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相聚

大吉大利 发表于 2019-09-23 10:59:40


下午,花子和石头到商场,买了几身衣服。然后来到一家美发店,店面不大,但是客人倒不少。一进门给人很亮堂的感觉,到处都很干净整洁。

花子领石头来到个隔间,对石头介绍道:“我给你透露个秘密,别看这门头是美发店,实际这是咱们这最好的整容院。不要小看美女这么年轻,她可是易容术大师哦。”

阿莲正在给客人上妆,笑说:“花哥客气了,先坐会,我马上好。”

片刻之后,阿莲忙完其他客人,倒了两杯水过来坐到旁边。笑说:“都这么帅了,还天天打扮啥呀,天天花里胡哨的,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

花子接道:“我都这么帅了,你也不多看我两眼,还得我天天往你这来跑?”

阿莲笑说:“我可不喜欢你这种小白脸,一个个的没点智商。”

花子接口道:“一点脸面也不给留啊,知道你有护公子盯着,谁敢动你心思。再说我这叫,貌美之人心机浅,缺心眼和智商低两码事,知道吗。”

说话间阿莲电话响起,她拿起电话向外望了一眼,眼角含笑,一看就知道谁来的电话。

阿莲放下电话说:“不和你磨嘴皮子了,也不介绍一下这位大哥,赶紧忙完我还有事。”

花子也看见外面的豪车,对阿莲说:“有钱人开车用一次就换吗?和上次看见的车又不一样了,跟你老公说一下,下次不喜欢的车别扔,我不嫌弃。”

阿莲怼道:“别胡说八道,我和他可没什么关系啊,你要没事我可要出门啦。”

花子赶紧说:“别别,这是石头哥,消防队的救火英雄,几年前因为事故搞成这样。这是他以前的照片,麻烦你妙笔生花辛苦下吧。”

阿莲说声简单,安排石头坐下,拿了几个粉面水乳,一堆的化妆工具。一边给石头讲解,一边依次给石头用上,十来分钟后,从石头脸上拿下一个面具。阿莲再经过一番加工,戴上面具,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又回来了。阿莲再把如何保养的方法跟石头说了一遍,化妆材料给他们打包,将二人送走。办完这些,才款款走到护公子的车前。

护公子就喜欢这种独立的女人,不会看自己脸色行事,不担心跟自己说假话。他可以很放松的说话,不必担心,让笨女人把自己送到警察手里。他一直不理解,为什么那些长相妖艳的女人,都没什么智商,还喜欢卖弄身边人的关系网。像阿莲这种好看又自立,有实力又合群的女人实在不可多得。

阿莲一上车,护公子就把准备好的精华液递上。说道:“每次等你都好辛苦啊,看看我给你带来什么了,只要你一直用,我保证你的年龄不会再往上长。”

阿莲接过一看,上次才跟他说过的产品,自己当然认识,只是市面上很少能买的到。自己当时,也只是随口一提而已,笑道:“你也太夸张了吧?这么多瓶我啥时候能用的完,显摆你有钱吗?”

护公子微微一笑说:“怕你不舍得用,多拿点,现在这个厂子我也有股份,绝对不会断供,本来想把他收购过来,可惜他们不干,好不容易才想办法得到一部分股份。”

阿莲摇摇头笑着说:“以后不敢跟你随便说话了,刚说哪个公司好,你就要给人买下来,干脆你去买个国家算了。”说完一顿,又问:“哎,你在靓港做完那个大桥又要干什么工程了?”

护公子哈哈一笑说:“这可不是拿钱能办到的事,你的野心比我还大。要说工程嘛,我这儿活太多了,一时半会儿也干不完,怎么忽然对这个感兴趣了。”

阿莲说:“我对你多少工程倒没多大兴趣,只是这桥建的,好像有点说不上来的感觉,怎么表达呢。。。”说完一阵沉吟。

护公子好奇道:“有什么不好说的,我也想听听大伙的评价。”

阿莲道:“断桥横水索无情,孤魂一缕怨天高。许与天梯登宝殿,仙神眷侣入红尘。”

“我觉得你应该加点什么东西,西湖美景再好,也要有情有义,才成就了后世繁华。若想天亦有情,应有些造化之机。”

