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桥

大吉大利 发表于 5个月前

下午,花子和石头到商场买了几身衣服,然后来到一家美发店,店面不大,但是客人倒不少,一进门给人很亮堂的感觉,到处都很干净整洁。花子领石头来到个隔间,对石头介绍道,不要小看美女这么年轻,她可是易容术大师哦。

阿莲正在给客人上妆,笑说:“花哥客气了,先坐会我马上好。片刻之后,阿莲忙完其他客人,倒了两杯水过来坐到旁边。笑说,都这么帅了还天天打扮啥呀,天天花里胡哨的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

花子接道:我都这么帅了,你也不多看我两眼,还得我天天往你这来跑?

阿莲笑道:我可不喜欢你这种小白脸,一个个的没点智商。

花子接口道:一点脸面也不给留啊,知道你有护公子盯着,谁敢动你心思。”

说话间阿莲电话响起,她拿起电话向外望了一眼,眼角含笑,一看就知道谁来的电话。

阿莲放下电话说:不和你磨嘴皮子了,也不介绍一下这位大哥,赶紧忙完我还有事。

花子也看见外面的豪车,对阿莲说:有钱人开车用一次就换吗?和上次看见的车又不一样了。跟你老公说一下,下次不喜欢的车别扔,我不嫌弃。

阿莲怼道:别胡说八道,我和他可没什么关系啊,你要没事我可要出门啦。

花子赶紧说:别别,这是石头哥,消防队的救火英雄,几年前因为事故搞成这样,这是他以前的照片,麻烦你妙笔生花辛苦下吧。

阿莲说声简单,安排石头坐下,拿了几个粉面水乳,一堆的化妆工具,一边给石头讲解一边依次给石头用上,十来分钟后再一看镜子,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又回来了。阿莲再把如何用妆的方法跟石头说了一遍,化妆材料给他们打包将二人送走,办完这些才款款走到护公子的车前。

护公子就喜欢这种独立的女人,不会看自己脸色行事,不担心跟自己说假话。他可以很放松的说话,不必担心让笨女人把自己送到警察手里,他一直不理解为什么那些长相妖艳的女人都没什么智商,还喜欢卖弄身边人的关系网。像阿莲这种好看又自立,有实力又合群的女人实在不可多得。

阿莲一上车护公子就把准备好的精华液递上,说道:每次等你都好辛苦啊,看看我给你带来什么了,只要你一直用,我保证你的年龄不会再往上长。”

阿莲接过一看,上次才跟他说过的产品,自己当然认识,只是市面上很少能买的到,自己当时也只是随口一提而已,笑道:你也太夸张了吧?这么多瓶我啥时候能用的完,显摆你有钱吗?”

护公子微微一笑说:怕你不舍得用,多拿点,现在这个厂子我也有股份,绝对不会断供,本来想把他收购过来,可惜他们不干,好不容易才想办法得到一部分股份。”

阿莲摇摇头笑着说:以后不敢跟你随便说话了,刚说哪个公司好你就要给人买下来,干脆你去买个国家算了。哎,你在靓港做完那个大桥又要干什么工程了?”

护公子哈哈一笑说:“这可不是拿钱能办到的事,你的野心比我还大。要说工程嘛,我这儿活太多了,一时半会儿也干不完,怎么忽然对这个感兴趣了。”

阿莲说:“我对你多少工程倒没多大兴趣,只是这桥建的好像有点说不上来的感觉,怎么表达呢。。。”说完一阵沉吟

护公子好奇道:“有什么不好说的,我也想听听大伙的评价。”

阿莲道:

“断桥横水索无情,

孤魂一缕怨天高。

许与天梯登宝殿,

仙神眷侣入红尘。”

“我觉得你应该加点什么东西,若想天亦有情,应有些造化之机。”

护公子何等聪明之人,立马知道她的意思,暗自高兴,说道:“我哪里忍心让她孤零零的一个横在海中,即便不是双双对对,也要让她龙凤呈祥。”

 

傍晚,花子与石头如约来到酒楼,好友重见显得格外亲切,大家一通寒暄与吹捧过后一一入席,酒过半酣,菜过五味,话题也放开了,自然的聊到股票。

胖子说:你们看了那篇文章没,今年股票有多惨”,现实的真实写照啊。我有个大客户就是如此,前年跌的都是浮盈,他也不往心上去,硬挨了一年就当没赚。去年跌的那么深了,大伙都认为该到头了,结果他开始补仓,这一补不要紧,越补套的越多,从补仓开始就没盈利过,劝他换个标的也不听,真的就从几百万补到几十万,现在几万几万的补,涨点就往外出,以前他吃顿饭都能花上这些钱。现在这行情,不是不想加仓,是真加不起了。

