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劫难

大吉大利 发表于 5个月前

 

石头抬起头,望向天空,像似自言自语的说:草木有草木的用处,金玉有金玉的用处。”

两人正聊着天,远远看到小明和老王分开,几人互相挥挥手与小明告别。老王也往相反方向走去,两人目送他们离开,忽然一辆车向老王飞驰而去,将老王撞倒之后,扬长而去。

两人大惊,飞快向老王跑去,老王却已一动不动的瘫在地上,满脸血污和泥污遮住相貌。

石头赶紧上前,把外套脱下遮住老王面部,他能融入任何物质,对于人体组织也没有例外,这种粉碎性的骨折,对正常人来说是灾难而对他来说却是易如反掌。

就像磁体有定位功能一样,各种物体天生的都有自己的定位系统,石头只是让各个组织回到他们原有的位置,在花子的帮助下,石头重新复原了老王的身体。

他又向围观人群借了刀子,向老王身体刺了几处,放出淤血,又拍打了几下。随着喷出大口淤血,老王渐渐苏醒过来,远处救护车的声音渐渐驶近。花子本来呆在一旁手足无措,大脑一片混乱,现在看见希望,赶紧帮忙疏散人群,大伙也自觉给让出位置,好让伤者早点上车。

二人随老王一起赶赴医,石头拍了拍花子说:“不用担心,只是失血有点多。”

花子抬头看了看石头,想说什么又没开口,复又低头不语。

经过几个小时的努力,老王终于平安无恙的清醒过来, 花子看警察离开,走过去对老王说:“幸好没什么大问题,那个大转弯应该没有什么死角,挨这一下有点蹊跷啊。师傅有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

老王叹了口气,想说什么又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没法说,说不清,我得罪的人,我认识他们,他们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他们,他们认识我。”

石头和花子听他没头没脑的一句,有点听不明白,又不知道从哪问起,迷惑的互相看了一眼对方。

老王,歇了一下,又说:“游戏玩到现在,总会有人憋不住的,谁先动谁先暴露,谁先暴露就会给人把柄,谁被人拿住把柄谁就是猎物。以为我是那么蠢的灯笼吗?我不够蠢你们会上当?哈哈。。。”

石头听后知道有内情,正等着老王往下说,结果老王却来了句:“算了,没事了。”说罢把被子一拉,反倒开始呼呼大睡了起来。

 

潇湘子开车来到了一座豪宅,下车把带来的面具送给迎接的美女,说到:“你的任务就是坐上飞机飞到草叶国,造出声势让他们把“华女”抓起来,表演结束你就会回来,酬劳已经打到你的账户。”

猪妖带人跟踪华女来到机场,华女今天特意给砂石国的同学巴希尔送行,巴希尔属于天才类的那种学生,上课时从来不正经听讲,但老师说的每句话他都能记住,新知识自己翻翻书就能看明白。毕业后因为成绩优异就留在了蓝星国,后来更因为本国战乱,也就入了国籍安家落户了那里。

华女下车热情的帮巴希尔收拾东西,跟他一起往候机楼走去。路上对他说:“这几天你也看到我们这边的条件了,虽然有些设备没有那边的先进,但是你可以有完全独立做主的权力,凭我们的关系你不用担心任何资源和差错。”

巴希尔委婉的谢绝了华女的好意,毕竟在一个地方待久了就会有种依赖情绪,他经过太多的混乱,能踏实在一个地方待住就是最好的归宿,对他来说,落后的国家没有安全可言,未知的地方充满危险。

看着巴希尔进入登机口,华女依依不舍与他告别,直到进入安检不见踪影,华女才缓缓转身往回走去。她和巴希尔的友谊不仅仅是因为公司的需要,如果说一个虚弱的国家是别人嘴边的肥肉,那国家只是个菜名而已,弱国的人民才是实实在在的食材,华女知道巴希尔总是慌乱的外表下有一颗倔强而强大的内心。

华女边想着心事边走进车内,司机缓缓发动引擎驶离机场,在转弯处司机并没有驶入该进的路口,华女心存疑问转向司机,才发现开车的并不是自己的司机,只是一个长得比较像的人而已,华女惊叫道:“你是谁?”

忽听身后有人大喝:“别动,老实点。”



排序:
加载中...

恍惚间,石头感觉被眼前一闪一闪的白光惊扰到自己的睡梦,这是在哪里?他想。耳边并不到任何声音,只觉得身体僵硬,周围的一切都是僵硬,没有空隙。他想要活动一下,但身体好像被封在混凝土内的陶俑。自己与空气的连
91    3    2    0   

潇湘子平静的问了句:“401出事了?什么情况跟我说一下。”猪妖接着说:“DT401被车撞了,我调出路况监控看了下,飞出去3层楼那么高,应该是挂掉了,看样子是有人故意撞的。”潇湘子说声:“知道了。”猪妖
74    0    0    0   

    我是个自小喜爱读书的孩子,除了极小的时候内心留有翻大连环画册的记忆之外,最初的读本是《三侠五义》、《福尔摩斯探案集》与《我的遥远的清平湾》,或许就是这最初的阅读体验奠定了我之后的性格与爱好吧。
72    0    0    0   

