处都很干净整洁。花子领石头来到个隔间,对石头介绍道:“我给你透露个秘密,别看这门头是美发店
35    0    0    0   

潇湘子平静的问了句:“401出事了?什么情况跟我说一下。”猪妖接着说:“DT401被车撞了,我调出路况监控看了下,飞出去3层楼那么高,应该是挂掉了,看样子是有人故意撞的。”潇湘子说声,知道了。猪妖又问
22    0    0    0   

石头抬起头,望向天空,像似自言自语的说:“草木有草木的用处,金玉有金玉的用处。”转头问道:“老王好像有些话,想说又没说的意思,你觉不觉得?”花子答道:“师傅现在的心事很重,又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正好今
25    0    0    0   

阿凡提走出候机楼,哥哥已经在外面候了很久,哥俩见面分外高兴,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多星期没见。回家的路上,哥哥跟他说着最近的新闻,又有一批难民到达这里,前几天刚认识了一个人,是从邻省过来的小伙子,居然认识
22    0    0    0   

经过一天的修养,老王脸色慢慢有所好转,石头从外面买回茶点,正看见老王撑住窗台锻炼,赶紧放下东西,过来扶住他说:“王师傅,你这刚输完血先多休息休息,不着急锻炼。”老王却一脸的烦躁,说:“没事,我身体好着
15    0    0    0   

经过老王的指点,石头就像迷路的人找到方向一样的兴奋。眼望着电视,脑子却在想着这两天见过的人和事,回忆着在这个时期有什么大事,是不是给未来,造成了大的影响。而他们却不知道,由于石头带来的时空效应,影响着
14    0    0    0   

护公子的私人飞机,停在一个偏僻的小机场,边检和海关人员熟的和自家人一样,看到护公子的司机推着轮椅走来,值班的人员都有些吃惊,宫妈在一旁说:“也不知道是喝酒喝的,还是被风吹到了,由塔国的医院已经联系好了
16    0    0    0   

飞近的无人机越来越多,显然有人正在指挥这里的战斗。当他发现,这种无效的进攻毫无意义时,调整了进攻的方式。石头看见所有残余的飞机,又重新编队聚集了起来,很明显,这是他们的最后一击,这些接近的小飞机不再直
18    0    0    0   

石头等人在医院办好出院手续,回到老王家中却发现屋内一片狼藉,老王却不介意,说道:“不知哪个不长眼的笨贼,来偷一个穷光蛋。”老王的这所住处,虽然位于豪华住宅区,无奈融资炒股赔了个倾家荡产,房子也就是个基
16    0    0    0   

小说的标题《最漫长的旅程》源自于雪莱的长诗《心之灵》中的诗句:“开始走上那最沉闷最漫长的旅程。”“旅程”从通常意义上是指“旅行的路程”。在这部小说中,里基唯一的“旅程”是与他的恋人阿格尼斯去拜访他在世
22    0    0    0   

大吉大利


2019-09-23 加入, 长居 文青


关注

3

粉丝

4

评论

0

文章

11
  • 暂护居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