护公子何等聪明之人,马上知道她的意思,暗自高兴,说道:“我哪里忍心让她孤零零的一个,横在海中,即便不是双双对对,也要让她龙凤呈祥。”

隔了一会儿,又对阿莲说,我这有个事还要你帮忙呢,过两天公司有个庆祝活动,你帮我做两个面具,我要给他们搞个惊喜。

 

傍晚,花子与石头如约来到酒楼,很多好友第一次见,显得格外亲切,大家一通寒暄与吹捧过后,一一入席,酒过半酣,菜过五味,该喝大的也喝出效果了,话题也放开了,自然的聊到股票。

胖子说:“你们看了那篇文没,今年股票有多惨,真实写照啊。我有个大客户就是如此,前年跌的都是浮盈,他也不往心上去,硬挨了一年就当没赚。去年跌的那么深了,大伙都认为该到头了,结果他开始补仓,这一补不要紧,越补套的越多,从补仓开始就没盈利过,劝他换个标的也不听,真的就从几百万补到几十万,现在几万几万的补,涨点就往外出,以前他吃顿饭都能花上这些钱。现在这行情,不是不想加仓,是真加不起了,去哪弄钱,借都没地借了。”

疯子借着酒劲说:“谁不是这样,今年这市场不走寻常路啊,从价值上讲现在指数位置、国家经济实力,远高于5年前,但是股价却是大大的低于从前,我觉得投资机会很明显呀。我也补仓了,补的我现在,吃不香睡不好的。”

奥雅说:“都是赌术的问题,你们研究价值什么的有什么用,你研究价值的时候,人家在跟你比赌术,等你想跟人家对赌的时候,人家跟你比财务。总有一样你比不过的,我最佩服制造密西西比泡沫那家伙,这哥们,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比在座各位可会玩多了啊。18世纪都用金银,这哥们就能忽悠住国王,拿土地担保发纸币、发股票。先拿纸币换走法国人的金银,再用股票换走纸币,最终泡沫破灭,搞的法国人个个倾家荡产。能把赌术玩到这个境界,才叫本事,现在的金融模式都是人家玩剩下的,不过是变变花样而已,实话跟你们说,赌术才是金融界最伟大的应用。”

小明接口道:“郁金香的故事不就这样吗?诈骗市场专欺负老实人。本来就是一层窗户纸,骗子骗骗子。都没捅破时,歌舞升平,大伙演戏演的都很认真。当遇到那个不懂事的寡妇时,大伙总算看到变现的机会,等大户不顾一切的抛售时,小散也想着分一杯羹,结果骗术露馅,全都跑不了了,泡沫总有破灭的时候,一切终究要回归到正常的价值。”

疯子跟老王碰了下杯说:“都是你把路引偏了。老王这事你得负责,你这跟十年前的对比,可把我害惨了,铁底钻石底一个个的破,再这样下去,指数还能砍下去一半。”

老王更是被大伙敬酒敬的七荤八素,本来是给自己办的退休宴,让疯子这么一说,顿感倍受挫折。拿起酒杯,对大伙说:“疯子说的不错,这波被杀,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自罚一杯。”说罢,一饮而尽。

花子知他酒量,这时候敢主动喝酒,绝对是已经大了,赶紧劝道:“各人买卖交易都有主见,和你有什么关系,别瞎想了。”

老王却摆手,说道:“今天既然是我的退休宴,那就把我的从业经历说一说,技术和价值啊,估算这些我都不说了,大家可能比我还会算。说点不一样的,你们知道什么是灯笼吗?”

 

护公子很晚才将阿莲送回家,他很少有这种放松的私人时间。陪各式各样的老板官员,就是自己的工作,别人下班才是自己最忙的时候。想起下午遇到的问题要问问潇湘子,所以直接来到了公司。

刚坐下不久,潇湘子就跟在宫妈身后进来,虽然护公子从来没见潇湘子笑过,但他从来没有在意过,不论别人多么的讨厌他,护公子也知道,他是最忠诚的下属。护公子示意他坐下,问道:“查出来了?”

潇湘子摇摇头,依然面无表情的说:“这两个人没什么特殊的背景,只是跟DT401有点交集,普通的炒股散户而已。按理说不应该有如此强大的干扰器,不过奇怪的是,我刚才跟踪到DT401和他们一起聚会时,监听器也出现了声波扭曲的异常,无论怎么校正也听不清楚,我觉得有必要,把他们也加入到我们的观测系统。”

护公子听后点点头:“要格外关注一下,这种忽然出现的异常情况要提高警惕。另外,马克要的人选培训的怎么样了?”

