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护居 引子

大吉大利 发表于 2019-09-23 10:57:30


恍惚间,石头感觉被眼前一闪一闪的白光惊扰到自己的睡梦,他感受到周围一片宁静,想要活动一下,但身体好像被封在混凝土内的陶俑。再尝试着动了动手脚,感受到的却是周围坚硬的泥土,他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过了一会儿,他的身体渐渐适应了身边的物质,身体开始与泥土分离,穿过这些物质,石头挣脱了墙面,找到一块空地站定。这是一幢不大的房间,四四方方,面对的墙上挂着一副巨大的屏幕,下面堆放这一些锻炼的哑铃等器材。

背面的墙上挂着两个装饰的面具,却是三星堆青铜器的造型,金光闪闪煞是好看。石头不由上前摘下细看,按说铜制品的重量定会沉甸甸的压手,但这两个面具却轻似泡沫制品,而材质又像黄金一样光滑亮雅,石头带上试了试,感觉一点也不阻碍视线,也没有不舒服的感觉,真是神奇。

旁边有扇小门,不仔细看竟然发现不了,石头好奇的推门而入,被眼前景象惊住,一排排的金块整齐的码放在货架上,一捆捆的钞票成方的摆放在一起。石头满是困惑,穿梭机和引导都找不到,看不出任何机器、设备的影子,难道眼前的金库就是以前穿梭机的位置?

石头来到街面,一种熟悉的感觉迎面而来,路上他看到了报亭、候车点,街边有银行的网点,那些经历的过去记忆涌上心头。

不远处,一个偏僻的小巷,一间不起眼的小旅馆,这正是他想要找的地方。进门后,见一位中年妇女坐在前台看着她的手机,石头寒暄几句,拿到房间钥匙后自顾走向自己的房间。

这恍然隔世的旧环境,这些几十年前的旧物件让他很是踏实。进到房间,石头先打开电脑,确认了一下时间和位置,这算是重生吗?他想。

浏览了一会网页,整理了一下思路,他知道现在着急也没用,或许明日的新闻,会有同伴们的线索吧,石头躺到床上昏昏沉沉的睡去。

梦中又被那个曾经的经历吓醒,卡在墙中无法呼吸的窒息感,让他永生难忘。因为从那以后,石头的每一次睡眠都很短暂。看看时间,已经睡了三个小时,他习惯性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脚,这种分不清梦境与现实的感觉总会让他感到迷茫。确实还活着,确实不像个人样,石头苦笑一下,摇摇头。

已是凌晨,清新的空气让他闻到生命的气息,这久违的感觉,刺激到神经元的快感,有助于打开曾经的记忆。他贪婪的深吸几口空气,嘴角漏出满足的笑容。

窗外几缕阳光洒进,带着笔直的线条,他伸出手去感受阳光,心中升起丝丝暖意,既然我还活着人类就有希望,生命还会延续。石头压抑住心头的澎湃之情,大出一口闷气。看着镜中丑陋又干涩的老脸,他也曾经生机勃勃,充满朝气,年轻过、帅过,而现在不要吓到人就可以了。

他走到洗手间,翻开店中提供的护理用品,各种操作后依然没有任何起色,不过是给自己一点心里安慰罢了。打开电视,新闻中重复着昨天的游行新闻,当年自己也有份参与其中。想不到自己都逃走了这么久,这事还没闹明白。

石头所在的稀土矿是国内数得着的几个大矿之一,在天时、地利、人和,无一不缺的情况下,公司居然做到了亏损的成绩。更难能可贵的是,混到要被国外企业收购的地步。当年白手创业的老员工们,默默无闻的将青春贡献在于此,支持国家建设,他们任劳任怨,付出多回报少从来没人发过牢骚。

现在,半生心血经营的企业,国家人民没有得到的好处,反而让一些投机取巧之辈轻松骗走,矿区员工自然心有不甘。况且这些员工大多世代以此为生,自然继承老一辈作风,遇有不平一呼百应,在一次冲突中,石头终于做出违法之事,只好藏在父母家躲避风头。

