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伏击

大吉大利 发表于 2019-10-10 08:09:57


石头等人在医院办好出院手续,回到老王家中却发现屋内一片狼藉,老王却不介意,说道:“不知哪个不长眼的笨贼,来偷一个穷光蛋。”

老王的这所住处,虽然位于豪华住宅区,无奈融资炒股赔了个倾家荡产,房子也就是个基础装修,所以没什么可丢的。他倒不担心财务,因为刚经过一场车祸又被入室盗窃,真正该担心的是有人想要自己的命。

花子向警察报了案,时间不长就有警察上门,给他们做了笔录,勘察了现场。石头向老王询问事情的疑点,老王才说,原来胡老板的上市公司,正在运作一笔大单并购项目,老王不但提前曝光了他们的计划,而且在他们准备拉升时,又披露他们暴力拆迁的发家史,使胡老板的资本运作很不顺畅。

最主要,因为他对胡老板的态度鲜明,就有上访户因投诉无果找到他,举报胡老板笔架峰拿的地,既存在贪污贿赂,又有抢占拆迁等恶行,胡老板对他已是恨之入骨。而老王之所以对胡老板如此紧追不放,又因为胡老板对老王的网络监控造成,当老王发觉胡老板对自己偷窥的了如指掌,旗帜鲜明的操控自己时,就决定反击到底。近期老王股票赔的一无所有,生无所恋的情况下,对胡老板的攻击已是无所顾忌。

两人虽说仇深似海,现实中却并未见过面。而最近推送的微信号文章提示,还有公司老板好意的提前安排退休,却让老王早有心里准备。老王虽然说的头头是道,但是毫无证据,举报胡老板的上访户前几天就失踪了,一切都是推论。

刚送走调查的警察,就听见有人敲门。开门一看,门口站着两名健硕的男子,两人递上名片,自报家门,竟然是保险公司派来的保安。原来,老王自己也早有准备,入了超高额的保险,接连发生的事故,让保险公司闻讯赶来。

第二天,几人按约定来到集会的广场,张贝正在那里等侯他们。几句寒暄之后,几人说起昨天之事,张贝说,警察职责内的事情,没有特殊情况不好插手。如果需要,他可以安排人过来保护,老王却笑着介绍旁边不远处的两人,自己已经有两个保镖了。

张贝单独把石头拉到一边,给石头介绍了由塔国总统的消息。前几天总统出行时,他的专机在起飞不久就遇到机械事故,好在后来安全返航。这种事情新闻没有报道,也是有点反常。

经过上层消息的反馈,由塔国总统已经私人雇佣了一支安保力量,不再单纯依靠政府部门。这只队伍只对总统一人负责,人员自己安排,不受体制绑架,可以独立调查对自己的迫害。现在两国高层也是交流频繁,对石头的报告非常重视。

说话间一只游行队伍零零散散的走来,这些人走路也没个规矩,马路、人行道、草坪里,他们肆无忌惮的穿插在任何有空隙的地方。几人没有注意到,越来越密集的人流,使他们之间的距离,间隔的越来越远。

本来,花子和老王单独在一起聊天,石头和张贝一起,两个保镖距离老王不远。待到老王发觉不断被人推搡,和花子距离越来越远时,他的心里才开始有一丝慌张和警惕。再转头寻找石头和张贝,已经不知道两人在何处,远处隐约看见两个保镖,努力的推开人群向自己方向挪动。

老王赶紧大喊石头的名字,只喊了两声就被人从背后捂住嘴巴,老王被人拖行着向前移动。花子也赶紧招呼石头,却无故挨了不知从哪来的老拳。石头和张贝站在树木旁边,倒没受到什么人的干扰,石头隐约听到花子的呼喊,才发现好像有点不对。

石头赶紧向花子冲去,他身形健硕又有大地力量的加持,拦在身前的人像折倒的树木,一片片倒下。冲到花子身前时,花子已被打的满脸是血,两个保镖还在努力前行。

花子赶紧指向老王的方向,示意石头赶紧先救老王,石头见两个保镖越来越近,暂且放下花子,加速向老王处跑去。冲散人群看见老王正被人塞向一辆面包车里,石头疯狂的向车子跑去,但是车已快速启动,石头眼睁睁的看着他迅速逃离。

只是这车开了不到50米就冒出一股白烟,在车子不远处,石头看见张贝正在向那里走去。救出老王时,老王同样满脸鲜血,浑身无力的瘫倒在地上。

几人集合到一起时,老王和花子都受伤了不说,连两个保镖都被人打的鼻青脸肿。



排序:
加载中...

