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监控

大吉大利 发表于 5个月前

 

经过一天的修养,老王脸色慢慢有所好转,石头从外面买回茶点,正看见老王撑住窗台溜达,赶紧放下东西,过来扶住他说,王师傅,你这刚输完血先多休息休息,不着急锻炼。

老王却一脸的烦躁,说:没事,我身体好着呢,你看这新闻,早晚要出点大事

石头知道他是输血后的反应,但也不由的看了一眼电视屏幕,还是游行的事,就笑着跟他说:你这心可够大的,刚从鬼门关里出来,和没事的人似的,不关心自己,反倒关心这些,真不担心有人图谋不轨?

老王停下说:这有什么,就好像看一出电影,知道结局的电影,不如结果未知的好看,我的人生既已知道结局,又有什么好关心。

石头一时也没理解他说这话的意思,说道:“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各说各有理。”

一边说着一边却想,是啊,这个事情最后怎么解决的,产生了什么影响,还真没考虑过。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打伤那个警察后,如何逃跑上了。又依稀记起,在国外新闻里好像见过这方面的文章,正看到电视上播放的无人机广告,不由喊了一声:“我想起来了,无人机。”

老王疑惑道:什么无人机?

石头说:这个游行,好像有被无人机袭击的事件。我记得那时候有不少事发生,华女在国外被捕,无人机造成伤人,由塔国总统遇刺,不少事,一时半会说不清楚。

老王更是糊涂,让石头解释的清楚一点。

石头想想一时冲动,索性跟老王也坦白了,来自未来的实情。老王欣喜若狂,异常兴奋的握住石头的手,像是遇到久别的亲人,热泪盈眶的说:我就知道神会派人找我,我就知道这个世界,不是那么简单,竟是泣不成声。

石头尴尬不已,本想跟老王说声,你想多了。又觉得这样刺激老王不好,再说为什么自己回的时间,是这时候而不是别的?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只得说:“王师傅,希望我们一起努力,可以改变命运。现在,我一点头绪也没有,也不知道该干什么。”

老王想了想,对石头说:眼前就有事做啊,刚才你不还说无人机吗?能上新闻的就是大事,大事就会改变历史,找不到方向你听我的,哈哈。。。”说罢,得意的笑了起来。

石头想想,好像也对,跟老王说:“阻止无人机袭击?这跟战争好像也扯不上,不过这也聊胜于无”,刚说完就觉察到有点问题,旋即跟了一句:我连时间、地点都不知道,怎么阻止?

老王却是信心满满的说:没有时间地点也不要紧,我们不知道总有人知道。

这回石头有点搞不清状况了,问道:你能说的明白点吗?

老王有点失望的答道:昨天聊的话题你是一点没往心里去呀。

石头恍然大悟:对呀,如果真有人在对你监听,那我们就不用费劲了。

老王哼了一声:不是对我监听,是所有人,不过有轻有重罢了。



排序:
加载中...

恍惚间,石头感觉被眼前一闪一闪的白光惊扰到自己的睡梦,这是在哪里?他想。耳边并不到任何声音,只觉得身体僵硬,周围的一切都是僵硬,没有空隙。他想要活动一下,但身体好像被封在混凝土内的陶俑。自己与空气的连
91    3    2    0   

石头抬起头,望向天空,像似自言自语的说:“草木有草木的用处,金玉有金玉的用处。”两人正聊着天,远远看到小明和老王分开,几人互相挥挥手与小明告别。老王也往相反方向走去,两人目送他们离开,忽然一辆车向老王
98    0    0    0   

潇湘子平静的问了句:“401出事了?什么情况跟我说一下。”猪妖接着说:“DT401被车撞了,我调出路况监控看了下,飞出去3层楼那么高,应该是挂掉了,看样子是有人故意撞的。”潇湘子说声:“知道了。”猪妖
74    0    0    0   

    我是个自小喜爱读书的孩子,除了极小的时候内心留有翻大连环画册的记忆之外,最初的读本是《三侠五义》、《福尔摩斯探案集》与《我的遥远的清平湾》,或许就是这最初的阅读体验奠定了我之后的性格与爱好吧。
71    0    0    0   

石头等人在医院办好出院手续,回到老王家中却发现屋内一片狼藉,老王却不介意,说道:“不知哪个不长眼的笨贼,来偷一个穷光蛋。”老王的这所住处,虽然位于豪华住宅区,无奈融资炒股赔了个倾家荡产,房子也就是个基
68    0    0    0   

