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起义

大吉大利 发表于 2019-09-25 21:22:06


阿凡提走出候机楼,哥哥已经在外面候了很久,哥俩见面分外高兴,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多星期没见。
回家的路上,哥哥跟他说着最近的新闻,又有一批难民到达这里,前几天刚认识了一个人,是从邻省过来的小伙子,居然认识自己的表兄妹,正好约了他,参加晚上的聚会。

阿凡提虽然口里答着哥哥的问话,心里却在想着自己的事情。阿凡提在外人眼里,并不是个能掌握事情的人,在家族中却是分量很重。没有他的成就,家里人根本没机会,在这个城市落脚。

难民营里龙蛇混杂,谁是真正的难民、谁是奸细、谁是恐怖分子,没人能分辨的清楚。虽说蓝星国经济实力雄厚,但也架不住这么多的难民涌入,经常因为各种物资短缺,产生争抢、打斗事件,托弟弟的福,他可以避免很多这样的伤害。

晚上,两人来到难民营附近的啤酒屋,从国内过来的难民们,经常会聚在这里,当然,只是经济实力比较强的那种。大家会在这里,交换一些最新的消息,比如有没有认识的亲人消息,国内的变化等等。

赛斯在高中和表哥是同年级的学生,他们不是很熟,但是阿凡提的表妹,他却熟的很。并不是因为他们认识,实在是因为表妹的美貌,让这些小伙子们个个垂涎三尺。当阿凡提报出表妹名字时,赛斯明显的两眼放出光芒。
他告诉阿凡提,当年他表妹如何漂亮,如何跟踪她到家,才知道安房提的表哥。因为表妹的存在,表哥一直在级部很有位置,如今他只能说出,表哥他们村大概的状况,而他的表妹应该是已经不在了。
之所以知道,是因为经过一次战役,反对派占领了当地所有设施。撤退时,掳走表妹所在医院,全部的医生和护士,以至于那里的医疗条件极差,很多人因为没有医药而去世。

因为听到的,都是不好的消息,阿凡提心情极度低落,也不愿再说什么。而围在赛斯周围的其他人,也在竭力的打听,自家亲人的下落。来自安卡布尔的人数较多,打听消息的人自然也多,大伙聊着家乡的现状,现实的消息一次次摧毁他们的幻想。开始只是几个人,偷着擦擦眼泪,后来慢慢有人哭泣,到愤怒的咒骂,再到几个情绪失控的叫喊推搡起来。

阿凡提是看不起这种人的,只有本事跑到异国他乡骂骂政府,混到难民的地步了,还有脸面在外人面前闹事。

忽听一声脆响,原来是酒馆老板,将酒杯摔碎,大喝道,你们叫什么叫,是不是他妈男人?你们一个个的,身强力壮连家都守不了,跑到这跟自己的同胞撒野,都是些什么孬种还要装好汉?

我萨逸夫也有亲人在安卡布尔,他能走出来,但却没有。他选择了留下,跟敌人战斗,赶走强盗。你们比他强壮的也有,比他有钱的也有,现在却跑的比谁都快。你们有什么脸面,在这里撒野?

这个酒馆就是他的产业,现在他不在了,酒馆也没必要再开下去了,你们这样的表现是在给我亲人丢脸。今天的营业结束了,一切都已经结束,你们可以回家了。。。,不,你们没有家,回去你们可怜的避难所吧,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们。

面对店主赤裸裸的嘲讽,角落中一个年轻小伙子站了起来,喊道:“你不要侮辱人,谁愿意抛弃家园流落他乡,你知道我们在国内什么条件吗?手无寸铁的凭什么抵抗枪炮,你知道什么叫,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吗?你知道我们抛弃家园,下了多大的决心吗?我们可以牺牲自己,但是谁来照顾孩子,你有没有亲人,有没有孩子?”

店主一时语塞,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大家先冷静一下,如今我们都是一样的处境,本来已是亡国之人,何必吵来吵去,再做互相伤害的事情呢?老板说的对,小伙子说的也是现实,既然大家有缘聚在一起,就应该共同努力,互相照应。也许有朝一日,我们还会回到家乡,如今砂石周边,各国皆已名存实亡。男子汉大丈夫,正是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你们有本事的,就去把他拿回来,谁知道下一个砂石国的国王,会不会在你们这里出现。”

另一角落中,有人大声说道:“他们怎么把我们赶出来的,我们就怎么让他滚回去。谁能赶走强盗,我富里赛尔愿意拥他为王,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只要各位还有血性,我富里赛尔愿意为你们提供武器弹药。”
哈桑提认得,那是曾经的名门望族,听说在国内,有一套纯水晶和黄金打造的别墅。曾经任性的用800头猎豹,组成过豪华阵容,只为跟别人赌个,只有30棵椰枣的小庄园。而今山河沦陷,这些曾经的公子哥,本就满肚子的远大抱负无处宣泄,如今倒是给了他一个好出口。

坐在他旁边的另一个富家公子也站起来,说道:“老人家说的对,我们的国家不但没有失去,反而会变的更加辽阔和强大,我可以联系到其他几个国家的难民,大家组织到一起,我们会建立一个更大的国家。我们要杀回故乡,赶走强盗。”

众人群情激愤,一起大喊:“杀回故乡,赶走强盗!  杀回故乡,赶走强盗!"