恍惚间,石头感觉被眼前一闪一闪的白光惊扰到自己的睡梦,他感受到周围一片宁静,想要活动一下,但身体好像被封在混凝土内的陶俑。再尝试着动了动手脚,感受到的却是周围坚硬的泥土,他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过了一
49    2    2    0   

下午,花子和石头到商场,买了几身衣服。然后来到一家美发店,店面不大,但是客人倒不少。一进门给人很亮堂的感觉,到处都很干净整洁。花子领石头来到个隔间,对石头介绍道:“我给你透露个秘密,别看这门头是美发店
35    0    0    0   

潇湘子平静的问了句:“401出事了?什么情况跟我说一下。”猪妖接着说:“DT401被车撞了,我调出路况监控看了下,飞出去3层楼那么高,应该是挂掉了,看样子是有人故意撞的。”潇湘子说声,知道了。猪妖又问
22    0    0    0   

石头抬起头,望向天空,像似自言自语的说:“草木有草木的用处,金玉有金玉的用处。”转头问道:“老王好像有些话,想说又没说的意思,你觉不觉得?”花子答道:“师傅现在的心事很重,又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正好今
25    0    0    0   

阿凡提走出候机楼,哥哥已经在外面候了很久,哥俩见面分外高兴,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多星期没见。回家的路上,哥哥跟他说着最近的新闻,又有一批难民到达这里,前几天刚认识了一个人,是从邻省过来的小伙子,居然认识
22    0    0    0   

经过一天的修养,老王脸色慢慢有所好转,石头从外面买回茶点,正看见老王撑住窗台锻炼,赶紧放下东西,过来扶住他说:“王师傅,你这刚输完血先多休息休息,不着急锻炼。”老王却一脸的烦躁,说:“没事,我身体好着
15    0    0    0   

经过老王的指点,石头就像迷路的人找到方向一样的兴奋。眼望着电视,脑子却在想着这两天见过的人和事,回忆着在这个时期有什么大事,是不是给未来,造成了大的影响。而他们却不知道,由于石头带来的时空效应,影响着
14    0    0    0   

护公子的私人飞机,停在一个偏僻的小机场,边检和海关人员熟的和自家人一样,看到护公子的司机推着轮椅走来,值班的人员都有些吃惊,宫妈在一旁说:“也不知道是喝酒喝的,还是被风吹到了,由塔国的医院已经联系好了
16    0    0    0   

飞近的无人机越来越多,显然有人正在指挥这里的战斗。当他发现,这种无效的进攻毫无意义时,调整了进攻的方式。石头看见所有残余的飞机,又重新编队聚集了起来,很明显,这是他们的最后一击,这些接近的小飞机不再直
18    0    0    0   

张贝把抓住的人一审才知道,两人来自笔架峰项目的工地,交代他们任务的是个小包工头。老王正因为接连的麻烦无处发泄,总算有了方向,坚持要找他们算账。花子知道,仗着石头和张贝的本事,老王才有这种底气,换做正常
11    0    0    0   

小说的标题《最漫长的旅程》源自于雪莱的长诗《心之灵》中的诗句:“开始走上那最沉闷最漫长的旅程。”“旅程”从通常意义上是指“旅行的路程”。在这部小说中,里基唯一的“旅程”是与他的恋人阿格尼斯去拜访他在世
22    0    0    0   

大吉大利


2019-09-23 加入, 长居 文青


关注

3

粉丝

4

评论

0

文章

11
  • 暂护居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