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会议

大吉大利 发表于 2019-09-30 17:38:03


飞近的无人机越来越多,显然有人正在指挥这里的战斗。当他发现,这种无效的进攻毫无意义时,调整了进攻的方式。石头看见所有残余的飞机,又重新编队聚集了起来,很明显,这是他们的最后一击,这些接近的小飞机不再直冲,而是将飞机飞的更高,由高处直接坠落下来。

那磁暴人放出更强大的能量,将飞机一个个弹飞,高举的双手,像托起一顶发光的巨伞,配合咔嚓咔嚓的闪电声,让人感觉好像进入雷暴区。石头冲破盾牌组成的围墙,进去帮忙也被那磁暴人轰的浑身酥软,好在只是一瞬间,他就知道石头不是坏人。他也看见石头挥舞着隔离网,像赶苍蝇似的拍落一片片无人机,虽然笨拙但是非常有效。

经过长时间的战斗,终于完成了守卫工作,那些散漏的残骸,虽然被士兵们用盾牌护住一些,但仍免不了有漏网之鱼。等到恢复平静,士兵们清点损失,大部分人都受伤不轻,剩下的人被炸的也是耳朵嗡嗡作响。石头帮他们清理了现场,抬走了伤员正想离开,却被一人拦住。

“你好,我叫张贝,很高兴认识你”那人说。

石头见他伸手过来,下意识的跟他握了握手,才注意那人是带了手套的。

“你是第一个没被我击倒的人,能一起聊聊吗?”

石头这才意识到,原来这就是那个磁暴人,不过刚才戴了一身的装备,看不见模样。石头恍然大悟的笑着说:“失敬失敬,刚才你穿的那种衣服,没认出你来。”

张贝不好意思的说:“不穿不行啊,别保护不成变成伤害了。我从生下来就带电,别人都像怪物一样看我。”然后一指石头,说“我看你一路冲过来,好像这些爆炸对你没影响似的,咱们好像有共同语言哦。”

石头尴尬的笑笑,回答:“我不是天生,被污染、被辐射、被分解,我是个打不死的小强。”

张贝以为他是在揶揄现在的污染太重,笑着说:“我给你引进一下我们的领导”

说话间石头看见老王和花子正向这边走来,石头给张贝和他们互相介绍了下,几人一同来到不远处的一个大客车上。打开门进去,几人才发现这里另有玄机,从外面和入口处,一点也看不出这辆车的特别。

上了车往后厢一看,两排各种各样的仪器,整齐的排在一起,几人继续往里走,在靠近中间的位置,一个小型的会议室。有两个人正等在那里,见几人走近,一位中年人先主动跟他们打招呼,竟然拉着老王的手,热情的说:“老王同志,辛苦啦”。

几人被搞得稀里糊涂,张贝给他们介绍,原来两人是保密局的领导,铁锈和刘科长。几人客套一番,铁锈说:“情况特殊,我也不拐弯抹角的了,这次多亏了老王同志的情报。虽然我们做了预案,没想到还有这么大的损失。哦,老王同志,我们最开始的监控并不是针对你的,那是因为大量异常的国外流量造成,希望你能理解。”

老王点点头,:“我早知道,不过没想到水会这么深。”说罢摇了摇头。

铁锈也点了下头,继续说:“我们请几位过来的目的,也是想了解下,你们是怎么知道的这个消息。据我了解,老王之前没有监听和反监听的能力。”

几人对视了一下,石头说,因为我知道一些未来的事情,接着把由来又说了一遍。

铁锈听后也是啧啧称奇,没想到时间穿梭的技术真的可以实现。转头对大家说:“石头介绍的情况还是很重要的,结合近来的国际形势,我们确实怀疑有一股势力,正在挑动各国,试图引发战争。所谓的百年战争周期论,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而存在。现在有石头的情报做参考,我们可以未雨绸缪,希望能找到幕后策划,改变现在恶劣的国际形势,阻止未来的惨剧发生。华女被捕的事情我们应该可以阻止,由塔国总统的事情,我们会通过外交渠道通知他们。”

坐在旁边一直未说话的刘科长插了一句,“好像华女昨天就已经失踪了。”

铁锈一愣,说:“那我们就要赶紧,抢到草叶国做做工作了。”