下午,花子和石头到商场买了几身衣服,然后来到一家美发店,店面不大,但是客人倒不少,一进门给人很亮堂的感觉,到处都很干净整洁。花子领石头来到个隔间,对石头介绍道,不要小看美女这么年轻,她可是易容术大师哦
64    0    1    0   

巴希尔走出候机楼,哥哥已经在外面候了很久,哥俩见面分外高兴,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多星期没见。回家的路上,哥哥跟他说着最近的新闻,这边从祖国逃出来的难民很多,家乡的亲人们都在尽量离开那里。前几天刚认识了一
60    0    0    0   

小说的标题《最漫长的旅程》源自于雪莱的长诗《心之灵》中的诗句:“开始走上那最沉闷最漫长的旅程。”“旅程”从通常意义上是指“旅行的路程”。在这部小说中,里基唯一的“旅程”是与他的恋人阿格尼斯去拜访他在世
56    0    0    0   

第二天,按铁锈的安排,老王由局里的王老师接到安置点,石头、张贝和阿哲三人,则要到砂石国去调查华女失踪。飞机上,铁锈告诉他们:“砂石国有我们的记者站,李记者在业内非常有名,很多一手报告都是他的报道。因为
50    0    0    0   

飞近的无人机越来越多,显然有人正在指挥这里的战斗。当他发现,这种无效的进攻毫无意义时,调整了进攻的方式。石头看见所有残余的飞机又重新编队,很明显,这是他们的最后一击,这些接近的小飞机不再直冲,而是将飞
48    0    0    0   

护公子的私人飞机,停在一个偏僻的小机场,边检和海关人员熟的和自家人一样,看到护公子的司机推着轮椅走来,值班的人员都有些吃惊,宫妈在一旁说:“也不知道是喝酒喝的,还是被风吹到了,由塔国的医院已经联系好了
43    0    0    0   

铁锈接着说:“结合石头提过的情况,华女不在草叶国的可能很大。近期不太平的事很多,上级领导的意思,安排张贝去草叶国调查一下,石头可以加入我们的序列,方便我们开展工作。”他转头看向石头:“但是,我觉得去草
42    0    0    0   

在胡老板的办公室里,胡老板还在对佐罗圆滑的打着太极,不紧不慢的对他说:“我绝对不是要找老王麻烦,这些小老百姓发发牢骚也很正常,他们能对我有什么影响。做我们这行,大把大把的人在背后给我使阴招,骂我的人怕
42    0    0    0   

经过老王的指点,石头找到了大致的方向。眼望着电视,脑子却在想着这两天见过的人和事,回忆着在这个时期有什么大事,是不是给未来,造成了大的影响。而他们却不知道,由于石头带来的时空效应,影响着周围的环境,窃
40    0    0    0   

张贝把抓住的人一审才知道,两人来自笔架峰项目的工地,交代他们任务的是个小包工头。老王正因为接连的麻烦无处发泄,总算有了方向,坚持要找他们算账。花子知道,仗着石头和张贝的本事,老王才有这种底气,换做正常
37    0    0    0   

武侠名家萧逸先生去世,享年83岁。 与金庸先生去世时的全网刷屏式悼念不同,有关萧逸先生的悼念显得有些过于冷清。 对于小编来说,萧逸武侠作品最吸引人的地方,不是那些快意恩仇的侠义故事,而是那些缠绵悱恻的
36    0    0    0   

张校长将老王迎进屋内,里面却是另外一番景象,正房一张古香古色的大桌子,各种老式家具。但是,搭配的各种办公设备和电器,又显得风格不太协调。入座后,张校长给老王介绍道:“这里本来是一个华侨承包的山峦,后来
35    0    0    0   

石头听后不好意思再问,打着哈哈说:“我对这些不懂,肯定不可能这么简单。”何教授也说:“我们现在受能力所限,将来随着技术的进步,肯定会有所突破。像你说的欺骗一样,我们也在试验,制造一些违反现有物理规律的
34    0    0    0   

  本文的作者帕特里克•莫迪亚诺,2014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法国评论界一致公认的当今法国最有才华的作家之一。说实话他的书一开始我很害怕看不懂,当读完这本书时,我就在想这个故事好简单,但是很温暖,读起
29    0    0    0   

仅仅在2009年1—3月,官场小说品种就达到123种,与2008年全年官场小说约118种相比,持续高温……调查显示,(读者中)党政机关公务员占到30.5%,工商企业工作人员占27.1%,事业单位工作人
29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