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交易

大吉大利 发表于 2019-09-29 19:14:05


经过老王的指点,石头就像迷路的人找到方向一样的兴奋。眼望着电视,脑子却在想着这两天见过的人和事,回忆着在这个时期有什么大事,是不是给未来,造成了大的影响。而他们却不知道,由于石头带来的时空效应,影响着周围的环境,窃听器材在他附近完全无用。

说话间花子推门而入,给老王带来了他最爱的食物,看到老王精神不错,夸道:“瞧我师傅这体格,生龙活虎啊,是不是可以出院了,哈哈。。。”

老王接口道,今天下午我就跟医院说过,非要让我观察两天,观察个鬼呀,烦的我要死。

花子转头跟石头说,你这也是刚过来,没必要在外面住旅馆,有没有什么随身带的东西?搬到我那去住吧。

老王一听抢着说:“别跟我争啊,石头住我那里就行,我一个人住不了那么大的房子。你小年轻的,不能妨碍你们私生活。”

石头一听,呵呵一笑,说:“王师傅说的对,我们住一起比较合适”。

花子听了满意的点点头,他本来就是这个打算。希望石头能陪在师傅身边有个照应,有这么个超人在身边,有人害他也难。于是顺水推舟,嬉皮笑脸的说:“啊。。。你们懂我,都是过来人,不说了不说了。”随即跟石头商量着,跟他一起到旅店收拾下东西。

等二人走后,老王一个人躺在床上整理着思路,昨天遇到的车祸,人为是肯定的,谁会在自己退休的时候来对付自己?公司又为什么安排自己提前退休?又想到石头说的事情,华女国外被捕,无人机轰炸,不由的腾身而起,拿起电话给亦书打了过去。

亦书是安华集团董秘的助手,老王私下跟他关系很好。电话接通后老王先跟亦书一通客气,转而问道:“咱们跟草叶国有没有什么业务往来?”

亦书随口答道:“当然有了,哪个国家没我们的业务啊,只是那里业务不多而已,有什么大生意给兄弟拉一单?”

老王说:“不是,不是,你们家大公主是不是最近要去那边?”

亦书说:“没听说呀”

老王说:“哦,如果有这个计划,千万别让她过去,我有朋友再那边工作,跟我说太危险,不安全。”

亦书笑着说:“好的,如果有机会我会说的”

老王接着又问:“唉,你们的无人机现在销量怎么样?听说载荷挺大的”

亦书说:“我也不知道你说的是哪款,咱们销量最好的,还是玩具无人机,要说载荷大,成吨重量的咱们也能做,不过没什么销路”

老王又问:“哦,玩具无人机能配多大重量?

亦书有点摸不着头脑,说道:“斤把的没问题,你主要想做什么用,想要多大载荷的,我们都能给你生产出来”

老王赶紧说:“不是我想要,只是听那些小青年说,游行的时候要用,我怕这个别弄出危险来”

亦书说:“你想多了,工业级的都要登记,玩具级别的那点重量,挂不上大东西”

老王严肃的说:“话不能说的太满,万一出问题,影响可不是一星半点。”

亦书一阵错愕,不知老王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好像又觉得老王说的也有道理,只是附和着说,对对对。。。


胡老板正在密室里训斥着光头,秘书打来电话,说有个人来找他,还已经约好了,胡老板烦躁的问叫什么名字,秘书说叫佐罗,胡老板知道是谁,对秘书说,让他上来吧。

这个叫佐罗的王八蛋,不知道哪来的通话记录,内容正是胡老板催促光头,搞掉老王的对话。好在这个通话,两方用的都是代号,外人截到也证明不了什么。但他敢用这种东西,来勒索自己,起码是知道一些内情了。胡老板要搞清楚他是何方神圣,该处理的要处理掉。

当把房门关掉的时候,光头从门后,一把掐住佐罗的脖子,直接将他按在桌子上,恶狠狠的说,小崽子,活腻歪了是吧?什么人都敢诈!

佐罗,连说,等等。。等等。。。,从兜里掏出手机,播放的对话,正是刚刚胡老板训斥光头的声音,胡老板大惊,急忙把光头拉开,说道,你这人怎么老是这么毛毛躁躁的,把人吓坏了,人家来谈个业务,你都能当成坏人。他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自己的房间,光头赶紧走到隔壁机房,检查房间的设备。

胡老板又对佐罗说,我这兄弟脾气急,干活都是,听不一句完整的话就急三火四的干,刚才一听有人陷害我,就毛毛躁躁的把你当坏人了。

佐罗整理了一下衣服,把身后的背包取下,微微一笑,面色平静的说:“胡老板有点不识好人心呐,我如果是坏人,你是见不到我的。我想可能昨天说的不是很明白,这是我的责任,不怪胡老板。这是我们的公司简介,之前我跟咱们公司联系过好多次,都没有机会接触到胡老板这层,我也是迫不得已。我想,再不把咱的安全网络建立起来,以后恐怕都没有机会,赚你的钱了,我再次重申,我们的主业是信息安全。”

胡老板对这个密室已经彻底失去信心,瞅了一眼光头,心虚的说,误会误会。

佐罗转头看看光头进去的房间,继续说:“信息安全的级别分很多种,我想专业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的人来做比较合适,随便买个设备都能干的话,还开什么安防公司,我们又不傻。胡老板能借手机用一下吗?”

