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无人机

大吉大利 发表于 2019-09-29 19:20:39


护公子的私人飞机,停在一个偏僻的小机场,边检和海关人员熟的和自家人一样,看到护公子的司机推着轮椅走来,值班的人员都有些吃惊,宫妈在一旁说:“也不知道是喝酒喝的,还是被风吹到了,由塔国的医院已经联系好了,我们要尽快赶过去”

工作人员赶紧给他们办好手续,帮“护公子”送上飞机,而面具下的华女正在沉沉昏睡。

另一面,逍遥子正在向真正的护公子,报告老王意外没死的消息。

花子陪石头来到入住的旅馆,石头本来就光溜溜的来,也没什么东西,不过是从“下机地点”拿了些钞票,还带了个面具回来。花子看见对石头说:“你咋还随身带了个古董” ?

石头拿这东西,本来就是对自己的样貌没有信心,找个东西遮挡一下,经过阿莲的改造,他已经用不着了,就对花子说:“这个东西给你玩吧”

花子接过来一看,嫌弃的说:“玩具啊?不过这质量还真不错,杠杠结实还挺轻,什么做的”

石头说:“是啊,你拿回去好好研究研究,说不定是个值钱东西。”

两人把东西规整好,回去再找老王,老王叫几人交出手机。找个僻静之所,几人悄悄聊起车祸和石头提供的这几个事件,车祸的问题老王不能下结论,但说起无人机,倒说不定可能参与。

游行队伍大多集中在下江区,本来挺单纯的企业问题,现在演变成了社会问题,人多诉求就多,有的对腐败不满,有的对工资不满,有的对房价不满,还有居然对女人嫌贫爱富也提出来政府给措施。

几人得出结论,地点不是大问题,但时间就不知会在何时,石头说:“宜早不宜晚,左右无事,不如先去现场看看”

老王说:“我觉得应该早做准备,从实施者的角度看,消息很可能已经由石头暴露,仓促应战也比未战先亡要好”

花子说:“师傅说的有道理,既然你们意见一致,那就干吧”?

几人来到下江,马上有种失去秩序的感觉,围着活动的集散地转了圈看看,真正干“实事”的也没有想象那么多,很多小姑娘、小伙子都是5、6个人凑在一起,倒更像在打情骂俏,石头深有体会,大部分人是借活动的名义来“休假”的。

老王分析大型无人机,在这里不大可能出现,一是工业级或军事级的设备太显眼,二是市区高楼耸立,四周的山势地形,也不支持大型设备快速的迂回,有没有使用玩具级设备的可能。

花子说:“这也不大可能,随便有点无线电就能干扰到他们”

几人一边商量着,一边漫无目的的闲逛,看到不远处一群人正在聚集,便凑上去看个究竟。听到几个人正在组织队伍,其中一人喊道:“香山新城,香山新城有去的报名”,另一人对加入的新人轻声说,一人200活动结束来我这拿钱,谁都不许往外说,几人使个眼色,跟着队伍就走。

来到香山新城又是一番景色,有种从和平年代过渡到动乱年代的感觉,满街的防暴警察和游行队伍。在广场中央,有一个好像临时搭建的舞台。老王知道,这是支持政府的一方,电视上说,政府方面该解决的问题,都给解决了,反对派们又出来各种各样新的诉求,这么下去社会动荡,影响了所有人的生活。

石头拉着两人走出人群,说:“看样子,这里是最理想的骚乱地点,你们俩尽量离人群密集的地方远点,四处逛逛,有比较可疑的地方再叫我,我在这里看看有没有线索。”

两人同意,往人群周边走去,石头则找了个高处向下瞭望,盯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端倪,看着舞台上人员,热情激昂的演讲和下边热情互动的人群,倒是欣赏了一场好歌舞。正无聊间,东南角处却明显看到人群的冲撞,两波方向相反的人流,一阵一阵的骚动,推动着人群中的分界线,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向右。

经过一下午的守候,看过各种各样的冲突,石头和花子觉得如此下去,怕是毫无意义。老王对花子说,玩了这么久股票,连这点耐心都没有?既然经过判断,就要相信自己,剩下的就是耐心,事实总归是事实,该来的早晚会来。

夜幕降临,大街小巷家家户户的灯光,照亮了城市的各个角落,一时间竟也让石头艳羡起来。想起未来,只靠核电供应的世界,即使有电也只能偷偷使用,不敢让灯光外漏,因为那样很容易被敌人打击或被外星人找到。拥有灯光的黑夜,不知多久没有见过,这么美好的景色,石头不免感慨万分。

他们坐在饭店外,广场上零零散散的摆放着,各种颜色的帐篷,那个临时舞台附近,还有几堆人在争执,舞台上有一些工作人员整理摆弄着设备,来来回回穿梭的走动着。

远处,隐约能听到四处传来喝彩声和口哨声,不由的吸引大家到处张望,石头他们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喝彩。几人也随人群汇集的方向看去,远远看见,成片的亮点正在移动。三人马上知道不是好兆头,石头嘱咐二人不要凑近,赶紧想办法躲避、劝离人群。

石头飞快的向亮点处跑去,奔跑的过程中,耳边听到却是越来越多的喝彩声,他只得边跑边喊:“离他们远点,那是炸弹,快跑”

人们却是对他的喊叫无动于衷,石头对他们的麻木感到吃惊。忽然有种当年,见到外星飞船的感觉,不由的汗毛直立,他停下来,再环顾四周。原来那些亮点并不是一个方向才有,这些亮点正在从5、6个方向,慢慢往这个广场集中。

石头才明白,为什么只是个小地方的,无人机伤人事件,会成为国际新闻。他见过几十架、上百架的无人机编队,能组成各种漂亮的图案和字体。而眼前的这个景象,则是上百甚至上千个这样的编队,满眼都是小亮点。