石头还记得临近年关,在打扫卫生时,打碎了一个家和万事兴的骨磁摆盘,本该喜庆的日子,让石头冒出家破人亡的闪念。正巧花子对口的一家公司招收渔民出海,石头就毫不犹豫的离开了家乡。想起这些,石头仍然记忆犹新,仿佛昨天才刚刚发生。

 

花子是和石头一起长大的好友,毕业又一起工作。花子比自己聪明,在矿场工作不久,就出去自谋了份职业,还教会了石头炒股,石头业余爱好就在这个股票里。

他们有一个股票群,里面有几个活跃的用户,大家无话不谈,时间久了自然更亲近些。石头从离开家乡就没遇到过好日子,所以特别想找他们说说话,看看上班时间还早,便又倒头睡了一觉,再次醒来股票群里已经热闹了起来。

张老师正在里面讲课,“单阳不破但当涨不涨,还是要提防有下跌的风险”,他说。

一人跟着说:“都是税率大战惹的祸,上一次是针对单个企业,这轮是横扫一大片,凡是高科技的企业都给人加税。”

又有人说:“正经事不做,搞破坏一个顶好几个。好像不让别人进步,自己就能发展的多快似的”。

花子说:“人们不会放弃自己的优越条件给别人好处,天性会让他们维护所在团体的利益。即使得到没有失去的多,他也会乐此不疲的干下去,起码能表现出自己比你强壮。”

小明哈哈大笑:“好好,你强壮,我怕了你,你可以把拳头收回去了,我怕你失血过多,先伤了自己。”

张老师说:“没你们看到的那么简单,表面上是贸易摩擦,综合分析却是危险来临的兆头。可能短时间你们看不出来,等格局成形时,怕是已经反应不过来了。历史永远都在不停的重复,现在的改变不是单个国家,他已经形成了示范效应,你们知道什么叫纳粹思想吧?”

花子插嘴道:“精英眼里,你们都是渣渣,不是我说你们,在座的都是垃圾,哈哈。。。”

小明也笑道:“你还没混成纳粹呢,这就已经疯上了。”

花子又道:“希特勒当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在历史上会成为一个反派角色。”

石头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跟他们在一起总能感到轻松,自己也忍不住插上一嘴:“先关心关心你们的稀土企业吧。你不是说政策忽左忽右是常态,只要我们坚守住砝码的原则就好吗?在事态偏离轨道之前,把他们反向拉回来就是我们的责任,我们是拯救世界的第3只力量,是平衡世界的砝码。”

花子惊奇道:“石头啥时候上来了,你不是打鱼去了?”

“是啊,想你们了,回来看看。”

“正好,今晚有个聚会,一起来吧”花子说。

大家七嘴八舌的聊了起来,商定好晚上在酒楼相聚。

石头因为无法与年轻的朋友们面对不想参加,先约了花子中午一聚。

果然,见面时把花子吓了一跳,面对已经50多岁的石头,换谁也会吓一跳的,更何况还被辐射照过。两人坐下,石头跟花子说,说实话,你看我现在多大的样子?

花子,一脸愧疚与自责,你怎么搞成这样,早说过这种活不适合你去做,到底遇到什么事?为什么不早跟我说一下。

石头摆摆手,不是你想的那样。心里说,这会的自己还在海上漂着呢。正色道:“我说我50了,你信吗?”

花子伤感的说:“何止50啊,60我也信呐。”

石头点点头“我确实50多了”

看到花子不明白状况的眼神,石头叹了口气,用坚毅的眼神看着花子,缓缓说道:“我说的话,可能超出正常人的认知范围,你不要急于下结论,听我慢慢说。”

花子迷惑的点点头。

石头说道:“我的时间,现在是2055年,现在你看见的是35年后的我。35年后地球已经没有阳光照射,外星人用一颗假星遮住了阳光。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能力去摧毁他,所有的资源都在这之前因为战争打到枯竭。”

花子听的一愣一愣,这什么跟什么,我思路没跟上还是石头受刺激太严重。

他不自然的哦了一声,然后给石头加了点水,不知该跟石头说点什么,此刻他满脑子里全是疑问,这人到底是不是石头?

