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劫难

大吉大利 发表于 2019-09-23 20:47:35


石头抬起头,望向天空,像似自言自语的说:“草木有草木的用处,金玉有金玉的用处。”转头问道:“老王好像有些话,想说又没说的意思,你觉不觉得?”

花子答道:“师傅现在的心事很重,又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正好今天喝了点酒放的开,我们再去找他聊聊?他现在跟老婆分居了,也是自己一个人住。”

两人聊着天往老王住处行去,远远看到一群人围在一起,乱哄哄的闹成一片,花子好奇心重,拉着石头过去看个究竟。一看却是吓了一跳,人群中一人七窍流血,一动不动的瘫在地上,满脸血污和泥污遮住相貌,但从服饰和体型上分辨却是老王不假。

石头赶紧上前,把外套脱下遮住老王面部。他能融入任何物质,对于人体组织也没有例外,这种粉碎性的骨折,对正常人来说是灾难,而对他来说却是易如反掌。

就像磁体有定位功能一样,各种物体天生的都有自己的定位系统,石头只是让各个组织回到他们原有的位置,在花子的帮助下,石头重新复原了老王的各处组织,转头问向众人:“有谁带着刀?”

一人喊道:“我车上有,做什么用?”

石头说:“有点气血胸,淤血太多了,必须要放出来。”

那人赶紧从车上拿来刀子递上,石头接过刀子,从老王锁骨下方快速一刺,接着摸索到腹部一处又是一刺,只见大滩的黑血涌出。石头继续用心肺复苏的方法协助苏醒,老王又是哇哇几声喷出大口淤血,人倒渐渐苏醒过来。

远处救护车的声音渐渐驶近,花子本来呆在一旁手足无措,大脑一片混乱,有些分不出东南西北的感觉,现在看见希望,赶紧向车来的方向疏散人群。大伙也自觉给让出位置,好让伤者早点上车。二人随老王一起赶赴医院,在车上石头问花子,要不要给老王家属打个电话,让她们过来看一下?花子答道,算了吧,他两口子正闹离婚呢,告诉不如不告,先等老王这边有结果再说吧。

石头拍了拍花子肩膀,说:“不用担心,只是失血有点多,别的地方我敢保证没问题。”

花子抬头看了看石头,想说什么,又没开口,复又低头不语。

经过几个小时的努力,老王终于平安无恙的清醒过来,一直陪伴的警察开始给他做笔录。石头本来每天就睡不了多少时间,一夜折腾没怎么影响,花子这一夜下来可惨了,拉石头坐下跟他说,总算没什么大问题了,这一宿给我熬的,等一下我去护士站找找有没有家护,雇个人过来帮忙照顾照顾。

石头说:“不用了,我可以先看着。”

花子看警察离开,跟石头走过去,对老王说:“师傅,你可真算命大,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老王神色黯淡,不愿说话,只是无力的摇了摇头。

花子看老王不愿多说,也不好再问,想起石头问起的事,又说:“我先给师娘打个电话,让她们过来看看?”

老王却是神态冷漠,摇摇头说:“算了,也没什么大问题,稍微休息几天就好,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给她们带来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花子想,这还没什么大问题。若不是石头在,现在就是在太平间见了,但也不知应该怎样安慰他,只好不再说什么。

石头说:“开车的家伙倒是逃得挺快,那个大转弯应该没有什么死角,你有没有注意到点什么线索。”

老王叹了口气,像是喃喃自语又像是自嘲的笑道:“没法说。。。说不清。。。我认识他们,他们不认识我。他们认识我,我不认识他们。”

石头和花子听他没头没脑的一句,有点听不明白,又不知道从哪问起,迷惑的互相看了一眼对方。

老王歇了一下,又说:“游戏玩到现在,总会有人憋不住的,谁先动谁先暴露,谁先暴露就会给人把柄,谁被人拿住把柄谁就是猎物。以为我是那么蠢的灯笼吗?我不够蠢你们会上当?哈哈。。。”

石头听后更觉事情没那么简单,正等着老王往下说,结果老王却来了句:“算了,没事了。”说罢把被子一拉,反倒开始呼呼大睡了起来。

同样的时刻,潇湘子开车来到了一座豪宅,下车把带来的面具递给迎接的美女。说到:“你的任务就是坐上飞机飞到草叶国,那边会安排一切。所有的程序和人事都安排妥当,你走下过场就行,酬劳已经打到你的账户。”

猪妖则带人跟踪华女来到机场,华女今天特意给砂石国的同学阿凡提送行。阿凡提属于天才类的那种学生,上课时从来不正经听讲,但老师说的每句话他都能记住,新知识自己翻翻书就能看明白,毕业后因为成绩优异就留在了那里,后来更因为本国战乱,也就入了国籍安家落户了那里。

华女下车热情的帮阿凡提收拾东西,跟他一起往候机楼走去,路上对他说,这几天你也看到我们的条件了,虽然有些设备没有那边的先进,但是你可以有完全独立做主的权力,凭我们的关系你不用担心任何资源和差错。