很快,远处传来零星的爆炸声,天空中密密麻麻的亮点,使石头的眼睛,失去判断的能力。他有点分不清,哪个离自己更近哪个更远,广场上警笛声和哨声不断,警察也在四处招呼群众躲避。

随着无人机群的飞近,爆炸声越来越密集,石头往最近的警车跑去,那里的警察正在用一种设备对准天空,看来是用来应对无人机的。

到了跟前,却听见有人在用对讲机叫骂:“这什么破设备,到底好不好用”

对讲机里传出断续、嘈杂的声音:“我们这里的也不好用啊,你看看你手机好不好用,我们这边手机都不能用了”

那人吼道:“赶紧分几个人出来,到1号车那做好保护”。然后又对身边两人说:“你们也赶紧过去,一定要保护好领导”。接着又对剩下的人说:“大伙分散开,3个人一组,每组至少有一个护盾,空手的就近利用工具,像那些厚木板,房门都能档一档,尽量别让太多的人受伤”

石头暗道,这人指挥的倒挺尽职,眼看着两人跑去的方向,知道那里应该是最危险的地方。他拿起地上阻挡人群的隔离网,跟着向那个方向走去,偶尔有飞近的无人机,石头就挥舞着铁网,将其击落。

石头看那已经爆炸的无人机,上面也没有炸药类的东西,完全是靠电池自身的爆炸力,所以威力也不是很大。但是如果有十个八个的,全部集中在一处炸毁,那造成的伤害力,也绝对不容小觑。

四散呼喊奔逃的人流,阻挡了石头的步伐,石头一边护着周围经过的人,一边往1号车前进,人还未到却听见哔哩吧啦,象干柴爆裂又象雷电的响声阵阵传来。分开人群才看见,他们已经用盾牌围成了一个圈。当中一人身穿像防化服类的东西,亮光闪闪,看起来有些笨重,身旁两辆防爆车将他挡在中间。

不可思议的是,他的身体四周,发出一阵阵的光芒,像闪电球似得,向外吐着一丝丝的引线,而飞近的无人机无一例外的,在人盾护墙外被一 一击落,原来这些巨响是从他这里发出。

 



排序:
加载中...

恍惚间,石头感觉被眼前一闪一闪的白光惊扰到自己的睡梦,他感受到周围一片宁静,想要活动一下,但身体好像被封在混凝土内的陶俑。再尝试着动了动手脚,感受到的却是周围坚硬的泥土,他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过了一
49    2    2    0   

下午,花子和石头到商场,买了几身衣服。然后来到一家美发店,店面不大,但是客人倒不少。一进门给人很亮堂的感觉,到处都很干净整洁。花子领石头来到个隔间,对石头介绍道:“我给你透露个秘密,别看这门头是美发店
35    0    0    0   

潇湘子平静的问了句:“401出事了?什么情况跟我说一下。”猪妖接着说:“DT401被车撞了,我调出路况监控看了下,飞出去3层楼那么高,应该是挂掉了,看样子是有人故意撞的。”潇湘子说声,知道了。猪妖又问
22    0    0    0   

石头抬起头,望向天空,像似自言自语的说:“草木有草木的用处,金玉有金玉的用处。”转头问道:“老王好像有些话,想说又没说的意思,你觉不觉得?”花子答道:“师傅现在的心事很重,又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正好今
25    0    0    0   

阿凡提走出候机楼,哥哥已经在外面候了很久,哥俩见面分外高兴,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多星期没见。回家的路上,哥哥跟他说着最近的新闻,又有一批难民到达这里,前几天刚认识了一个人,是从邻省过来的小伙子,居然认识
22    0    0    0   

经过一天的修养,老王脸色慢慢有所好转,石头从外面买回茶点,正看见老王撑住窗台锻炼,赶紧放下东西,过来扶住他说:“王师傅,你这刚输完血先多休息休息,不着急锻炼。”老王却一脸的烦躁,说:“没事,我身体好着
15    0    0    0   

经过老王的指点,石头就像迷路的人找到方向一样的兴奋。眼望着电视,脑子却在想着这两天见过的人和事,回忆着在这个时期有什么大事,是不是给未来,造成了大的影响。而他们却不知道,由于石头带来的时空效应,影响着
14    0    0    0   

飞近的无人机越来越多,显然有人正在指挥这里的战斗。当他发现,这种无效的进攻毫无意义时,调整了进攻的方式。石头看见所有残余的飞机,又重新编队聚集了起来,很明显,这是他们的最后一击,这些接近的小飞机不再直
18    0    0    0   

石头等人在医院办好出院手续,回到老王家中却发现屋内一片狼藉,老王却不介意,说道:“不知哪个不长眼的笨贼,来偷一个穷光蛋。”老王的这所住处,虽然位于豪华住宅区,无奈融资炒股赔了个倾家荡产,房子也就是个基
16    0    0    0   

张贝把抓住的人一审才知道,两人来自笔架峰项目的工地,交代他们任务的是个小包工头。老王正因为接连的麻烦无处发泄,总算有了方向,坚持要找他们算账。花子知道,仗着石头和张贝的本事,老王才有这种底气,换做正常
11    0    0    0   

小说的标题《最漫长的旅程》源自于雪莱的长诗《心之灵》中的诗句:“开始走上那最沉闷最漫长的旅程。”“旅程”从通常意义上是指“旅行的路程”。在这部小说中,里基唯一的“旅程”是与他的恋人阿格尼斯去拜访他在世
22    0    0    0   

大吉大利


2019-09-23 加入, 长居 文青


关注

3

粉丝

4

评论

0

文章

11
  • 暂护居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