石头又对他说,花子,你可以看一下。

只见石头随意的抬起手来,透过水壶的一端划到另一端,这手好像虚无形似鬼魅,穿壶而过,从意想不到的位置把壶拿起,吓得花子更是不敢说话。

石头接着说:“我们从2055年穿梭回来,但我现在找不到同行的两人,你是我的哥们,只能找你帮我,因为30年后就开始打仗了,死了很多人。”

“这种事真有的话,你应该找政府部门吧?”花子脱口而出。

“不行,现在太平盛世,要人相信战争是不可能的事。其次,我们主要任务是查出外星人踪迹,报告政府不是选项,引起混乱得不偿失。再说政府能管用哪来的物价混乱,哪来的战争,哪来的货币战、资源战?说到底,都是些凡人。教尊也后悔没有早点发挥作用,导致现在的局势无法控制。”

“教尊?你啥时候入的教?”花子惊呼到。

“没有,我没入教会,宗教是守护世界的最终力量。不同的是,教会最清醒、实力最强,不像别的宗教,只知赚钱。他们很早就在准备,世界出现意外的应变之法。他们有最先进的科技,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

“你怎么认识的教尊?”花子问。

“不熟,我跟教尊接触的时间很短,很慈祥善良的老头。他总是说要对世界抱有信心,世界上好人还是占多数的,世上总有不平事需要我们去引导,让我跟随心的声音。我是听不大懂,没有心情去理解那些东西,保命才是我最该思考的。他们找到我时有点匆忙,临时让我参加的团队。我对避难所的印象,只有黑白两色、像军队一样的气氛,其他大多时间都是糊里糊涂的。”

花子又问,“能说说30年后啥样吗?”

石头道:“总体来说科技进展挺快的,作死也挺快的,建设上百年,拆家就两年。现在还是关税战,后面是货币战。黄金、水、电、油、土地,都被拿来当过锚定的价值,还有过以货易货。有资源优势的国家,互相以固定比例交换。到后期,每个国家,都控制自己的资源与货币价值挂钩,造成惜售,货物交流不畅。轴心国发起侵略,最后发展成核战。侵入小九国的时候,小九国没来的及反抗就亡国了。抓捕小九国总统时,小九国总统,把全部的核弹都打出去了,先气候变暖,然后到处发洪水,很多陆地消失,动植物也差不多都完蛋了。”

“再不久,假星就出现了,挡住大部分阳光,地球又开始变冷,到处都是冰原,基本没有土地了。现在存世的动物已经很稀少了,人口不到你们这时的十分之一,只能依靠核能获取热量。科学家们已经培育了一些,不需要阳光就能生长的植物,但是产量很低,根本无法支持现有人类的正常繁衍。”

花子感受到一股萧瑟的寒意,神态随即严肃了起来。世界大战?他问道。

石头点点头。

你说的假星是怎么回事?花子问。

“外星人,他们人数很少,但是真的很厉害,我们的技术差的太远。他们对光的控制已经神乎其神,能利用光源拆分物质,也能利用固化光进行传输。我现在半人半鬼的身体就是拜他们所赐。”

花子又问,你说的没有阳光是怎么回事,什么东西能挡的住阳光?