石头说:“不是草叶国的事,这个事情疑点重重,据说华女是在由塔国逃走的,后来入了砂石国的国籍。哦,忘了说,砂石国后来的国力很强盛,现在这几个破落的国家,组成了一个新的联合政府,别的国家在打仗,那里却一片欣欣向荣。”

护公子的办公室里,潇湘子正在向他报告最新的情况:“经过这次的事件,政府抓了很多人,批准游行的区域,也给他们缩小到了下沙区一个街道内,应该闹不出什么动静了。”

护公子说:“嗯,既然他们已经动手,草叶国那边我们就走走过场吧。华女那边,让马克验验货,还要想办法把她弄出来,马克要的东西都是价值连城的,不能便宜他们”



排序:
加载中...

恍惚间,石头感觉被眼前一闪一闪的白光惊扰到自己的睡梦,他感受到周围一片宁静,想要活动一下,但身体好像被封在混凝土内的陶俑。再尝试着动了动手脚,感受到的却是周围坚硬的泥土,他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过了一
49    2    2    0   

下午,花子和石头到商场,买了几身衣服。然后来到一家美发店,店面不大,但是客人倒不少。一进门给人很亮堂的感觉,到处都很干净整洁。花子领石头来到个隔间,对石头介绍道:“我给你透露个秘密,别看这门头是美发店
35    0    0    0   

潇湘子平静的问了句:“401出事了?什么情况跟我说一下。”猪妖接着说:“DT401被车撞了,我调出路况监控看了下,飞出去3层楼那么高,应该是挂掉了,看样子是有人故意撞的。”潇湘子说声,知道了。猪妖又问
22    0    0    0   

石头抬起头,望向天空,像似自言自语的说:“草木有草木的用处,金玉有金玉的用处。”转头问道:“老王好像有些话,想说又没说的意思,你觉不觉得?”花子答道:“师傅现在的心事很重,又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正好今
25    0    0    0   

阿凡提走出候机楼,哥哥已经在外面候了很久,哥俩见面分外高兴,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多星期没见。回家的路上,哥哥跟他说着最近的新闻,又有一批难民到达这里,前几天刚认识了一个人,是从邻省过来的小伙子,居然认识
22    0    0    0   

经过一天的修养,老王脸色慢慢有所好转,石头从外面买回茶点,正看见老王撑住窗台锻炼,赶紧放下东西,过来扶住他说:“王师傅,你这刚输完血先多休息休息,不着急锻炼。”老王却一脸的烦躁,说:“没事,我身体好着
15    0    0    0   

经过老王的指点,石头就像迷路的人找到方向一样的兴奋。眼望着电视,脑子却在想着这两天见过的人和事,回忆着在这个时期有什么大事,是不是给未来,造成了大的影响。而他们却不知道,由于石头带来的时空效应,影响着
14    0    0    0   

护公子的私人飞机,停在一个偏僻的小机场,边检和海关人员熟的和自家人一样,看到护公子的司机推着轮椅走来,值班的人员都有些吃惊,宫妈在一旁说:“也不知道是喝酒喝的,还是被风吹到了,由塔国的医院已经联系好了
16    0    0    0   

石头等人在医院办好出院手续,回到老王家中却发现屋内一片狼藉,老王却不介意,说道:“不知哪个不长眼的笨贼,来偷一个穷光蛋。”老王的这所住处,虽然位于豪华住宅区,无奈融资炒股赔了个倾家荡产,房子也就是个基
16    0    0    0   

张贝把抓住的人一审才知道,两人来自笔架峰项目的工地,交代他们任务的是个小包工头。老王正因为接连的麻烦无处发泄,总算有了方向,坚持要找他们算账。花子知道,仗着石头和张贝的本事,老王才有这种底气,换做正常
11    0    0    0   

小说的标题《最漫长的旅程》源自于雪莱的长诗《心之灵》中的诗句:“开始走上那最沉闷最漫长的旅程。”“旅程”从通常意义上是指“旅行的路程”。在这部小说中,里基唯一的“旅程”是与他的恋人阿格尼斯去拜访他在世
22    0    0    0   

大吉大利


2019-09-23 加入, 长居 文青


关注

3

粉丝

4

评论

0

文章

11
  • 暂护居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