石头等人在医院办好出院手续,回到老王家中却发现屋内一片狼藉,老王却不介意,说道:“不知哪个不长眼的笨贼,来偷一个穷光蛋。”老王的这所住处,虽然位于豪华住宅区,无奈融资炒股赔了个倾家荡产,房子也就是个基
68    0    0    0   

下午,花子和石头到商场买了几身衣服,然后来到一家美发店,店面不大,但是客人倒不少,一进门给人很亮堂的感觉,到处都很干净整洁。花子领石头来到个隔间,对石头介绍道,不要小看美女这么年轻,她可是易容术大师哦
64    0    1    0   

巴希尔走出候机楼,哥哥已经在外面候了很久,哥俩见面分外高兴,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多星期没见。回家的路上,哥哥跟他说着最近的新闻,这边从祖国逃出来的难民很多,家乡的亲人们都在尽量离开那里。前几天刚认识了一
60    0    0    0   

小说的标题《最漫长的旅程》源自于雪莱的长诗《心之灵》中的诗句:“开始走上那最沉闷最漫长的旅程。”“旅程”从通常意义上是指“旅行的路程”。在这部小说中,里基唯一的“旅程”是与他的恋人阿格尼斯去拜访他在世
56    0    0    0   

第二天,按铁锈的安排,老王由局里的王老师接到安置点,石头、张贝和阿哲三人,则要到砂石国去调查华女失踪。飞机上,铁锈告诉他们:“砂石国有我们的记者站,李记者在业内非常有名,很多一手报告都是他的报道。因为
50    0    0    0   

飞近的无人机越来越多,显然有人正在指挥这里的战斗。当他发现,这种无效的进攻毫无意义时,调整了进攻的方式。石头看见所有残余的飞机又重新编队,很明显,这是他们的最后一击,这些接近的小飞机不再直冲,而是将飞
48    0    0    0   

护公子的私人飞机,停在一个偏僻的小机场,边检和海关人员熟的和自家人一样,看到护公子的司机推着轮椅走来,值班的人员都有些吃惊,宫妈在一旁说:“也不知道是喝酒喝的,还是被风吹到了,由塔国的医院已经联系好了
43    0    0    0   

铁锈接着说:“结合石头提过的情况,华女不在草叶国的可能很大。近期不太平的事很多,上级领导的意思,安排张贝去草叶国调查一下,石头可以加入我们的序列,方便我们开展工作。”他转头看向石头:“但是,我觉得去草
42    0    0    0   

在胡老板的办公室里,胡老板还在对佐罗圆滑的打着太极,不紧不慢的对他说:“我绝对不是要找老王麻烦,这些小老百姓发发牢骚也很正常,他们能对我有什么影响。做我们这行,大把大把的人在背后给我使阴招,骂我的人怕
42    0    0    0   

经过一天的修养,老王脸色慢慢有所好转,石头从外面买回茶点,正看见老王撑住窗台溜达,赶紧放下东西,过来扶住他说,王师傅,你这刚输完血先多休息休息,不着急锻炼。老王却一脸的烦躁,说:“没事,我身体好着呢,
40    0    0    0   

经过老王的指点,石头找到了大致的方向。眼望着电视,脑子却在想着这两天见过的人和事,回忆着在这个时期有什么大事,是不是给未来,造成了大的影响。而他们却不知道,由于石头带来的时空效应,影响着周围的环境,窃
40    0    0    0   

张贝把抓住的人一审才知道,两人来自笔架峰项目的工地,交代他们任务的是个小包工头。老王正因为接连的麻烦无处发泄,总算有了方向,坚持要找他们算账。花子知道,仗着石头和张贝的本事,老王才有这种底气,换做正常
37    0    0    0   

武侠名家萧逸先生去世,享年83岁。 与金庸先生去世时的全网刷屏式悼念不同,有关萧逸先生的悼念显得有些过于冷清。 对于小编来说,萧逸武侠作品最吸引人的地方,不是那些快意恩仇的侠义故事,而是那些缠绵悱恻的
36    0    0    0   

张校长将老王迎进屋内,里面却是另外一番景象,正房一张古香古色的大桌子,各种老式家具。但是,搭配的各种办公设备和电器,又显得风格不太协调。入座后,张校长给老王介绍道:“这里本来是一个华侨承包的山峦,后来
35    0    0    0   

石头听后不好意思再问,打着哈哈说:“我对这些不懂,肯定不可能这么简单。”何教授也说:“我们现在受能力所限,将来随着技术的进步,肯定会有所突破。像你说的欺骗一样,我们也在试验,制造一些违反现有物理规律的
34    0    0    0   

  本文的作者帕特里克•莫迪亚诺,2014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法国评论界一致公认的当今法国最有才华的作家之一。说实话他的书一开始我很害怕看不懂,当读完这本书时,我就在想这个故事好简单,但是很温暖,读起
29    0    0    0   

仅仅在2009年1—3月,官场小说品种就达到123种,与2008年全年官场小说约118种相比,持续高温……调查显示,(读者中)党政机关公务员占到30.5%,工商企业工作人员占27.1%,事业单位工作人
29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