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工地

大吉大利 发表于 4个月前

张贝把抓住的人一审才知道,两人来自笔架峰项目的工地,交代他们任务的是个小包工头。老王正因为接连的麻烦无处发泄,总算有了方向,坚持要找他们算账。花子知道,仗着石头和张贝的本事,老王才有这种底气,换做正常情况下,先考虑能不能躲掉才是正事。

几人商量的结果,老王始终咽不下这口气,必须要找到凶手,坚决不找警察,必须自己亲手报仇,把挨的打还回去。花子无辜躺枪,被打的心有余悸,推脱回家休息,石头和张贝倒无所谓,老王再怎么任性也没有他们的资本。

两人商量由张贝保护着老王,石头去抓他们的工头,趁热打铁把麻烦尽快解决倒也没错。把抓到的两人一起关到车里,他们驱车赶到笔架峰,笔架峰的名字说是峰,在地形上却是个半岛。

入岛的路口上,保险公司安排的换班人员,将在这里进行交接。几人远远看见一辆绿色吉普车等在那里,到了跟前,从车上走下一个平头男子,黑色的西服包裹着结实又挺拔的身体。那人名叫阿哲,他与两名保安进行简单的交接后,跟几人互相认识了一下。

奇怪的是从阿哲走近开始,张贝就感觉身体热血沸腾,有种力量倍增的感觉,几人简单的介绍后继续上路。

这里原先只是一个荒岛,也没有公路能够连接,因为市内港区越来越不够用,当地想到了将公鸡岛整体开发,小岛设计成三面都是港池,相应的堆场、仓库都在他们附近。

现在正是岛内建设的高峰时期,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工地。几人按绑匪的指引,兜兜转转来到一处工地,正是开饭的时间,大批的工人都在闲散状态。见有车进来,目光都转向这边,石头将两人押下车,更多的人开始向这边聚集过来。

原本看热闹的人就不少,这些人又都认识两个绑匪,见有人欺负到自家门前,自是不能忍受。几个怒气冲冲的工人走近,二话不说的向石头挥拳打来。

石头自然不必躲闪,任由他们打向自己的身体。但是,打的越重回向自身的伤害也越大,每人只有一拳的机会,立马老老实实的蹲下喊疼去了。张贝和阿哲护住老王,跟在石头后面向办公区域走去。

还未走近,就有人从屋内出来,呵斥几人不让他们继续前进。他叫嚣的指挥周围工人阻挡去路,边指挥工人正面阻挡,边向受伤人员走去。边走边骂这些员工没有血气,让人欺负到头上不知还手。周围人群一听,哪受得了这个侮辱,各种东西向石头他们飞来。张贝刚想用电流将人群驱散,却发现飞来的石头、饭盆等这些东西还没接触到他们,就已经互相碰撞一起掉落下来,只是在他们周围叮叮当当的响成一片。

他看向阿哲,只见他点头微微一笑,彬彬有礼的看着周围的一切。石头向工人们解释,因为这两人组织伤害他人,只是来找他们的负责人,询问一些事情。等人群稍稍安静,有人指给他们,工头刚刚已经上了楼去。

那个在建的30多层楼房,已经基本成型,他们看见工程电梯已经升到了顶层,工头正巧出了电梯,走进楼内。石头把两个绑匪放开,向那方向跑去,张贝和阿哲护住老王,也快步走向那个电梯位置。

等到老王他们走近电梯时,石头乘电梯已经快接近顶楼,忽然听到刺耳的金属撞击声和摩擦声,电梯看似已经失控,正快速的向下方掉落,阿哲单手平伸做出托举的动作,电梯快到地面时,缓缓的停下,张贝失控的身体也得以稳定站住。空中断落的钢丝,像一条S形的巨蛇,扭来扭去的蜿蜒飘落。



排序:
加载中...

恍惚间,石头感觉被眼前一闪一闪的白光惊扰到自己的睡梦,这是在哪里?他想。耳边并不到任何声音,只觉得身体僵硬,周围的一切都是僵硬,没有空隙。他想要活动一下,但身体好像被封在混凝土内的陶俑。自己与空气的连
91    3    2    0   

石头抬起头,望向天空,像似自言自语的说:“草木有草木的用处,金玉有金玉的用处。”两人正聊着天,远远看到小明和老王分开,几人互相挥挥手与小明告别。老王也往相反方向走去,两人目送他们离开,忽然一辆车向老王
98    0    0    0   

潇湘子平静的问了句:“401出事了?什么情况跟我说一下。”猪妖接着说:“DT401被车撞了,我调出路况监控看了下,飞出去3层楼那么高,应该是挂掉了,看样子是有人故意撞的。”潇湘子说声:“知道了。”猪妖
74    0    0    0   

    我是个自小喜爱读书的孩子,除了极小的时候内心留有翻大连环画册的记忆之外,最初的读本是《三侠五义》、《福尔摩斯探案集》与《我的遥远的清平湾》,或许就是这最初的阅读体验奠定了我之后的性格与爱好吧。
71    0    0    0   