哈桑提忍不住也喊道:"需要先进武器找我兄弟,我们可以造出自己的武器。"在他心里,自己的弟弟无所不能,像神一样的存在,只要有机会,他都会毫不掩饰的向人推荐自己的弟弟。

阿凡提慌乱的低下头,没想到这个哥哥总是这么不带脑袋,但是现在满屋子的呐喊声,已不容得他去躲避,对面几个人已欢呼着向他走来。



排序:
加载中...

恍惚间,石头感觉被眼前一闪一闪的白光惊扰到自己的睡梦,他感受到周围一片宁静,想要活动一下,但身体好像被封在混凝土内的陶俑。再尝试着动了动手脚,感受到的却是周围坚硬的泥土,他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过了一
49    2    2    0   

下午,花子和石头到商场,买了几身衣服。然后来到一家美发店,店面不大,但是客人倒不少。一进门给人很亮堂的感觉,到处都很干净整洁。花子领石头来到个隔间,对石头介绍道:“我给你透露个秘密,别看这门头是美发店
35    0    0    0   

潇湘子平静的问了句:“401出事了?什么情况跟我说一下。”猪妖接着说:“DT401被车撞了,我调出路况监控看了下,飞出去3层楼那么高,应该是挂掉了,看样子是有人故意撞的。”潇湘子说声,知道了。猪妖又问
22    0    0    0   

石头抬起头,望向天空,像似自言自语的说:“草木有草木的用处,金玉有金玉的用处。”转头问道:“老王好像有些话,想说又没说的意思,你觉不觉得?”花子答道:“师傅现在的心事很重,又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正好今
25    0    0    0   

经过一天的修养,老王脸色慢慢有所好转,石头从外面买回茶点,正看见老王撑住窗台锻炼,赶紧放下东西,过来扶住他说:“王师傅,你这刚输完血先多休息休息,不着急锻炼。”老王却一脸的烦躁,说:“没事,我身体好着
15    0    0    0   

经过老王的指点,石头就像迷路的人找到方向一样的兴奋。眼望着电视,脑子却在想着这两天见过的人和事,回忆着在这个时期有什么大事,是不是给未来,造成了大的影响。而他们却不知道,由于石头带来的时空效应,影响着
14    0    0    0   

护公子的私人飞机,停在一个偏僻的小机场,边检和海关人员熟的和自家人一样,看到护公子的司机推着轮椅走来,值班的人员都有些吃惊,宫妈在一旁说:“也不知道是喝酒喝的,还是被风吹到了,由塔国的医院已经联系好了
16    0    0    0   

飞近的无人机越来越多,显然有人正在指挥这里的战斗。当他发现,这种无效的进攻毫无意义时,调整了进攻的方式。石头看见所有残余的飞机,又重新编队聚集了起来,很明显,这是他们的最后一击,这些接近的小飞机不再直
18    0    0    0   

石头等人在医院办好出院手续,回到老王家中却发现屋内一片狼藉,老王却不介意,说道:“不知哪个不长眼的笨贼,来偷一个穷光蛋。”老王的这所住处,虽然位于豪华住宅区,无奈融资炒股赔了个倾家荡产,房子也就是个基
16    0    0    0   

张贝把抓住的人一审才知道,两人来自笔架峰项目的工地,交代他们任务的是个小包工头。老王正因为接连的麻烦无处发泄,总算有了方向,坚持要找他们算账。花子知道,仗着石头和张贝的本事,老王才有这种底气,换做正常
11    0    0    0   

小说的标题《最漫长的旅程》源自于雪莱的长诗《心之灵》中的诗句:“开始走上那最沉闷最漫长的旅程。”“旅程”从通常意义上是指“旅行的路程”。在这部小说中,里基唯一的“旅程”是与他的恋人阿格尼斯去拜访他在世
22    0    0    0   

大吉大利


2019-09-23 加入, 长居 文青


关注

3

粉丝

4

评论

0

文章

11
  • 暂护居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