阿凡提委婉的谢绝了华女的好意,毕竟在一个地方待久了,就会有种依赖情绪,经过太多的混乱,能踏实在一个地方待住,就是最好的归宿。对他来说,落后的国家没有安全可言,未知的地方充满危险。

看着阿凡提进入登机口,华女依依不舍与他告别,直到进入安检不见踪影,华女才缓缓转身往回走去。她和阿凡提的友谊不仅仅是因为公司的需要,如果说一个虚弱的国家是别人嘴边的肥肉,那国家只是个菜名而已,弱国的人民才是实实在在的食材。

华女知道阿凡提总是慌乱的外表下,有一颗倔强而强大的内心。因为自己的父亲也经历过战乱年代,也总爱给她讲,那个兵荒马乱年代的故事。在那种情况下,不要谈什么人权,为了活下去,狗都比人有尊严。

父亲那代人在艰苦的环境下,受到种种歧视,发奋图强最终得到现在的成就,交给她们这代人的任务,就是要有独立自主的能力,因为不能独立就没有尊严。没有独立自主的能力,现在与过去的区别就只是表面上的光鲜,弱者永远都要受命于人。

华女边想着心事边走进车内,司机缓缓发动引擎驶离机场。在转弯处,司机并没有驶入该进的路口,华女心存疑问转向司机,才发现开车的并不是自己的司机,只是一个长得比较像的人而已,华女惊叫道,你是谁?

忽听身后有人大喝:“别动,老实点。”



排序:
加载中...

恍惚间,石头感觉被眼前一闪一闪的白光惊扰到自己的睡梦,他感受到周围一片宁静,想要活动一下,但身体好像被封在混凝土内的陶俑。再尝试着动了动手脚,感受到的却是周围坚硬的泥土,他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过了一
49    2    2    0   

下午,花子和石头到商场,买了几身衣服。然后来到一家美发店,店面不大,但是客人倒不少。一进门给人很亮堂的感觉,到处都很干净整洁。花子领石头来到个隔间,对石头介绍道:“我给你透露个秘密,别看这门头是美发店
35    0    0    0   

潇湘子平静的问了句:“401出事了?什么情况跟我说一下。”猪妖接着说:“DT401被车撞了,我调出路况监控看了下,飞出去3层楼那么高,应该是挂掉了,看样子是有人故意撞的。”潇湘子说声,知道了。猪妖又问
22    0    0    0   

阿凡提走出候机楼,哥哥已经在外面候了很久,哥俩见面分外高兴,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多星期没见。回家的路上,哥哥跟他说着最近的新闻,又有一批难民到达这里,前几天刚认识了一个人,是从邻省过来的小伙子,居然认识
22    0    0    0   

经过一天的修养,老王脸色慢慢有所好转,石头从外面买回茶点,正看见老王撑住窗台锻炼,赶紧放下东西,过来扶住他说:“王师傅,你这刚输完血先多休息休息,不着急锻炼。”老王却一脸的烦躁,说:“没事,我身体好着
15    0    0    0   

经过老王的指点,石头就像迷路的人找到方向一样的兴奋。眼望着电视,脑子却在想着这两天见过的人和事,回忆着在这个时期有什么大事,是不是给未来,造成了大的影响。而他们却不知道,由于石头带来的时空效应,影响着
14    0    0    0   

护公子的私人飞机,停在一个偏僻的小机场,边检和海关人员熟的和自家人一样,看到护公子的司机推着轮椅走来,值班的人员都有些吃惊,宫妈在一旁说:“也不知道是喝酒喝的,还是被风吹到了,由塔国的医院已经联系好了
16    0    0    0   

飞近的无人机越来越多,显然有人正在指挥这里的战斗。当他发现,这种无效的进攻毫无意义时,调整了进攻的方式。石头看见所有残余的飞机,又重新编队聚集了起来,很明显,这是他们的最后一击,这些接近的小飞机不再直
18    0    0    0   

石头等人在医院办好出院手续,回到老王家中却发现屋内一片狼藉,老王却不介意,说道:“不知哪个不长眼的笨贼,来偷一个穷光蛋。”老王的这所住处,虽然位于豪华住宅区,无奈融资炒股赔了个倾家荡产,房子也就是个基
16    0    0    0   

张贝把抓住的人一审才知道,两人来自笔架峰项目的工地,交代他们任务的是个小包工头。老王正因为接连的麻烦无处发泄,总算有了方向,坚持要找他们算账。花子知道,仗着石头和张贝的本事,老王才有这种底气,换做正常
11    0    0    0   

小说的标题《最漫长的旅程》源自于雪莱的长诗《心之灵》中的诗句:“开始走上那最沉闷最漫长的旅程。”“旅程”从通常意义上是指“旅行的路程”。在这部小说中,里基唯一的“旅程”是与他的恋人阿格尼斯去拜访他在世
22    0    0    0   

大吉大利


2019-09-23 加入, 长居 文青


关注

3

粉丝

4

评论

0

文章

11
  • 暂护居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