疯子借着酒劲说:“谁不是这样,今年这市场不走寻常路啊,从价值上讲现在指数位置、国家经济实力远高于5年前,但是股价却是大大的低于从前,我觉得投资机会很明显呀。

奥雅说:都是赌术的问题,你们研究价值什么的有什么用,你研究价值的时候人家跟你比赌术,等你想跟人家对赌的时候,人家跟你比财务,总有一样你比不过的。

我最佩服制造密西西比泡沫那家伙,人家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比你们可会玩多了。18世纪都用金银,这哥们就能忽悠住国王,拿土地担保发纸币、发股票。先是拿纸币换走法国人的金银,再用股票换走纸币,最终泡沫破灭,搞的法国人个个倾家荡产。能把赌术玩到这个境界才叫本事,现在的金融模式都是人家玩剩下的,不过是变变花样而已。实话跟你们说,赌术才是金融界最伟大的应用。

小明接口道:“郁金香的故事不就这样吗?诈骗市场专欺负老实人,本来一层窗户纸,骗子忽悠骗子。都没捅破时,歌舞升平,大伙演戏演的都很认真,当遇到不懂事的寡妇时,大伙总算看到变现的机会。等大户不顾一切的抛售时,小散也想着分一杯羹,结果骗术露馅,全都跑不了了。泡沫总有破灭的时候,一切终究要回归到正常的价值。”

疯子跟老王碰了下杯说:都是你把路引偏了。老王这事你得负责,你这跟十年前的对比可把我害惨了,铁底钻石底一个个的破,春天还没到,再这样下去指数还能砍下去一半。”

老王更是被大伙敬酒敬的七荤八素,本来是给自己办的退休宴,让疯子这么一说,顿感倍受挫折。拿起酒杯对大伙说:疯子说的不错,这波被杀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自罚一杯。

花子知他酒量,这时候敢主动喝酒,绝对是已经大了,赶紧劝道:“各人买卖交易都有主见和老师有什么关系,别瞎想了。

老王却是一饮而尽,说道:今天既然是我的退休宴,那就把我的从业经历说一说,技术和价值啊、估算,这些我都不说了,大家可能比我还会算。说点不一样的,和奥雅的差不多,你们知道什么是灯笼吗?你们知道偷窥是一门很古老的技术吗?

 

护公子很晚才将阿莲送回家,他很少有这种放松的私人时间,陪各式各样的老板、官员就是自己的工作,别人下班才是自己最忙的时候。想起下午遇到的问题要问问潇湘子,所以直接来到了公司。

刚坐下不久,潇湘子就跟在宫妈身后进来,虽然护公子从来没见潇湘子笑过,但他从来没有在意过,不论别人多么的讨厌他,护公子也知道,他是最忠诚的下属。护公子示意他坐下,问道:“查出来了?

潇湘子摇摇头,依然面无表情的说:这两个人没什么特殊的背景,只是跟DT401有点交集,普通的炒股散户而已。按理说不应该有如此强大的干扰器,不过奇怪的是,我刚才跟踪到DT401和他们一起聚会时,监听器也出现了声波扭曲的异常,无论怎么校正也听不清楚,我觉得有必要把他们也加入到我们的观测系统。”

护公子听后点点头:要格外关注一下,这种忽然出现的异常情况要提高警惕。另外,马克要的人选,培训的怎么样了?”

潇湘子答道:太细节的地方可能还有点纰漏,但执行一般任务没有问题,随时可以使用。

护公子说:那好,马克那边也挺着急的,你们找个合适的时间把事情办一下。

正说话间潇湘子的耳机想起,听到是猪妖的电话,潇湘子对护公子说了句:可能查出原因了,猪妖打来电话了。”

护公子点点头说:没事,接吧。

潇湘子接通电话,就听猪妖说道:“老大,DT401出事了。”



排序:
加载中...

恍惚间,石头感觉被眼前一闪一闪的白光惊扰到自己的睡梦,这是在哪里?他想。耳边并不到任何声音,只觉得身体僵硬,周围的一切都是僵硬,没有空隙。他想要活动一下,但身体好像被封在混凝土内的陶俑。自己与空气的连
91    3    2    0   

石头抬起头,望向天空,像似自言自语的说:“草木有草木的用处,金玉有金玉的用处。”两人正聊着天,远远看到小明和老王分开,几人互相挥挥手与小明告别。老王也往相反方向走去,两人目送他们离开,忽然一辆车向老王
98    0    0    0   

潇湘子平静的问了句:“401出事了?什么情况跟我说一下。”猪妖接着说:“DT401被车撞了,我调出路况监控看了下,飞出去3层楼那么高,应该是挂掉了,看样子是有人故意撞的。”潇湘子说声:“知道了。”猪妖
74    0    0    0   

    我是个自小喜爱读书的孩子,除了极小的时候内心留有翻大连环画册的记忆之外,最初的读本是《三侠五义》、《福尔摩斯探案集》与《我的遥远的清平湾》,或许就是这最初的阅读体验奠定了我之后的性格与爱好吧。
72    0    0    0   