石头等人在医院办好出院手续,回到老王家中却发现屋内一片狼藉,老王却不介意,说道:“不知哪个不长眼的笨贼,来偷一个穷光蛋。”老王的这所住处,虽然位于豪华住宅区,无奈融资炒股赔了个倾家荡产,房子也就是个基
68    0    0    0   

下午,花子和石头到商场买了几身衣服,然后来到一家美发店,店面不大,但是客人倒不少,一进门给人很亮堂的感觉,到处都很干净整洁。花子领石头来到个隔间,对石头介绍道,不要小看美女这么年轻,她可是易容术大师哦
64    0    1    0   

巴希尔走出候机楼,哥哥已经在外面候了很久,哥俩见面分外高兴,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多星期没见。回家的路上,哥哥跟他说着最近的新闻,这边从祖国逃出来的难民很多,家乡的亲人们都在尽量离开那里。前几天刚认识了一
60    0    0    0   

小说的标题《最漫长的旅程》源自于雪莱的长诗《心之灵》中的诗句:“开始走上那最沉闷最漫长的旅程。”“旅程”从通常意义上是指“旅行的路程”。在这部小说中,里基唯一的“旅程”是与他的恋人阿格尼斯去拜访他在世
56    0    0    0   

第二天,按铁锈的安排,老王由局里的王老师接到安置点,石头、张贝和阿哲三人,则要到砂石国去调查华女失踪。飞机上,铁锈告诉他们:“砂石国有我们的记者站,李记者在业内非常有名,很多一手报告都是他的报道。因为
50    0    0    0   

飞近的无人机越来越多,显然有人正在指挥这里的战斗。当他发现,这种无效的进攻毫无意义时,调整了进攻的方式。石头看见所有残余的飞机又重新编队,很明显,这是他们的最后一击,这些接近的小飞机不再直冲,而是将飞
48    0    0    0   

护公子的私人飞机,停在一个偏僻的小机场,边检和海关人员熟的和自家人一样,看到护公子的司机推着轮椅走来,值班的人员都有些吃惊,宫妈在一旁说:“也不知道是喝酒喝的,还是被风吹到了,由塔国的医院已经联系好了
43    0    0    0   

铁锈接着说:“结合石头提过的情况,华女不在草叶国的可能很大。近期不太平的事很多,上级领导的意思,安排张贝去草叶国调查一下,石头可以加入我们的序列,方便我们开展工作。”他转头看向石头:“但是,我觉得去草
42    0    0    0   

在胡老板的办公室里,胡老板还在对佐罗圆滑的打着太极,不紧不慢的对他说:“我绝对不是要找老王麻烦,这些小老百姓发发牢骚也很正常,他们能对我有什么影响。做我们这行,大把大把的人在背后给我使阴招,骂我的人怕
42    0    0    0   

经过老王的指点,石头找到了大致的方向。眼望着电视,脑子却在想着这两天见过的人和事,回忆着在这个时期有什么大事,是不是给未来,造成了大的影响。而他们却不知道,由于石头带来的时空效应,影响着周围的环境,窃
40    0    0    0   

经过一天的修养,老王脸色慢慢有所好转,石头从外面买回茶点,正看见老王撑住窗台溜达,赶紧放下东西,过来扶住他说,王师傅,你这刚输完血先多休息休息,不着急锻炼。老王却一脸的烦躁,说:“没事,我身体好着呢,
40    0    0    0   

武侠名家萧逸先生去世,享年83岁。 与金庸先生去世时的全网刷屏式悼念不同,有关萧逸先生的悼念显得有些过于冷清。 对于小编来说,萧逸武侠作品最吸引人的地方,不是那些快意恩仇的侠义故事,而是那些缠绵悱恻的
36    0    0    0   

张校长将老王迎进屋内,里面却是另外一番景象,正房一张古香古色的大桌子,各种老式家具。但是,搭配的各种办公设备和电器,又显得风格不太协调。入座后,张校长给老王介绍道:“这里本来是一个华侨承包的山峦,后来
35    0    0    0   

石头听后不好意思再问,打着哈哈说:“我对这些不懂,肯定不可能这么简单。”何教授也说:“我们现在受能力所限,将来随着技术的进步,肯定会有所突破。像你说的欺骗一样,我们也在试验,制造一些违反现有物理规律的
34    0    0    0   

仅仅在2009年1—3月,官场小说品种就达到123种,与2008年全年官场小说约118种相比,持续高温……调查显示,(读者中)党政机关公务员占到30.5%,工商企业工作人员占27.1%,事业单位工作人
29    0    0    0   

  本文的作者帕特里克•莫迪亚诺,2014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法国评论界一致公认的当今法国最有才华的作家之一。说实话他的书一开始我很害怕看不懂,当读完这本书时,我就在想这个故事好简单,但是很温暖,读起
29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