胡老板把手机递给佐罗,佐罗接过手机,直接打开他的社交软件,对他说:“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你看这些推送的文章,像这个还有这个,你不觉得是在和你互动吗?”佐罗边说边指着那些标题。

胡老板看看,一篇标题是“人在做天在看”,另一篇则是“能拿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胡老板面无表情,也不说话,他一直觉得这些东西有猫腻,又不能确定些什么,还拿他们没办法。

佐罗继续说:“像这种程序上的小东西,都是底层玩家,我们可以很轻松的反向追踪到他们,就如同你的人追踪股往金来一样,只要有监听就有反监听。不过话说回来,连这些小毛贼都能偷窥到你,说明你们的安防太弱,设备是死的,人是活的,学无止境啊。”

胡老板心中一万匹草泥马飞奔而过,面色阴晴不定,暗道:“我都养了些什么蠢货,忽悠我买这个买那个,到了什么也没办成。”气的差点吐出老血。

佐罗继续说:“胡老板,不觉得笔架峰的项目做的很顺利吗?”

胡老板抬起头,有点疑惑的看着佐罗。

佐罗却微微一笑:“这个项目的服务算我送给你的,只是为了给你验证一下我们的实力。”

胡老板马上感激的握住佐罗的手,拉他来到旁边的沙发坐下,毫无疑问佐罗已经取得他完全的信任。

 



排序:
加载中...

恍惚间,石头感觉被眼前一闪一闪的白光惊扰到自己的睡梦,他感受到周围一片宁静,想要活动一下,但身体好像被封在混凝土内的陶俑。再尝试着动了动手脚,感受到的却是周围坚硬的泥土,他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过了一
49    2    2    0   

下午,花子和石头到商场,买了几身衣服。然后来到一家美发店,店面不大,但是客人倒不少。一进门给人很亮堂的感觉,到处都很干净整洁。花子领石头来到个隔间,对石头介绍道:“我给你透露个秘密,别看这门头是美发店
35    0    0    0   

潇湘子平静的问了句:“401出事了?什么情况跟我说一下。”猪妖接着说:“DT401被车撞了,我调出路况监控看了下,飞出去3层楼那么高,应该是挂掉了,看样子是有人故意撞的。”潇湘子说声,知道了。猪妖又问
22    0    0    0   

石头抬起头,望向天空,像似自言自语的说:“草木有草木的用处,金玉有金玉的用处。”转头问道:“老王好像有些话,想说又没说的意思,你觉不觉得?”花子答道:“师傅现在的心事很重,又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正好今
25    0    0    0   

阿凡提走出候机楼,哥哥已经在外面候了很久,哥俩见面分外高兴,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多星期没见。回家的路上,哥哥跟他说着最近的新闻,又有一批难民到达这里,前几天刚认识了一个人,是从邻省过来的小伙子,居然认识
22    0    0    0   

经过一天的修养,老王脸色慢慢有所好转,石头从外面买回茶点,正看见老王撑住窗台锻炼,赶紧放下东西,过来扶住他说:“王师傅,你这刚输完血先多休息休息,不着急锻炼。”老王却一脸的烦躁,说:“没事,我身体好着
15    0    0    0   

护公子的私人飞机,停在一个偏僻的小机场,边检和海关人员熟的和自家人一样,看到护公子的司机推着轮椅走来,值班的人员都有些吃惊,宫妈在一旁说:“也不知道是喝酒喝的,还是被风吹到了,由塔国的医院已经联系好了
16    0    0    0   

飞近的无人机越来越多,显然有人正在指挥这里的战斗。当他发现,这种无效的进攻毫无意义时,调整了进攻的方式。石头看见所有残余的飞机,又重新编队聚集了起来,很明显,这是他们的最后一击,这些接近的小飞机不再直
18    0    0    0   

石头等人在医院办好出院手续,回到老王家中却发现屋内一片狼藉,老王却不介意,说道:“不知哪个不长眼的笨贼,来偷一个穷光蛋。”老王的这所住处,虽然位于豪华住宅区,无奈融资炒股赔了个倾家荡产,房子也就是个基
16    0    0    0   

张贝把抓住的人一审才知道,两人来自笔架峰项目的工地,交代他们任务的是个小包工头。老王正因为接连的麻烦无处发泄,总算有了方向,坚持要找他们算账。花子知道,仗着石头和张贝的本事,老王才有这种底气,换做正常
11    0    0    0   

小说的标题《最漫长的旅程》源自于雪莱的长诗《心之灵》中的诗句:“开始走上那最沉闷最漫长的旅程。”“旅程”从通常意义上是指“旅行的路程”。在这部小说中,里基唯一的“旅程”是与他的恋人阿格尼斯去拜访他在世
22    0    0    0   

大吉大利


2019-09-23 加入, 长居 文青


关注

3

粉丝

4

评论

0

文章

11
  • 暂护居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