石头等人在医院办好出院手续,回到老王家中却发现屋内一片狼藉,老王却不介意,说道:“不知哪个不长眼的笨贼,来偷一个穷光蛋。”老王的这所住处,虽然位于豪华住宅区,无奈融资炒股赔了个倾家荡产,房子也就是个基
68    0    0    0   

巴希尔走出候机楼,哥哥已经在外面候了很久,哥俩见面分外高兴,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多星期没见。回家的路上,哥哥跟他说着最近的新闻,这边从祖国逃出来的难民很多,家乡的亲人们都在尽量离开那里。前几天刚认识了一
60    0    0    0   

小说的标题《最漫长的旅程》源自于雪莱的长诗《心之灵》中的诗句:“开始走上那最沉闷最漫长的旅程。”“旅程”从通常意义上是指“旅行的路程”。在这部小说中,里基唯一的“旅程”是与他的恋人阿格尼斯去拜访他在世
56    0    0    0   

第二天,按铁锈的安排,老王由局里的王老师接到安置点,石头、张贝和阿哲三人,则要到砂石国去调查华女失踪。飞机上,铁锈告诉他们:“砂石国有我们的记者站,李记者在业内非常有名,很多一手报告都是他的报道。因为
50    0    0    0   

飞近的无人机越来越多,显然有人正在指挥这里的战斗。当他发现,这种无效的进攻毫无意义时,调整了进攻的方式。石头看见所有残余的飞机又重新编队,很明显,这是他们的最后一击,这些接近的小飞机不再直冲,而是将飞
48    0    0    0   

护公子的私人飞机,停在一个偏僻的小机场,边检和海关人员熟的和自家人一样,看到护公子的司机推着轮椅走来,值班的人员都有些吃惊,宫妈在一旁说:“也不知道是喝酒喝的,还是被风吹到了,由塔国的医院已经联系好了
43    0    0    0   

铁锈接着说:“结合石头提过的情况,华女不在草叶国的可能很大。近期不太平的事很多,上级领导的意思,安排张贝去草叶国调查一下,石头可以加入我们的序列,方便我们开展工作。”他转头看向石头:“但是,我觉得去草
42    0    0    0   

在胡老板的办公室里,胡老板还在对佐罗圆滑的打着太极,不紧不慢的对他说:“我绝对不是要找老王麻烦,这些小老百姓发发牢骚也很正常,他们能对我有什么影响。做我们这行,大把大把的人在背后给我使阴招,骂我的人怕
42    0    0    0   

经过一天的修养,老王脸色慢慢有所好转,石头从外面买回茶点,正看见老王撑住窗台溜达,赶紧放下东西,过来扶住他说,王师傅,你这刚输完血先多休息休息,不着急锻炼。老王却一脸的烦躁,说:“没事,我身体好着呢,
40    0    0    0   

经过老王的指点,石头找到了大致的方向。眼望着电视,脑子却在想着这两天见过的人和事,回忆着在这个时期有什么大事,是不是给未来,造成了大的影响。而他们却不知道,由于石头带来的时空效应,影响着周围的环境,窃
40    0    0    0   

张贝把抓住的人一审才知道,两人来自笔架峰项目的工地,交代他们任务的是个小包工头。老王正因为接连的麻烦无处发泄,总算有了方向,坚持要找他们算账。花子知道,仗着石头和张贝的本事,老王才有这种底气,换做正常
37    0    0    0   

武侠名家萧逸先生去世,享年83岁。 与金庸先生去世时的全网刷屏式悼念不同,有关萧逸先生的悼念显得有些过于冷清。 对于小编来说,萧逸武侠作品最吸引人的地方,不是那些快意恩仇的侠义故事,而是那些缠绵悱恻的
36    0    0    0   

张校长将老王迎进屋内,里面却是另外一番景象,正房一张古香古色的大桌子,各种老式家具。但是,搭配的各种办公设备和电器,又显得风格不太协调。入座后,张校长给老王介绍道:“这里本来是一个华侨承包的山峦,后来
35    0    0    0   

石头听后不好意思再问,打着哈哈说:“我对这些不懂,肯定不可能这么简单。”何教授也说:“我们现在受能力所限,将来随着技术的进步,肯定会有所突破。像你说的欺骗一样,我们也在试验,制造一些违反现有物理规律的
34    0    0    0   

  本文的作者帕特里克•莫迪亚诺,2014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法国评论界一致公认的当今法国最有才华的作家之一。说实话他的书一开始我很害怕看不懂,当读完这本书时,我就在想这个故事好简单,但是很温暖,读起
29    0    0    0   

仅仅在2009年1—3月,官场小说品种就达到123种,与2008年全年官场小说约118种相比,持续高温……调查显示,(读者中)党政机关公务员占到30.5%,工商企业工作人员占27.1%,事业单位工作人
29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