潇湘子答道,太细节的地方可能还有点纰漏,但执行一般任务没有问题,随时可以使用。

护公子说:“那好,马克那边也挺着急的,面具我明天去拿,你们找个合适的时间把事情办一下。”

正说话间,潇湘子的耳机想起。听到是猪妖的电话,潇湘子对护公子说了句:“可能查出原因了,猪妖打来电话了。”

护公子点点头说:“没事,接吧。”

潇湘子接通电话,就听猪妖说到,老大,DT401出事了。



排序:
加载中...

恍惚间,石头感觉被眼前一闪一闪的白光惊扰到自己的睡梦,他感受到周围一片宁静,想要活动一下,但身体好像被封在混凝土内的陶俑。再尝试着动了动手脚,感受到的却是周围坚硬的泥土,他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过了一
49    2    2    0   

潇湘子平静的问了句:“401出事了?什么情况跟我说一下。”猪妖接着说:“DT401被车撞了,我调出路况监控看了下,飞出去3层楼那么高,应该是挂掉了,看样子是有人故意撞的。”潇湘子说声,知道了。猪妖又问
22    0    0    0   

石头抬起头,望向天空,像似自言自语的说:“草木有草木的用处,金玉有金玉的用处。”转头问道:“老王好像有些话,想说又没说的意思,你觉不觉得?”花子答道:“师傅现在的心事很重,又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正好今
25    0    0    0   

阿凡提走出候机楼,哥哥已经在外面候了很久,哥俩见面分外高兴,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多星期没见。回家的路上,哥哥跟他说着最近的新闻,又有一批难民到达这里,前几天刚认识了一个人,是从邻省过来的小伙子,居然认识
22    0    0    0   

经过一天的修养,老王脸色慢慢有所好转,石头从外面买回茶点,正看见老王撑住窗台锻炼,赶紧放下东西,过来扶住他说:“王师傅,你这刚输完血先多休息休息,不着急锻炼。”老王却一脸的烦躁,说:“没事,我身体好着
15    0    0    0   

经过老王的指点,石头就像迷路的人找到方向一样的兴奋。眼望着电视,脑子却在想着这两天见过的人和事,回忆着在这个时期有什么大事,是不是给未来,造成了大的影响。而他们却不知道,由于石头带来的时空效应,影响着
14    0    0    0   

护公子的私人飞机,停在一个偏僻的小机场,边检和海关人员熟的和自家人一样,看到护公子的司机推着轮椅走来,值班的人员都有些吃惊,宫妈在一旁说:“也不知道是喝酒喝的,还是被风吹到了,由塔国的医院已经联系好了
16    0    0    0   

飞近的无人机越来越多,显然有人正在指挥这里的战斗。当他发现,这种无效的进攻毫无意义时,调整了进攻的方式。石头看见所有残余的飞机,又重新编队聚集了起来,很明显,这是他们的最后一击,这些接近的小飞机不再直
18    0    0    0   

石头等人在医院办好出院手续,回到老王家中却发现屋内一片狼藉,老王却不介意,说道:“不知哪个不长眼的笨贼,来偷一个穷光蛋。”老王的这所住处,虽然位于豪华住宅区,无奈融资炒股赔了个倾家荡产,房子也就是个基
16    0    0    0   

张贝把抓住的人一审才知道,两人来自笔架峰项目的工地,交代他们任务的是个小包工头。老王正因为接连的麻烦无处发泄,总算有了方向,坚持要找他们算账。花子知道,仗着石头和张贝的本事,老王才有这种底气,换做正常
11    0    0    0   

小说的标题《最漫长的旅程》源自于雪莱的长诗《心之灵》中的诗句:“开始走上那最沉闷最漫长的旅程。”“旅程”从通常意义上是指“旅行的路程”。在这部小说中,里基唯一的“旅程”是与他的恋人阿格尼斯去拜访他在世
22    0    0    0   

大吉大利


2019-09-23 加入, 长居 文青


关注

3

粉丝

4

评论

0

文章

11
  • 暂护居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