“你没听错,真的是挡住了太阳,天上有两个月亮,一个在夜晚出现,一个永远挡在太阳中间。好在当年发射的人造光源还在,晚上也能提供微弱的光亮,否则地球上会更冷,更加的黑暗。”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花子问。

“没打算,石头黯然的摇了摇头,低头不语。”

片刻沉默后,花子打着圆场说,“既然没什么打算,做好眼前事吧,先吃饭好好休息。”

石头眼前一亮,眼前事?不由陷入沉思。

花子并没有觉察异样,说道:“晚上聚会,给我师傅办个退休宴。”又看了看石头说:“你这样不行啊,咱们稍微收拾一下,我领你找个地方把失去的青春找回来。”

一句话提醒了石头,说道“是啊,你也不要跟任何人讲这事,让人把你当神经病抓了。”两人哈哈一笑。



排序:
加载中...

下午,花子和石头到商场,买了几身衣服。然后来到一家美发店,店面不大,但是客人倒不少。一进门给人很亮堂的感觉,到处都很干净整洁。花子领石头来到个隔间,对石头介绍道:“我给你透露个秘密,别看这门头是美发店
35    0    0    0   

潇湘子平静的问了句:“401出事了?什么情况跟我说一下。”猪妖接着说:“DT401被车撞了,我调出路况监控看了下,飞出去3层楼那么高,应该是挂掉了,看样子是有人故意撞的。”潇湘子说声,知道了。猪妖又问
22    0    0    0   

石头抬起头,望向天空,像似自言自语的说:“草木有草木的用处,金玉有金玉的用处。”转头问道:“老王好像有些话,想说又没说的意思,你觉不觉得?”花子答道:“师傅现在的心事很重,又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正好今
25    0    0    0   

阿凡提走出候机楼,哥哥已经在外面候了很久,哥俩见面分外高兴,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多星期没见。回家的路上,哥哥跟他说着最近的新闻,又有一批难民到达这里,前几天刚认识了一个人,是从邻省过来的小伙子,居然认识
22    0    0    0   

经过一天的修养,老王脸色慢慢有所好转,石头从外面买回茶点,正看见老王撑住窗台锻炼,赶紧放下东西,过来扶住他说:“王师傅,你这刚输完血先多休息休息,不着急锻炼。”老王却一脸的烦躁,说:“没事,我身体好着
15    0    0    0   

经过老王的指点,石头就像迷路的人找到方向一样的兴奋。眼望着电视,脑子却在想着这两天见过的人和事,回忆着在这个时期有什么大事,是不是给未来,造成了大的影响。而他们却不知道,由于石头带来的时空效应,影响着
14    0    0    0   

护公子的私人飞机,停在一个偏僻的小机场,边检和海关人员熟的和自家人一样,看到护公子的司机推着轮椅走来,值班的人员都有些吃惊,宫妈在一旁说:“也不知道是喝酒喝的,还是被风吹到了,由塔国的医院已经联系好了
16    0    0    0   

飞近的无人机越来越多,显然有人正在指挥这里的战斗。当他发现,这种无效的进攻毫无意义时,调整了进攻的方式。石头看见所有残余的飞机,又重新编队聚集了起来,很明显,这是他们的最后一击,这些接近的小飞机不再直
18    0    0    0   

石头等人在医院办好出院手续,回到老王家中却发现屋内一片狼藉,老王却不介意,说道:“不知哪个不长眼的笨贼,来偷一个穷光蛋。”老王的这所住处,虽然位于豪华住宅区,无奈融资炒股赔了个倾家荡产,房子也就是个基
16    0    0    0   

张贝把抓住的人一审才知道,两人来自笔架峰项目的工地,交代他们任务的是个小包工头。老王正因为接连的麻烦无处发泄,总算有了方向,坚持要找他们算账。花子知道,仗着石头和张贝的本事,老王才有这种底气,换做正常
11    0    0    0   

小说的标题《最漫长的旅程》源自于雪莱的长诗《心之灵》中的诗句:“开始走上那最沉闷最漫长的旅程。”“旅程”从通常意义上是指“旅行的路程”。在这部小说中,里基唯一的“旅程”是与他的恋人阿格尼斯去拜访他在世
22    0    0    0   

大吉大利


2019-09-23 加入, 长居 文青


关注

3

粉丝

4

评论

0

文章

11
  • 暂护居 0